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真正的武道
    ,热门免费!

    听了金闪的话,我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了,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金闪,包括三猴子。

    金闪,真是隐藏的太深了,而我,也是没有想到,世上居然真的有这种神奇的职业。

    n首发hc27sj0e3、+7xq59

    在我的印象里,黄河的捞尸人、云南的赶尸术、通灵术、还有懂兽语,都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职业,没想到此生能让我碰到一位。

    其实,这个也在意料之中。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洼这个地方环境很恶劣,不仅有成片的沼泽,还有不少有毒的气体。而这里,是猛兽毒虫的天堂,却是人们的地狱。

    能在这种环境下建立村庄,大洼的先辈们必定有过人之处。而这种过人之处,应该就是金山口中的养兽人了。

    就像风土人情,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文化,而大洼的风土人情,就是养兽人。

    仅仅凭借着一片树叶,就吹出了怪异的音律,吸引来这么多水牛。

    “轰隆隆——”

    这些水牛都很壮,通体乌黑,毛发根根倒竖,牛蹄子粗大,踏在地上,直接将地面踏的轻微**起来。更有尘土飞扬,所有的水牛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错觉。

    “我……没看错吧?”呆呆的看着这么多水牛,溜锁嘴巴张大,惊的足以赛下两个鸡蛋。

    而庆丰更是用力的掐了旁边的袁杰一下,听见袁杰发出痛苦的叫声,庆丰才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震撼,震撼的无以复加,也包括我,这等场面,我只在电视里的动物世界里看到过,何曾亲眼目睹?

    这么多的水牛,堪称一片兽潮,一头水牛的牛角,就拥有足以洞穿身体的力量,更别说这么多头水牛了。而大洼这么广阔,河水辽阔,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水牛从大洼里冲出来。

    “手机,我的手机呢?草他吗的,我要把这震撼的一幕拍下来,然后发到我的朋友圈去。”突然,溜锁猛地掏出手机,趁着水牛还没冲过来,直接按下了快门。

    看到溜锁这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拍照发朋友,我真是快急死了,而看着这么多水牛,我也顾不得其他人了,转身就跑。

    不止是我,三猴子、五毒、还有溜锁庆丰也跑了,就连大洼村的村民也面露惊恐的眼神,转头就跑。

    看见大洼村的村民也跑了,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问:“你不是大洼的人吗?应该也是养兽人吧?你跑什么?”

    那个流子哭丧着脸说:“昊哥,我也能和动物交流不错,但是我等级低,能够交流的动物太低等,无法和水牛这么高级的生物交流啊!”

    咬着牙,我想了想又问,“那你能和哪种动物交流?”

    “屎壳郎。”

    “草,你去死吧!”听了那个流子的话,我气的大骂一声,在他的脑袋狠狠敲了一下,我继续跑。

    “哈哈哈,跑吧,跑吧,看看你们能跑多远,今天,赢得还是我金闪!”这么多人,不跑的只有金闪了,他就这么站在原地,而这么多的水牛,也终于冲到了这里。

    “轰隆隆——”

    堪称一场大地震,地面剧烈**,这么多黑色的水牛组合在一起,犹如一股黑色的钢铁洪流,所过之处,万般皆灭。

    但是,金闪站在原地,这些水牛却像是没看到金闪似的,没有一头水牛的牛角顶到了金闪。

    而他,也是继续大笑着,猎猎的风声,也无法压盖他的声音:“从今往后,监狱只有我一个天子,今天,你们都得废!”

    不敢杀人,金闪只是对水牛下达了把我们都踩废的命令,而这些水牛也是跑的飞快,我们的距离,正一点一点拉近着。

    “草!”回头看了一眼冲过来的水牛群,我想了想大声问旁边的溜锁:“有刀吗?!”

    “有!”

    咬着牙应了一声,接着又是一阵哗啦声,溜锁抛给我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

    “草你吗!”眼看着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十米了,我红着眼猛地回头,一刀狠狠砍在离我最近的水牛的身上。

    噗嗤一声,水牛的后背,很快被我劈开一条大口子,鲜血如喷泉,血流如注,水牛哀嚎一声,倒在地上。

    虽然砍倒了一头水牛,但我也是被其它水牛的牛角狠狠冲撞了一下。

    这一瞬间,我的身体剧痛,有一种四分五裂的感觉,也是这一瞬间,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

    时间也仿佛变得静止,我只看到一头比刚才更为巨大的水牛,血红着眼睛拿牛角狠狠顶在了我的身上,而我,则是被直接撞飞。

    噗通一声,我摔倒在地上,之后我就看到坚硬的牛蹄子朝我的天灵盖狠狠踏来。

    死亡,这一刻是那么的近,我瞳孔皱缩,眼珠不动,死死的盯着离我越来越近的牛蹄子。

    近了,它更近了。

    砰!

    突然,这头水牛直直的倒飞出去,沿途撞倒其他奔袭中的水牛,撞倒一大片。

    “……”

    这一撞我已经和兄弟们走散了,而我也是坐在地上吃惊的看着这一切。

    这一刻,我的眼神写满了茫然,因为,我亲眼看到我的眼前多了一个人,一掌拍在水牛的背上,之后,水牛就直挺挺地横飞了出去。

    她一身白衣,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多了一分凌乱的美。她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样子,但就是这个瘦弱的背影,此刻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安全感。

    就像一个姐姐,保护着弟弟。忽然,我鼻子一酸,问她:“我们不是敌人吗?为什么要救我?”

    白菜站在原地,两边是奔袭的水牛,扬起大片尘土,沉默了一会儿,她面无表情的说,“因为我需要一个能让我接受的解释,在你想出这个解释之前,我不会让你死。”

    “……”没有说话,我只是哭着鼻子看着她。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白菜给我大几岁,自从进监狱以来,都是她在照顾着我,而我,也早已把她当成了我的姐姐。

    而我们的关系也很好,直到红锦鲤少了一条,我才渐渐疏远她,这一切,对她公平吗?

    难过的想哭,我想了想对白菜说了声:“对不起。”

    白菜依旧没有回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道歉,如果我是一个能让人幸运的人,我也不会来这里了。”

    知道她还对我疏远她的事情耿耿于怀,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说的对,如果没有她,我可能一进监狱就被打死了。现在我混起来了,却疏远了她。我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

    没有再说话,白菜又开口对我说,“李昊,你不是一直想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武道吗?现在,我就展示给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