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春天
    ,热门免费!

    之后我们离开了二宝子的破帐篷,既然知道这件事就二宝子一人知道后,我们几个心中悬着的大石头也终于放了下来。

    二宝子现在也是我们自己人了,他也会为我们保守秘密。但是我叫他以后不要再男扮女装做鬼吓人了,这片芦苇荡我们以后肯定是还要回来的,要是他再做鬼吓我们,那我们真得被他吓死了。

    梦鸽那边虽然知道有人抢了她,但是她并没有看清我们是谁,所以并不会怀疑我们,这件事,我们看起来做的天衣无缝,不留痕迹。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因为二宝子的事情,我们在回监狱的路上讨论了好久,溜锁还咬牙切齿的骂道,“草,这二宝子真的太犯贱了,还这么经打,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对于溜锁的话,我们深感同意,虽然二宝子不会打架,但是他的抗揍能力真的一流,尤其是还长了一张贱嘴,你打不死他这张贱嘴就会一只骂过去,俨然一副我就喜欢看你打不死我又很想打死我的表情。

    又骂了几句二宝子,我们心中的气这才消了许多,路上,袁杰和庆丰突然问我,“昊哥,你答应二宝子的条件是啥?”

    “呃……”听了袁杰和庆丰的话,我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不自然起来,脑海中,又想起了二宝子跟我提那种条件时贱贱的表情。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兄弟们。就脸上露出了讪讪的表情,我说,“二宝子要我给他送去一个美女,他一个人在帐篷里太寂寞了。”

    听了我的话,溜锁立刻不屑的笑了起来,“还美女呢?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会有女生看上他吗?”

    我继续说,“二宝子长得不咋地,要求倒是挺高,他说他不是随便的人,要的女生必须长得漂亮,童颜,还得巨x,还会喊呀咩爹的那种。”

    “草!他是不是中国人?还喜欢岛国妞!”一声大叫,庆丰立刻大骂起来。我们几个都是很爱过的,坚决抵制岛国妞。

    嘴上虽然骂着二宝子恶心,但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期待感,一提起女人,我们一下子变得面红耳赤的。尤其是我,从耳根红到了脖子。

    岛国女人都很清纯,还会喊呀咩爹,最重要的是,岛国女人都很顺从,男人都喜欢娶岛国女人为妻。

    身子说不出的难受。春天快来了,正是青春期,我知道,我想女人了。

    回到监狱,已经很晚了,我们拿着钱,点点清楚后,将一万块钱分出去,剩下的我们平分了。我告诉庆丰、溜锁、还有袁杰,这钱我们必须快点花光,不然被发现就麻烦了。

    溜锁笑的合不拢嘴,数着钞票整个人都很乐呵,“放心吧,昊哥,读书我们不太会,花钱,谁不会啊?”

    想了想,庆丰跟我们说,“明天就是每个月的交涉时间了,我们可以把钱给狱警,让狱警出门给我们买。到时候我们别一起给,一个一个给,免得被人怀疑。”

    “恩。”就这样,我们先用庆丰的钱,其他人的钱,我们都藏了起来。

    很晚了,我们也打算睡了。但是溜锁好像还精力很旺盛,看见我们都要睡了,溜锁急了,一把拉住我们说,“别啊,睡你吗比起来嗨!”

    “明天还要早起出红呢,早点睡吧。”一下子困意来袭,我哈欠连天。

    看见我真的很困了,溜锁还是有些不甘心,想了想,又转过头去对庆丰说,“庆丰,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啥好东西啊?”睡眼朦胧的,庆丰揉揉眼睛从炕上翻了个身,丝毫提不起兴趣。

    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溜锁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个小本本说,“你看看,里面都可都是好东西。”

    接过去一看,庆丰只看了一眼,睡眼朦胧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雪亮,吃惊,庆丰不肯松开那本书了,就这么翻着,嘴里还发出一些激动的脏话。

    “我草,我草,太牛比了,这是谁啊?”

    溜锁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好像叫佐藤遥西吧。”

    “哦,西西啊,我咋没听说过她呢?”庆丰捧着那本书一下子不肯松开了,如获至宝。

    “你没听说的多了,这可是好书,我花很大力气弄到的。”溜锁不屑的说,突然,他的眼神一下子变了,更加神秘的对庆丰说,“我还有个更好的东西,你要看不?”

    “看!”尝到了甜头,庆丰也变得溜锁一样睡不着了。

    我被他俩吵得睡不着,就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溜锁手里拿着一个闪闪的光碟,然后打开了黑白的电视。

    光盘一放进去,黑白电视机就滋滋的闪烁了几下,很快就播放出了荧幕,庆丰和溜锁守在电视机面前,激动的看了起来。

    “无聊。”我不以为然的嘟囔一句,觉得他们俩都幼稚了,不像我,一点也没兴趣。

    但是,渐渐的,从电视机里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就听着这种声音,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了,顿时面红耳赤,觉得他们实在太坏了,大半夜的,居然放那种片。一瞬间只觉得心里十分嫌弃,吗的,我怎么会有这两个不要脸的兄弟?

    似乎还不过瘾,溜锁直接把声音调大了。

    终于,我忍无可忍,下了炕穿了拖鞋,我忍不住对溜锁说,“溜锁,我求求你们,你们能不能不要放了,听着太撩人了。”

    “撩人吧?”溜锁得意的笑笑说,“我跟你讲,这可是好东西,和一般的片不一样,有剧情的……”

    “是啊,昊哥,我也不想看的,但是实在太精彩了,要不你也和我们一起看?”庆丰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草,我会和你们一样吗?这种片,我都看的不要看了,我才不要看!”看见他们要拉我一起看,我立刻拒绝了。

    一分钟后,我和庆丰溜锁坐在一起津津有味欣赏着电视里的剧情。刚才,就在我义正严辞拒绝的时候,我忍不住往电视扫了一眼,之后便发现里面的内容居然很精彩,比我以前看的精彩许多,于是,我就忍不住一起看了。

    溜锁的碟很厉害,一开始是欧美的,看着看着,忽然皱了皱眉,我对溜锁说,“溜锁,换一个吧,欧美的太难看了。”

    溜锁也看的羡慕,听了我的话,他也同意切换了。

    v更w;新)最快“上}d

    如果说欧美让我们觉得自卑的话,那么岛国的电影,就让我们不淡定了。

    快天亮了,我们三个人脸都红的发烫,像喝醉了酒似的。闭上眼睛时,我的脑袋里浮现了和许多女生……

    这些女人中,有林然,苏莺,秦玉柔,还有……李心!

    李心是我的妹妹,可是我居然梦见妹妹了,这让我觉得自己十分的禽兽。

    后来迷迷糊糊睡着了,当天空第一缕阳光照进牢房时,我只觉得自己更加难受了。

    早晨,一般都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刻。

    和我一样,溜锁庆丰也是很难过,看着他们,我忽然觉得有些心酸,想到了林然,要是我和林然还没有分手,那该多好啊?

    还有妹妹,她已经原谅我了,还来监狱看我,为了李心,我也要坚持到三个月。而这三个月我不能白混,一定要混的脱胎换骨,不然就是出去了也还是被欺负。

    早上,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把一万块给了陈斌,陈斌接过钱一看显得十分惊讶,没想到我真的能弄到一万块钱。就看着这些钱,陈斌问我,“这真的是你的钱?”

    “千真万确。”我面不改色的说,心里却是害怕的要命。害怕,她会猜出梦鸽的事情和我们有关。

    陈斌又看了我几眼,眼神只是怀疑,但是并没有把钱清点了一下,之后就让我回去了。

    回到车间,我和柔姐开始挡车,也许是昨晚溜锁给我们看了片子后劲很大,我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导致今天看见柔姐,觉得她异常的有魅力。

    我总是盯着柔姐美好的身材看,想到那天柔姐请我吃饭,我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没上了。

    去上厕所的时候,溜锁找到了我,说想到怎么花钱了。

    我有些愣,问他怎么花?

    溜锁笑的十分的猥琐,问我:“昊哥,这里是电池厂,电池厂里,什么最多?”

    这个问题简单,我想也不想的回答:“当然是电池了……你不会想买电池吧?”

    “……”

    溜锁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顿了顿,溜锁又说:“是厂妹啊,笨蛋!现在我们有钱了,我觉得可以约几个出来一起玩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