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查房
    ,热门免费!

    没想到只不过是问她几个问题,她就发火了,还说不做我的生意了。吗的,老子花了这么多的钱,差不多五百呢,你说不做就不做,哪有那么好的事?

    看着眼前脸色铁青的厂妹,我也脸色有些难看,感觉白忙活一趟了,花了五百多,却啥也没玩到,这让我有些恼羞成怒。

    “不做我生意也行,你白钱还我,一共五百!”我生气的对厂妹说道。

    “还你?!呵呵……”听了我的话,厂妹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先是不屑的笑了几声,又指着我的鼻子说,“扔出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还想收回来?做梦!”

    “再说了,我什么要你五百了?我就要你两百好不好?像你这么不守规矩的客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越说越气,厂妹的手指都快指到我的鼻子了。

    “你还想赖账?红包两百,房费三百,又给你两百,我亏大了!”我也更加火了,心想是不是被骗了,被骗了就完犊子了,我说要么跟我整,不整就把钱还我,哪有拿了钱拍拍屁股就走人的道理?

    她说没钱,整的兴趣也被我弄没了,我就大怒,对她大吼你走一个试试?

    “老娘还真走了,你能咋地?”她跟我杠。

    接着,她将脱下来的衣服重新穿上了,然后提起包包真的要走了。

    看她真的要走,我心里也是窝火的不行,心想这女的可真叼,可不能让她走了,否则这五百块就打水漂了。

    想到这,我就眼神变的凶狠,恶狠狠的盯着厂妹说,“你走一个试试?要么还钱,要么跟我整!”

    哎……其实到现在为止,我已经不想整了,只想把损失的五百块要回来。

    听了我的威胁话,厂妹才走了几步,立刻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我,我的眼睛已经瞪得够大了,没想到她瞪的还要大,脾气也很大,指着我骂,“你很牛比啊,我现在没空和你整这些,这钱,我是一分钱不会还的,你还得倒贴给我两百,算是我的精神损失费,不给这事你看着办。”

    还反过来威胁我?当我好欺负是吧?我火了,我都没和她整,房费都是我的,还要我给她两百?

    知道碰上敲诈了,我直接吼了她一句,“你是想多了吧,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离开这个房间,还想我给你两百?你咋那么能呢?”

    听了我的话,这个厂妹脸上的冷笑就更浓了,对我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不是什么导演,你和我一样,都是双羊电池厂的操作工!装你吗的比!”

    听了她的话?我的脸色变了变,然后脸上火辣辣的疼,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你叫李昊是吧,开.房记录用你的身份证,你的身份证我也知道,钱你不给我是吗?”

    “不给!”我破口大骂。

    她指着我的脸骂,“好,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别后悔!”

    “呵呵,吓我啊?”我冷笑出声,我琢磨着她这个样子是要打架啊!

    为了要回那些钱,而她又有些干架的意识,我就走过去一拳打在了柜子上。

    “咔嚓!”

    柜子木头做的,直接被我打坏了,碎屑掉了下来。

    (正p-版f◇首x;发(a

    打完我还甩了甩手,还捏了几下指骨,发出噼里啪啦的清脆声响。

    就怔怔的看着那个被我打出一个洞的木柜,厂妹小嘴微张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而我见状也是微微一笑,虽然只有一条腿行动不便,但是监狱里老子可不是白混的。

    “给钱还是留下来整?”我走近那个厂妹,笑眯眯的问。

    见我打架这么厉害,厂妹有些慌了,急了,她指着我焦急地说,“你是不是男人,居然打女人?”

    “骗我钱,你说该不该打?”笑了,我朝着厂妹伸出了一只手,问她要钱。

    “你……”她很生气,但是见我这么厉害,她有些怂了。就看了我几眼,她的表情陡然变了变,从包里掏出五张大红钞票猛地甩在我脸上,怒气冲冲的骂:“还给你!”

    没想到她会把钱给我,我立马把钱收起来了,然后撇撇嘴跟她说,“你可以走了。”

    “李昊是吧?敢要我何怡钱的,你是第一个,行,你真行!”把钱给我,那个厂妹显得更加生气,也更加猖狂了,威胁着说道。

    “呵呵,那你来找我啊,公交车?”冷笑,我又举起了拳头。

    “啊!”尖叫一声,何怡后退一步,吓了一跳,在我拳头还没落下的时候,她直接开门,一个加速从我身边逃走了。

    看见她跑了,我就坐在床上心里莫名的烦躁,花了这么多钱就落得这么个下场,连她屁股都没摸一下,吗的,我真是个冤大头!

    还把人家给得罪了,那个何怡,好像认识一些混子,想起之前她和我叫嚣的话,我有些怂起来了,心想她不会叫人来打我吧?

    就急忙朝着窗户外面看了一眼,我瞳孔一缩,那个何怡,她没回厂子里,而是在宾馆楼下走来走去,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瞅着她还打了一个电话。

    不妙啊……

    就看着她打了一个电话,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明显是在等什么人,要是那个婊.子叫几个社会混子半夜过来打我一顿,那我肯定打不过。

    就躲在床上抽了一根烟,我就打算出去了。

    可是还没开门,我就听见楼道里突然传来一连串咚咚咚的脚步声,听声音很急促,不像是来住宿的。

    我脸色一变,有些发白,不会是何怡叫人来打我了吧?来这么快?

    ……马上要被打了,我心里害怕的要命,一个人我打得过,一群人我可咋办啊?

    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知道躲也没用了,我就干脆坐在床上抽烟,想到了诸葛亮的空城计,不知道我唱一出空城计能不能唬住他们。

    心里还是怕的要命,我握着烟头的手都在发抖。

    “咚咚咚——”

    门被急促的敲响了,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问:“谁啊?”

    “警察。”门外传来这样一个男人声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