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楚姨的前夫
    ,热门免费!

    \首#/发vd2_7lf0!0/0p59}◇

    我也不知道为啥秦玉柔知道我在她楼下反应会这么,好一会儿柔姐才继续出声了,就听她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刚才手滑,手机掉地上了。”

    “哦,原来是这样。忙吗,忙的话我就不上来了。”我笑着说道。

    “不的,我不忙,上来吧。”柔姐的声音带着惊喜。

    之后,我就看到了上面的窗户打开了,柔姐看到我人后立刻下来给我开门。

    进门后,柔姐为我准备好了拖鞋,笑着问我,“下班怎么不回牢里,有空来我这?”

    “随便逛逛,就逛到你这里来了。”我看着柔姐说,忽然头放到别处,疑惑的问道:“球球呢?”

    “球球睡了。”柔姐轻拂一下嘴角的鬓发,温婉的笑。

    知道球球睡了,我就走到房间远远地观望了一下,球球睡得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其实,球球长得和柔姐很像,但是有一个地方和柔姐不像,那就是球球的鼻子,比柔姐翘挺,应该是像她的爸爸吧。

    球球是柔姐和一个男人一场意外而来到这个世上的,而那个男人不愿意负责,所以球球也注定没有爸爸,一见面叫我爸爸也说得过去。

    微笑,我回头看向柔姐说,“以后时间好好陪陪球球吧,不要去上班了。”

    柔姐似乎不想提这个问题,原来充满光彩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暗淡起来,沉默了一会儿,柔姐说,“我要去换衣服了。”

    没说话,我就在沙发上安静坐着,突然嘎吱一声,柔姐隔壁的房间门也开了,我眼睛看过去,结果看见了楚姨一身职业装打扮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小哥,你来了啊?”

    看见是和柔姐合租的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我也是笑着打招呼,“楚姨。”

    “柔柔要和我去烟柳皇都上班了,小哥,不一起吗?”楚姨对我抛了一个**说。

    “去夜总会?带我?”听了楚姨的话,我眼睛立即瞪大了。

    “为什么不呢?”楚姨看着我吃吃的笑,“上次见面姐姐还没带你好好玩过,隔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姐姐做东,请你去夜总会玩玩。”

    听了楚姨的话,我心里还真有些心动了。我觉得我太急于求成了,现在正是我需要发泄的时候,我去夜总会正好可以发泄。

    而且,现在我是囚犯,囚犯却一下子去了夜总会,那得老牛逼了。

    “那好吧。”我一口答应下来,怕夜总会有点乱,我想了想就问楚姨:“夜总会是不是很乱啊?”

    “扑哧……”听了我的话,楚姨突然笑出声来,接着,她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问:“李昊,你从哪儿听夜总会乱的?”

    “……电视上。”感觉好像丢脸了,我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傻瓜,电视上都是假的,现在的夜总会都是正经的,保安配置比一些公司都严格呢。”楚姨掩着嘴娇笑。

    “哦……”我不想再说话了,再说话显得我很土鳖。

    等柔姐换好了衣服,楚姨就带着我们去烟柳皇都了。柔姐换了一身米色的碎花长裙,长长的头发盘起了,这样显得她雪白的脖颈更加修长了。柔姐告诉我,一会儿到了夜总会她还得化妆换衣服。

    楚姨是开自己的车来的,上车的时候,我感觉楚姨家的车车底很高,是像爬树一样爬上去的,然后我喘着粗气坐在里面,小声问柔姐,“这是什么车啊,咋那么大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叫什么虎。”柔姐也不知道。

    “哦,那应该是华南虎了,这车我听过。”我说。

    听见了我的话,前面开车的楚姨回过头来深深的看我,看我的眼神里带着同情,还有一丝无奈,叹了口气问我,“李昊,我听说你以前家里条件一般?”

    “还行啊,我还是很有钱,一个游戏账号398快,我都敢买的。”我说,怕楚姨觉得我穷看不起我,我又补充了一句:“现在我很有钱的,已经有两千块存款了。”

    “……”

    听了我的话,我发现前面的楚姨脸色不是很好,而柔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接着,她们都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我。

    “怎么了,你们干嘛这么看我?”看着两人看我的表情,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说话,柔姐和楚姨相视一眼,然后我从她们的眼神中知道了她们做了个很重大的决定。

    就看见楚姨连打方向盘,车子顿时掉头了,然后朝着远方飞驰而去。

    “那个,你们要带我去哪?烟柳皇都,好像不是这么走吧?”看了一眼两边飞快倒退的树木,我咽了一口口水问。

    “到那边你就知道了。我们要把你好好改造一下。”楚姨头也不回的说道。

    “改造?!什么鬼?”听了楚姨的话,我眼睛顿时瞪得滚圆。再去看柔姐,发现柔姐脸上也是带着狡黠的笑容。

    五分钟后,我站在高楼大厦遍布的银泰商城处发呆,商场里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很是漂亮的女人,还有一些放在玻璃柜里闪耀的钻石,闪瞎我的眼睛。

    夜晚的城市才是最美丽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城市的真面目才逐渐展现开来。

    “李昊,你不会没来过这种地方吧?”拉起我的手,楚姨惊讶的问我。

    我问:“你们带我来这里干嘛,不会想给我换衣服吧?”

    楚姨反问说:“你问呢?”

    之后我就知道她们两个的目的了,楚姨和我说,“你是球球的爸爸,也是我的朋友,你总不能穿着一身囚服去夜总会吧?会被人笑的,运动装、西装、休闲服,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还有你穿的囚布鞋,什么搭配啊,我们给你换一双皮鞋。”

    半小时后,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

    一身黑色紧身衬衫,外面是一件黑色西装,下面是黑西裤和皮鞋,一身黑打扮,永远都是经典。

    就照着镜子,我感觉现在的我很像有钱人,而且气质更像一些道上的大哥。

    就看着我的样子,楚姨和柔姐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看着我,一个劲的夸我,“好看,真的很好看。”

    见柔姐和楚姨都夸我好看,我心里高兴极了,心想以前真的越活越回去了。

    同样微笑着,楚姨看着我点了点头,但是看了一会儿后,楚姨的眉头还是皱了起来。

    “怎么了?”看到楚姨皱眉,我想了想问道。

    “虽然比以前更加帅气了,但是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差点什么?听了楚姨的话我立刻照镜子,想知道还少点什么。可是看了很久也没看出少了点什么。

    楚姨也在看,就看着我看了三秒,楚姨突然打了个响指,然后对服务员说,“我知道差什么了,把你们这最大的金项链拿来。”

    一听居然要拿金项链,我和柔姐都吃惊了,楚姨要买金项链给我?

    那个服务员一听楚姨要买金项链给我也是愣了一下,旋即脸上像盛开了一朵菊花似的,很是激动,好像我是她爸爸似的。

    就跟着服务员去了隔壁的金店,一路上她一直很羡慕的看我,还一个劲的问我怎么做到的。

    “什么做到的?”一头雾水,我完全听不明白服务员啥意思,但是看她神情暧昧而羡慕的指了指有钱的楚姨和柔姐,我顿时明白了。

    吗的,被人当成吃软饭的软饭男了。不过,楚姨是真的有钱,一家夜总会的经理主管,一个月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定赚得很多。如果我能被楚姨包养,那就好了。

    但,我还是义正严辞的纠正了服务员的猜测,“我不是小白脸。”

    “呵呵,谦虚啥啊。实话说吧,我也希望有一个多金的男人能包养我呢。”服务员看着我满是羡慕。

    我看了一眼服务员那张还算经济实用的脸没说话,心想,一般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想着有人包养自己,好衣食无忧。但,真正有钱的男人会看上那些女人吗?

    服务员给我拿来了金项链,我一看价格直接吓晕过去了,吗的,居然要三万块,之前我为了一万块钱差点豁出性命。

    但是楚姨只是一个字,买,于是,那个金项链就戴在我脖子上了。

    金项链刚戴在我脖子上时,我整个脑袋都顺势往下掉了掉,那张金项链太重了,给我压的老疼。

    好不容易戴适应了,我又听见金店里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抬起头一看,我发现柔姐、楚姨、还有服务员都愣住了。

    “你们怎么了?是不是我带着特别老气?”我有些不舒服的说,就特意照了照镜子,我也感觉特别土气,整的我跟个暴发户似的。

    就想把金项链摘下来,结果还没摘下来,就听见楚姨吃惊的惊呼声,“像,实在太像了!”

    “像什么?”听着楚姨的惊呼,我目瞪口呆的有些愣。

    惊喜的看着我,楚姨忽然脸红了,轻轻说:“像我的前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