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大喇叭
    ,热门免费!

    梦鸽,这个名字别人不提起,我都已经忘记了。

    现在,再次因为这个名字,更大的麻烦朝我身上滚来。

    而梦鸽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她的来头却不小,和监狱里的两位大哥都有关系。

    前面也说了,梦鸽初中没毕业就不读了,经朋友介绍跑去岛国卖了几年,赚了不少钱,也懂得如何伺候男人。

    回来后,梦鸽做着带小姐的皮肉生意,在王开竞选乡里村长失败不成,反而黑底被揭开后,梦鸽也受了牵连,进了监狱。也不知道是怎么勾搭上的,梦鸽和王开的大哥金闪好上了,但是处了两个月后又分了,害的金闪还得了抑郁症,还闹过自杀。

    但是表子终究是无情的,和金闪分手后,梦鸽又勾搭上了三猴子,但是三猴子有老婆,于是,梦鸽就成了三猴子的地下情人,金闪又想梦鸽回来,就这样,梦鸽和三猴子金闪都扯上了关系。

    现在梦鸽被我和我的几个好兄弟一起给抢了,梦鸽泼辣,还被我在大腿上扎了一刀,流了很多血,这事情我以为就五毒的金蝉知道,没想到也落到金闪耳朵里了,我的底子,将再一次被掀个底朝天。

    再看那边,那群流子已经走到我的面前了,手里拿着一副人物素描画,塞到了我的眼前,“二比,见过这三个人不了?”

    由于害怕,我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看着这一幕,领头的那个流子就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我们问你话呢,又没打你,你抖什么?”

    被问醒了,我立刻讪讪的笑了一下,拍起了马屁:“呵呵,各位大哥都是金闪哥的左膀右臂吧?地位老高了,平日只能远远的遥望一下,现在见到了真容,我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果然,听了我的马屁之后,那几个流子都开心的笑了,笑着骂了一句:“草,嘴巴真甜,问你正事呢,这三个人见过不了?”

    我嘿嘿的笑了几下,又装作近视眼似的,贴的很近。

    我发现这三张素描画,把我、袁杰、还有庆丰都画得不是很像,我更加欣慰的是,溜锁没有被惦记上,那一晚,我们是四个人一起行动的。

    就放心了很多,我对那个领头的流子说:“没见过。”

    “真的没见过?”可能是连续问了好几个人,都是这个答案,那个流子有点烦了,紧紧地皱着眉头看我。

    “真的没见过。”我急了。

    “草!”

    那个流子气的一脚朝我踢过来,我眼疾手快的躲开了,就听见他唾沫横飞的大骂:“监狱里这么多人,挨个问这怎么问的出嘛!”

    “大哥,我可以走了吗?一会儿还得去厂里出工呢?”想着快点脱身,我悻悻的问了一句。

    “滚吧滚吧。”那个流子不耐烦的放我走了。

    “等一等!”

    才转过身,就听见其中一个流子叫住了我。

    我身子陡然僵硬,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水,头低的更低了。

    只见另外一个流子来到我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说道:“把头抬起来。”

    “……”

    听了他的话,我眼神深深的变了,但是,我还是把头抬了起来。

    心里想着,要是他认出我来了,一定要狠狠地出手,打掉他的牙齿,不给他把真相说出来的机会。

    看着我的的脸,那个流子又对照了一下手里的素描画像,漫长的几十秒后,那个流子突然大吼一声:“草你吗,找到你了!”

    一声大吼,让我们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其他流子目光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冷冷的看着我,而我的身子,也是忍不住**起来。

    要被发现了吗……

    只见那个流子来到我面前,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说道:“之前我就看着你眼熟,现在终于想起来了,你是潘黄河对不对!”

    “……”

    听了那个流子的话,我眼神再一次变了。

    惊讶半晌,我对那个流子笑了起来,“对没错,我就是潘黄河,要不要给你签个名?”

    “那必须啊,我最喜欢看你的电影了!”那个流子惊喜的道。

    接过他的笔,我在他脸上胡乱签了个名后,就郁闷的走了,吗的,你才潘黄河呢?你全家都潘黄河!

    走了之后,我就赶紧找到了庆丰溜锁,还有把袁杰也找来了。

    看着他们的脸,我咬着牙问他们,“庆丰、溜锁、袁杰,我们抢劫梦鸽那件事,你没有告诉别人吧?”

    “没有!”溜锁第一个举手。

    “我也没有。”庆丰也跟着说。

    “我……”袁杰那边却是有点犹豫,“除了张明明,我谁也没说。”

    “你说什么?!”

    ¤最e-新章节上+}2|h7c0s¤3#b7o5v9

    当袁杰说完这句话后,我们所有人的脸色都是深深的变得苍白。

    突然,溜锁突然一脚将袁杰狠狠踢倒,又马上扑倒他的身上用力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撞在墙上怒吼。

    被吓坏了,袁杰的脸上也是浮现一抹苍白,慌张的说道:“怎么了?张明明,不也是我们的人吗?”

    “呵呵,张明明是我们的人不错,但是,他是个大喇叭……”咬着牙,溜锁笑的更加狰狞。

    溜锁狠,敢下死手,他身上背着好几条人命,而他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要杀人的样子。我丝毫不怀疑,如果袁杰不是我们的兄弟,溜锁绝对会拎着他的脑袋往墙上撞。

    而这一刻,我们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监狱,我们本就是囚犯,在监狱里犯事,更是错上加错,只要稍微走漏风声,我们的下场,都会万劫不复。

    原来,袁杰虽然打架厉害,但是他进监狱前终究是个小人物,而小人物的命运总是卑微的,偏偏袁杰又很好面子,他,太渴望得到尊重了。

    他也想像我一样,当一个大哥,受到流子的尊重。所以,我们趁着夜色悄悄潜入女囚室把梦鸽抢劫的事情当成了他活到现在做过的最牛最疯狂的事情。有一次,张明明拿出了他珍藏多年的酒,请袁杰喝,把袁杰感动的不得了,两人都醉了,借着酒劲,袁杰终于把我们心底的秘密告诉了张明明……

    脸色苍白的可怕,我、庆丰、溜锁脸色阴沉的可怕,心砰砰的跳着。这是我们兄弟之间裂痕较大的一次,我们之间,终于有了隔阂。

    袁杰把梦鸽的事情告诉了张明明,张明明又是大喇叭,他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了……

    “不过你们放心,我和张明明说了,帮我保守秘密,张明明答应我的。”似乎是为了挽回点面子,袁杰赶紧对我说。

    还是气不过,溜锁又一拳狠狠打在了袁杰的脸上。

    被打了,袁杰的眼睛立刻充满了泪水。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而做错事的后果,是连累我们几个兄弟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呵呵,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我看着袁杰露出了苦涩的微笑,“金闪,已经在找我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