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验厂
    ,热门免费!

    回了一句“很晚了,睡觉吧”,又发了一个晚安,我就把手机放一边了,激动的睡不着。

    我还是处男呢,一想到明天就要见证我从单纯的小鸡变成雄伟的雄师了,我心里既激动又紧张,无聊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有趣起来了。

    激动的是我活了二十几年终于可以摆脱处男的头衔了,当然不能让林然妹妹她们知道,而紧张的是我有些担心,那里被林然踢过,而且上次林然用手给我我都只有五秒,真刀真枪的干我肯定更加吃不消……哎,明天对我是个大考验啊。

    一夜都睡不着,正好溜锁也没有睡,于是,我就来到溜锁的炕上,问,“你的碟呢?”

    “咋了,想看啊?”听了我的话,溜锁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恩,睡不着,看看片打发下时间。”我说。

    溜锁这个人,脾气很火爆,但是对兄弟却很真诚,而我们也特别的臭味相投,比如我们都很色……

    看了看时间,溜锁很快拿出了碟,我们看了起来。溜锁的碟的确比我以前看的高级多了,剧情很吸引人。而我以前看的,都是一上来就jin ru正戏的,视觉疲劳。

    这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溜锁的碟是无马的……

    我第二天早上起来感觉下面鼓鼓的难受的起来,除了难受,我还有种湿漉漉的感觉,掀开被子一看,我脸红了红,我知道,我梦.遗了。

    赶紧去厕所换了,我在外面看到了溜锁和庆丰,和他一起吃了早点很快就厂子里干活了。

    一晚上没睡,我黑眼圈浓浓的眼袋很重,感觉做啥都没力气,组长也没说什么。柔姐说我好像精神不好的样子,昨晚干啥了,我看了一眼柔姐没说,但是又一直偷瞄她,觉得柔姐也挺好的,要是以后能和柔姐这样的女人结婚就好了。

    同时,我又想起了上次柔姐喝醉的那次,她都主动送上门了,我特么居然还没要,觉得我那时真的好傻。

    十一点的时候,陈斌突然让我们所有人都打扫下车床的卫生,并且像我一样从监狱里来厂里劳改的劳改犯要回避一下,说有重大领导要来视察。

    我和柔姐赶紧打扫,还让我们把报表都给藏起来,别让视察的领导看到。

    报表是车间员工纪录工作时间和工作产量的一个表格,每天下班前都要上交。其实我知道,这些报表都是违规的,劳动法规定一天工作不能超过八小时,否则就是违规,要接受检查,而我们厂呢,一天的工作时间何止八小时,都十二个小时了!

    这报表要是被查厂的领导看到,后果很严重!

    过了一会儿,我就看到电池厂的厂长和一些大领导都陪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进来了,陪同的领导有厂长,副厂长,还有各大部门的主任,令我惊讶的是,龙山监狱的管理者居然也在。

    作为四车间的主任,陈斌自然要同行,一边卖力的介绍着车间生产的电池,一边还得陪笑。而那些视察的领导,也终于来到了我和秦玉柔的那条生产线。

    那个领导好像是合作产业的厂家,来验厂,问了好多员工几个问题,但是那些员工都回答出来了。而我原本就不是这个电池厂的,而是监狱劳改的劳改犯,对工厂的一些规矩自然不是很清楚。

    而且车间主任之前也说的明明白白,厂子里必须保持清白,像我这种犯人是不允许招进来的,所以就一定得回避。

    于是,我想了想就看了王开一眼,发现王开正躲在一台机器后面,蹑手蹑脚朝厕所溜去。

    应该是要逃跑了,想了想,我也朝厕所走去。

    没想到,我刚走了几步,那个验厂的领导就客气的叫住了我:“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

    才问完,我发现厂长、副厂长、各部门的领导、还有陈斌所有人都拿眼睛看我,眼神里带着一分紧张。

    验厂肯定要问问题,而这些问题事先陈斌也和我们对过,什么问题回答什么,我都知道。于是就把自己姓名告诉他了。

    “来这里做多久了?”眼睛男笑眯眯的问我。

    “快一个月了。”我说。

    “哦,那时间还不长啊。”眼睛男笑着说道。

    “是不长,但是日子总会一天一天过去的。”我笑。

    听了我的回答,不止那个眼睛男,就连工厂那些大领导,也是有些惊讶。

    验厂人问话,问什么答什么就好了,没叫人搭话啊。陈斌脸一沉,让我好好工作。

    “没事没事。”眼睛男摆摆手笑着说,“陈主任,我很欣赏这个员工,我能和他单独谈谈吗?”

    “这……”听了眼睛男的话,所有人脸色都说不出的难看。

    “王先生,不如换一个人问吧,他新来的,啥都不懂。”陈斌脸色难看的说。

    “呵呵,就是因为刚来的不熟悉,所以才要问啊。”看着我,眼睛男的笑容突然变的诡异。

    “那好吧。”陈斌脸色难看的说,然后眼睁睁看着我和那个王总走了。

    我们到了没人的机修间,眼睛男就开始问我了,一开始问我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我都回答了。就看着他,我也明白了,这个视察的人,是想从我身上找出一些破绽。

    人与人之间有竞争,厂子和厂长自然也有,而且更强烈,如果验厂有什么把柄被发现,就可以在生意上掌握对方的把柄,制造方和合作方,往往是制造方处于劣势的。

    那个王总,渐渐从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变成了问我每天工作多长时间、产量报表在哪里等等一些敏感的问题。

    “你是不是想找我们的尾巴?”看着那个眼睛男,我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而是突然直截了当的问他这个问题。

    “……”

    _h8…:e

    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发现那个王先生脸色瞬间变了,吃惊的看着我,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说这句话。

    “你是不是觉得我入职时间短好忽悠?”没注意他的表情,我认真的再次问道。

    “我……”那个王先生脸色涨的通红,刚想说点什么为自己辩解却又被我无情打断了。

    “别解释,这里没别人,你肯定是要从我嘴里套出一些秘密好让你们抓住把柄对吗?”看着王先生,我忽然不屑的笑了起来,“我觉得,你一定不知道有个词语叫软硬兼施。”

    “这是从别人口中得出有用的消息的必用方法,你什么好处都不给我,连贿赂我都不贿赂我,就想我告诉你?你打发乞丐呢?”

    “你……”

    “你什么你?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贿赂我,否则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有些高傲的对他说,看向他的眼神也带着不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