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失明
    ,热门免费!

    一路狂奔,我们从监狱的北边跑到了南边,中途越过了整个监狱,最终到达了监狱的南边。

    北边的监狱后方是芦苇荡,而以芦苇荡为界限,两边是矿区和油区,而南边的监狱后方却是一片大洼。

    所谓的大洼就是一片大泽,茫茫无际,草木茂盛的过分,猛兽毒虫遍布,环境恶劣的。但,就是这样一片大洼中,还有着一个落后的小村庄。

    大洼村。

    大洼村很穷,不仅地理位置不好,而且与世隔绝,所以大洼村的村里一直都没什么钱,但是,因为贫穷,更因为生活所迫,大洼村的村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再加上恶劣的自然环境,于是就养成了大洼村村民彪悍的民风。

    大洼村几乎每个人都是混子,不管老弱病残,还是女人,都很敢下手,所以大洼村一直是乡里最厉害的一个。

    监狱的另一个大哥,金闪,就是来自这样一个落后的村庄。

    瓷王的牢房在金闪的营地,而金闪和三猴子又是一向不对付的,所以我们此次去金闪的地盘找瓷王,一定会有许多风险。

    正‘;版首\发2d7pl0vr3c7-h59bl

    但是三猴子执意要找瓷王,尽管羊入虎穴很危险,但是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去了。我正好也去见见陈志朋的爸爸。

    为了安全,我叫来了溜锁、庆丰、还有袁杰、张明明这个大嘴巴我也给带来了,多一个人就是好的。而三猴子,则是叫来了五毒,还有他的金牌打手,白狼。

    白狼是一个很阴冷的男人,虽然也穿着囚服,但是依旧掩盖不了他嗜杀的气质,尤其是他高高凸起的喉结,更是让我确信,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

    突然,我的心头狂跳了一下,看向白狼的眼神深深变了。

    因为他腰间藏着一把手枪!

    注意到了我们几个害怕的目光,白狼呵呵一笑,伸出舌头舔了舔黑洞洞的枪口说:“你们几个,都没见过真家伙吧?”

    “是,是啊,白狼哥,这是真的枪不了?”袁杰从没见过真枪,还以为这是假货。

    “废话,拿个家伙唬得住谁啊?”不屑地看了我们一眼,白狼对我们说。

    三猴子笑着对我说:“枪才是一个大哥的象征,厉害的大哥,都是有枪的,而且不止一把。以后你也会有的,这些,都是你的兄弟吧?”

    “是啊。”我指着溜锁庆丰说。

    “三哥,金闪真的不会来吗?”看了看四周,庆丰的眼神有些不对。

    “呵呵,他就是来了,也奈何不得我们。”三猴子不以为意的笑笑,接着又撇过头来看我,“昊儿啊,瓷王在哪?”

    “就在前面!”我指着前面说。

    陈志朋上次来看我的时候,顺便告诉了我他爸爸在哪个牢房,索性我记忆里不错,给我记住了。

    瓷王的监狱有人守着,三猴子走过去笑着说了说,又递给狱警一包烟,他就让我们进去了。

    牢房里颜色很昏暗,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吊灯,在牢房里,有四个人。四个人中有三个人在打牌,剩下的那一个人,却很消沉的睡觉。

    他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而三猴子看着这个人,眼珠却是猛地睁大,拳头攥的青筋都出来了,对我们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李昊,你陪我进去。”

    “好!”

    说完,我们就大步走了进去。

    没想到我们才刚进去,那三个正在打牌的流子就放下手中的牌,警惕的看着我们一声:“你们找谁?”

    问着,剩下两个流子也举起了家伙,阴狠的看着我和三猴子。

    “呵呵……”看着这三个流子,三猴子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三位朋友,我来找老友,麻烦回避一下怎么样?”

    “草,你让我们走我们就走啊?你他吗谁啊?”大骂,看他们有三个人而我们只有两个人,三个人的脸上写满了不屑。

    可是,才说完,这三个人的脑袋就被人狠狠的踢了一下。

    是溜锁,他走进来就是一脚,踢完,还不屑的看了那个流子一眼,“你吗的,说你胖还喘上了,我们是你爹!”

    看见自己的人被踢了,剩下的两个人也大吼一声然后恶狠狠的朝溜锁扑来。

    但是才跑了几步,他们就停下了,只见监狱外面站着庆丰、袁杰、张明明、还有五毒和白狼,他们都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们。

    “呵呵,朋友,现在肯走了吗?”依旧淡笑,三猴子笑着拍拍他们的脸。

    “咕噜。”

    两个流子吞了一口口水,然后看着我和三猴子眼里满是恐惧,拿着牌很快离开了。

    看着逃跑的两个人,我终于感受到了当大哥的感觉,虽然我是狐假虎威。

    之后,三猴子就把视线放在了瓷王的身上,我们闹出了这么大动静,瓷王居然跟个没事人似的,依旧安详的躺在炕上。

    “志明,我是陈三,陈三啊……”俯身下来,三猴子声音**的说。

    看到这一幕,我也是心里难受,就回过头,对所有人都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都出去,让三猴子安静的呆一会儿。

    为他们关上门,我也去外面等着了。

    隔着冰冷的栅栏,我都能感受到瓷王意志消沉,而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坐起来了,看着三猴子的脸庞,瓷王忽然笑了,摇了摇头,对三猴子说:“我眼睛看不见了,所以不知道你是谁,你应该是认错了,我不是什么瓷王,我只是一个瞎子……”

    “什么?!”

    听了瓷王的话,我们外面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而三猴子,更是身子僵硬的震动了一下。

    瓷王,瞎了?

    三猴子咬着牙,一把抓住瓷王的肩膀,啊的大吼一声,之后眼睛就红了:“志明,告诉我,谁把你变成这样子的,我要他死!我要他死啊!”

    三猴子有个习惯,那就是情绪激动时,一句话都要重复两遍,这样才能抒发心中的情感。

    而他再次重复了两遍,我能感受到他身上浓浓的黑色气息,那是戾气,在得知瓷王失明后,终于像野草一样滋生出来……

    “是我!”

    突然,一声冷冷的声音冷不丁的传来,之后,我就看见金闪带着一大帮流子朝我们走来,而他的身上,同样带着更为浓郁的黑色气息。

    “金闪!”三猴子转过身来,眼里的红色消失,他重新露出了微笑。

    “哈哈哈,是我!”看着我们,金闪突然猖狂大笑起来:“三猴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今天,落到我的手上算你倒霉,咱们新仇旧账一起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