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通缉
    ,热门免费!

    越想越有可能,昨晚和楚姨在酒吧里这么疯,早上起来又看见楚姨趴在我的身上,我不往那里想都不行啊……这么想着,我脸色更加难看了。

    楚姨本来就打算追我,还还和我结婚,借我来调解阴阳平衡。我越来越觉得楚姨是不是故意的,想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这样我就跑不掉了。

    不管什么原因,我就是和楚姨一起睡了,虽然到底是我睡她的还是她睡我的我不知道,反正就是睡了。我的脸色难看无比,吗的,老子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没有了?

    再偷看一眼被子里面的楚姨,我只感觉身体火辣辣的难受。

    这是唯一安慰我的地方,至少我还是很厉害的。虽然有喝了小芸国外带来的人头马的原因,但我本身也有很大原因。

    楚姨就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睡裙,衣服材质很好,是真丝半透明的,而且就这么趴在我的身上。

    楚姨的皮肤很滑,跟牛奶似的,紧紧贴着我的身子令我更难受了,我很想去厕所,可是楚姨压着我我动不了啊……

    楚姨还没起来,我也一下子安静了起来,打量着楚姨近在咫尺的脸,觉得她可真漂亮。

    而且她还是一家夜总会的老板,我的上司,心想以后哪个男的运气这么好啊,娶一个女老板当老婆。

    正这么想着呢,我身上的楚姨突然醒了,看到我正吃惊的看着她,楚姨脸上的笑容也是盛了几分,也不着急从我身上爬起来,只是笑盈盈的看着我。

    被她看的心里发毛,而我也是光着膀子有点尴尬,就赶紧转移注意力看向别处,然后赶紧从我身上起开。

    她起开了,坐在床上继续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就捂着小嘴咯咯的娇笑了两声,问我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我说睡得还好,这是哪里?楚姨理所当然的说,“那是我家啊。昨天从酒吧离开都凌晨一点多了,太晚了,就直接送你回我家了。”

    听了她的我,我的表情就有些抽搐,心在不断往下沉,吗的,还是和她一张床了。

    我是个思想很保守的人,觉得一起睡过觉的人以后就要结婚,否则就是欺骗。而没想到我居然和楚姨滚床单了,这以后可咋整啊,我,喜欢楚姨吗?

    楚姨很漂亮,身材也很爆炸,这两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我不是那种看见一个美女就喜欢的男人,我,以后能喜欢上楚姨这种年纪比我大的女人吗?

    这么想着,我就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我和楚姨到底滚了没有?如果滚了,为啥我早上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而楚姨,则是看着我的目光在自己和她的身上扫来扫去,于是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

    发现了她的目光,她眼睛里那讥讽的目光一下子让我全身冷静了下来。

    我忽然觉得有些恼火。

    吗的,我是个男人,就算昨晚真的滚了,我怕什么?这种事情双方你情我愿,我干嘛这么紧张?

    这么想着,我看着楚姨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心里发虚的问她,“我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昨天,我没犯什么错吧?”

    “你是不是想问,你昨晚有没有碰我,对吗?”冷冷的问我,楚姨的表情瞬间变得诡异。

    被她说穿了,我脸上的尴尬更浓了,怔了一下,我点了点头。

    看着我,楚姨脸上的笑容更加诡异起来了,这样的笑容让我很不自在,好像在她眼里,我完全被看透了似的。

    “想知道吗?”楚姨问我。

    我一怔,然后再次点了点头。

    “来,我告诉你,把脸伸过来。”她忽然朝我招手,示意我过去,我犹豫了一会,还是过去了。

    我们俩贴的很近,感受着楚姨身上传来沐浴乳的香味以及女人特有的体香。她在我的耳边哈了一声气。“昨晚你到底有没有碰我呢……”

    “你猜啊……”

    听了她的话,我当即愣了一下,再看楚姨脸上狡黠的笑容时,我顿时明白了。

    “你敢耍我?”我有些恼羞成怒的问道。

    气坏了,我就心里一横,眼睛在她的胸前上上下下打量起来,身子往前几步,直接把楚姨壁咚了,恶狠狠地说,“不管有没有发生过,你现在穿成这样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可不保证我过会儿会做些什么。”

    j》最v新“章节.r上#2m¤7!0k3…#75☆9

    “你……”

    听了我的话,楚姨脸色瞬间红了,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想逃,可是却被我壁咚了不知道往哪里逃,姿势有些暧昧。看着她有些慌乱的眼神,我知道她害怕了,才往后退几步,摆摆手:“还想骗我,我知道昨晚到底有没有做了。”

    知道被我耍了,楚姨有些恼羞成怒,“谁说的?你已经被我睡了,这点你怎么狡辩也没用。”

    当我傻?

    我是不会信楚姨的话,就让她赶紧换衣服。

    见我认怂,楚姨这才放过我,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问,“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我一愣,一下子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看到我不动,她脸上有出现一阵坏笑:“当然喽,你想看,我也不介意。”

    “狐狸精!”终于反应过来了,我狠狠的剐了楚姨一眼,才关门朝外面走去。

    边走,我边在想:唉,昨晚到底发生了没有啊……是发生了呢……还是没发生呢……

    总之,不管发生没发生,这是自己经历过的最不像艳遇的艳遇了。

    还是和我的女上司。

    在楚姨家里刷完牙洗完脸后,我就上了楚姨的车子,还是那辆华南虎。

    楚姨在开车,我则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睛虽然在看外面,可是实则在瞟楚姨。

    此刻的楚姨已经换上了一身正式的工作服,职业裙和黑丝袜很是性感,而且看着前方的俏脸显得冰冷无比,不苟言笑,就像一座万年冰山似的。而她的真正性格却和她的脸不一样,其实她很骚。如果被夜总会里的那些员工们们知道他们认为的冰冷老板娘其实是一个骚到骨子里的骚女人,他们会疯狂成什么样子呢?

    还有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还是没发生呢?一夜.情弄成我这样不明不白的,天下也只有我一份了吧。

    察觉到了我的目光,楚姨踩油门的同时微笑了起来,“李昊,你在偷看什么呢?”

    “没,我没看你。”脸一红,我立马把视线挪开了。

    楚姨也没追问,想了想,她忽然问我年纪这么小怎么学会开车的?

    “说出来可能打击你。”我讪讪的笑了一下,然后说,“其实那一次是我第一次碰车,之前我爸从来不让我碰车,我想的是我都会开村里的拖拉机,就一定会开车子。结果一开,还挺简单,比拖拉机简单多了。”

    “……”楚姨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不再和我说话了。

    我急忙回了监狱里,昨天一晚上没回监狱,要是被狱警抓到当成逃狱的久完蛋了。

    但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狱警看到我从外面回来也似乎当做没看见似的,甚至还有一个狱警给我递烟。

    正琢磨着他们为啥对我这么好时,我终于在其他监狱牢房里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端倪。

    众所周知,监狱里有两大王,老牌大哥三猴子,以及新贵金闪,他们手下的流子,占据了整个监狱十之七八的流子总数,而监狱也忌惮他们庞大的力量,开始和他们合作,借用他们两位大哥的手,帮忙管理监狱的秩序。

    现在我又靠着陈志朋的关系,成了三猴子最器重的小弟,我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许多人都知道我现在是和五毒一个级别的人,连狱警都有点怕我。

    看着狱警递给我的烟,我愣了一下很快就笑了,拍拍狱警的手,对他说:“放心,我和他们不一样。”

    三猴子的小弟,还不是我的目标,我想做和三猴子齐名的大哥,这样我出狱了,才有数不尽的流子追随我,等我出狱时,就是十所市高混乱之日。

    还有两个月时间,还很充裕……

    突然,由前方走来了不少流子,一个牢房一个牢房的盘查,眼神很凶狠,逮人就问着什么。

    接着,我又听到他们大喊着什么。想了想,我就问旁边的狱警,“兄弟,他们在干什么?”

    “哈哈哈,这回有人要废了。”那个狱警,不屑地笑了起来。

    “怎么了?”我问。

    “哈哈,也不知道是哪三个傻比,底子被翻出来了,半夜潜入女囚室,把梦鸽给抢了,据说还在大腿上划了一刀,流了很多血。金闪正全监狱通缉他呢!”狱警大笑。

    “……”

    听了狱警的话,我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又仔细听了听,发现果然他们逮住一个人就骂,“见过这三个鳖孙不了?”

    而且我视力好,一眼就看出白布上画着的三个素描画,依稀有我、袁杰、还有庆丰的神貌。

    我们居然被通缉了?还有,那天抢劫梦鸽行动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别人是怎么知道的?

    “脸色越来越白,我想了想又问狱警:“那个梦鸽,和金闪什么关系?”

    “这你都不知道?”那个狱警显得十分惊讶,然后跟我说了说:“那个梦鸽,来头可不小,真要说关系,和我们监狱两个大哥都有关系……”

    “……”

    后面狱警大哥再说什么我都听不到了,脑袋嗡的一声乱叫,我知道,事情大发了……

    而这个时候,那边的流子,也拿着我的素描画走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接着不屑地问道:“二比,见过这三个人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