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毛骨悚然的婚姻
    ,热门免费!

    “什么?”就听着楚姨的话,又看着云里雾里充斥在一片烟雾中的样子,我立刻瞪大了眼睛感到十分吃惊。

    楚姨居然说,九条红锦鲤死了一条,其实还是有解决的办法,这话说的我彻底吃惊了,就赶紧问她,“你有什么办法?”

    我没法不震惊啊,楚姨说的很清楚了,我是唯一一个能让九条红锦鲤跃龙门的人,我是皇帝命。可是我这个皇帝还很弱小,为了不让我成长起来,我以后会碰到很多危险的事情。但是只要九条红锦鲤不死,我就不会有事。

    可是,要紧关头白菜突然抱来了一只波斯来的波斯猫,把我一条红锦鲤吃了,九条只剩下八条,我知道,我的危机要来了。

    为了让自己活下去,我可以做任何事。

    听了我的话后,楚姨的表情突然变的奇怪起来,嘴角挑起一种怪异的弧度,斜着眼看我,“真的什么事都愿意做?”

    看着楚姨突然变的狡黠的眼睛,我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突然有些后悔,我答应这么快干嘛?

    有些紧张,我就看着楚姨怪异的脸抱住了自己的胸,“吗的,我说的是,你不能让我做一些超出我底线的事情,你别想了。”

    “呵呵,放心吧,不是要你卖身。”看着我,楚姨忽然朝我笑了一下。

    她的笑让我有些心里没底,但是只要她不让我给她献菊花我就放心了,杀人放火的事情我也不会去做。

    “那你快说,这是什么办法?”我有些着急了。

    楚姨的见识比我广太多,如果她帮我,我说不定真的有救。

    “那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楚姨看着我的脸庞认真的说,“我帮你渡过这次劫难,你以后若是富贵了,千万不能忘记我。”

    我立刻说,“放心吧,我一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这我说的是心里话,楚姨帮了我很多,我以后要是有机会混起来,我一定会报答回去。

    见我答应了,楚姨这才有些如释重负的对我说,“既然你养红锦鲤,那也一定知道,红锦鲤不是谁都能养的,养的个头,数量都有要求,没有气运的人养,就会大祸临头。而有大气运的人养,却会洪福齐天。”

    “说白了就是一个气运平衡与调和的事情。说玄乎也玄乎,死了一条红锦鲤,你的气运肯定要被影响,但是世界上还是有不少能代替红锦鲤的东西的。”

    “是什么?”我好奇的问,心里也逐渐升起了希望。

    “有很多啊,植物类的比如常青藤,动物类的比如金丝雀和雪貂,当然,这两种都需要足够的数量,才能敌得过一条红锦鲤。这时候,就需要另一种办法了……”说到这里,楚姨突然笑了。

    笑的很古怪,我看着楚姨的笑容心里有些发毛。就顿了顿,楚姨看着我缓缓吐出一个字,让我头皮发麻的一个字。

    “人。”

    “人?!”

    听了楚姨的话,我的额头就开始流下了冷汗。吗的,楚姨的意思,让我养人?

    我脑子里顿时出现了一种主人和奴隶的画面。当下就一阵鸡皮疙瘩。

    “是的,就是养人。”笑了,楚姨拿起酒杯和我碰了下杯,继续说道,“人的出现,本就是遵循天地阴阳的,在五行之内,亦属于道之内,每一个人的出生,都是洪福齐天的表现,用来代替红锦鲤,最好不过了!”

    “可是,养人是犯法的……”额头上冷汗更多了,我的心噗通噗通直天,说话也有些结巴。

    “谁说犯法?”听了我的话,楚姨笑了,“现在的社会,哪个有钱人没有几个奴隶的?男的养女奴,女的养男奴。现在你非找到一个洪福齐天的女人,让她当你的奴,或者你当她的奴,这样你的气运才会被补全。”

    “还有其他办法吗?”心里更加发毛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被楚姨说的脑海里自动补脑了一系列的手段,项圈、鞭子、女王……

    草的,太他吗恶心了!

    看到我苍白的脸,楚姨自顾自说着,“人的生辰八字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可能就差了一秒,但是气运的好坏就差的很多。厉害,你要记住,你千万不能找两种女人。”

    “哪两种啊?”脸有些白,我说话也哆嗦了。

    “第一种,就是阴年阴月阴天阴时出生的女人,这种女人,叫阴女。你要是和阴女结婚了,就是走阴婚,你死的更快!”楚姨声音也变得森然起来,恐吓道。

    “那另一种呢?”心砰砰直跳,我被楚姨唬的一愣一愣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第二种,就是白虎女。”楚姨的表情也变的严肃起来,“白虎女配青龙男,否则就是克夫命,尤其是那些天生就是白虎的女人,你找了白虎女,她就会吞掉你所有的气运,这种情况更可怕。”

    “我草……”

    听了楚姨的话,我心里更怕了,这么邪乎,我上哪找这种女人啊?

    “那我要怎么找能救我的女人?”想了想我问。

    “还用找吗?”楚姨咯咯娇笑,看着我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听了楚姨的话,我先是一愣,旋即变的精彩起来,忍不住惊呼出来,“你在说你自己?!”

    “为什么不是呢?”楚姨微笑。

    “你有啥好的啊?”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就是你要找的女人,也是唯一能救你的女人。因为我的生辰八字,完全是洪福齐天的类型的。”楚姨微笑。

    说着,楚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一百块钱,笑着问我,“厉害,知道这是什么吗?”

    “钱?”我茫然的问。

    “不错,这是钱,但是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吗?”楚姨拿着一百块钱笑的更厉害了。

    “怎么来的?”就看着楚姨的一百块,我心跳的更加厉害了。

    “我在门口捡来的!”终于,楚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捡的……”

    看着楚姨手里的钱,我的表情终于深深的变了,出门都能捡到钱,这是什么运气啊?

    接着,我的脸色又深深变的难看起来,深呼吸一口气,我问楚姨,“那你是什么?你要我把你收为奴,还是你要收我为奴?”

    说这话时我浑身都在**,眼里带着十分浓郁的不可置信,按照楚姨的话,我要当她的男奴,或者她当我的女奴。

    虽然楚姨帮过我,但我不想做她的男奴,楚姨也不可能做我的女奴。这就陷入了一个绕不出的死胡同里。

    我静静的等待着楚姨的回答,酒吧里依旧放着震耳欲聋的dj音乐,可是这样的环境我依旧置若罔闻,眼里,只有楚姨。

    我在等待她的回答!

    楚姨没有继续说,而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忽然怪异的笑了一下问,“为什么非要主人和奴隶的方式才是在一起呢?我们就不能结婚吗?”

    “结婚?你特么在逗我?”听了楚姨的话,我的表情瞬间变的震惊无比,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姨。

    “为什么要逗你?”楚姨看了我一眼,笑了,“我们之间为什么不能结婚?连近亲都能结婚,我们有什么不可以?”

    “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我的脸色变的难看无比。

    “那是什么问题?”楚姨追我。

    “我的意思是,我们见面的次数还很少,彼此之间还没有建立起熟悉的关系,甚至我都不了解你,怎么能这么潦草就结婚呢?”我脸色难看的问。

    “我来帮你回答吧,你和我就混,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为了活着。”楚姨说,“如果没有我,你会死得很快,而有了我,你却有可能延长寿命,甚至一生无事。”

    听了楚姨的话,我只觉得脑子非常乱,“那我也不愿意用爱情去换我的命。”

    “呵呵,又是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楚姨淡淡的嘲讽起来,“你觉得你会获得爱情吗?和我结婚,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双赢?”我听了楚姨的话感到很是奇怪,“什么意思?和我结婚,你会得到什么?”

    当婚姻和利益扯在一起就会变的虚伪,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情,这让人感觉十分可惜,但我一直深信一句话,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帮你,所以楚姨主动和我结婚,一定是有利可图。

    但是看起来楚姨并不打算告诉我,只是轻轻的笑了一下,对我说,“这个我并不打算告诉你,除非你愿意和我结婚。不管你答不答应,我会追求你。”

    “啥?你要追我?”听了楚姨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毕竟,楚姨是一个大美女,而且还是一家夜总会的女老板,我只是一个她的打工仔,还是坐台的,这让我并不觉得是幸运,反而让我感觉到了阴谋。

    一种男人的本能,我陷入了豪门之间的争斗。

    “不可以吗?”楚姨脸上妩媚的笑容消失,重新变的冰冷,昂着头高傲的看我。仿佛在说,我倒追你这样的男人们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别不识好歹。

    “可以,追谁是你的自由,但是,我应该不会答应你的。”苦笑一声,我只会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对。

    “你会答应你的,为了你自己。”楚姨冷笑。

    i最e(新☆k章节√+上s;270n37#5ro9t*

    我正要说什么反驳,可是在我正要说出口的时候,一把略带嘲讽意味的男人声音却是从远方飘来。

    “红鱼姐,你竟然要倒追一个窝囊的小混子,毫不夸张的说,他这样的人,就是给你提鞋,都不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