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二宝子的条件
    ,热门免费!

    鲜血,顺着二宝子的脸颊不断流了下来,而二宝子也是一声尖叫,紧紧的捂着流血的地方那个,但是,他依然死死的盯着二宝子,一点也不罢休。

    二宝子的眼神让溜锁感到更加生气,只见他很很抓着插在二宝子脸上的竹签,溜锁恶狠狠的问:“二宝子,你到底服不服?”

    “我,不,服……”二宝子倔强的说道。

    再次的大骂,溜锁更加用力,将竹签插的更深了,于是,自二宝子脸上流下了更多的鲜血。

    我们终于看不下去了,赶紧对二宝子说:“二宝子,你服个软,你打不过溜锁的。”

    “放屁!我可是秦岭邙山派第八大弟子,会打不过你?”朝我不屑地呸了一声,从他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

    看着二宝子倔强的表情,我心里哀叹了一口气,真实败给他了,他真的太坚强了,坚强我都不想打他了。

    想了想,我叫溜锁起来,跟他说:“好,我相信你是邙山派的人,但是,邙山在秦岭,可是这里是油城啊?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实在被这个犯贱的二宝子给烦死了,不仅抗打厉害,而且还犯贱,一张嘴很贱,说的很让人抓狂,我都忍不住想把他的嘴巴撕烂了,更别说脾气暴的溜锁。

    一提起这个,二宝子就有点伤心了,也不跟溜锁顶嘴了,一把推开溜锁,有些郁闷的说:“我和我两个酒鬼师傅来这里游历红尘,结果我不认路,和他们走散了,我又不识字,口袋里还没有钱,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能在原地等他们了。”

    }1看s0正版章z节上^¤m

    “哦,那你真是可怜。”听了二宝子的话,我们都有些可怜他,他一定是从山上下来的,啥也不懂,也没有钱,不知道怎么回去。

    看见我们又怜悯他,二宝子又生气的瞪我们:“你说谁可怜?我才不可怜,我刚才才吃了一个大螃蟹,你们吃得到吗?”

    “***,我又想打他了……”从溜锁的嘴里传来磨牙的声音,溜锁又神色不善的看向了他。

    没理他的弱智话语,我又问他,“那你那个叫莺莺的师妹呢?”

    “她才五岁,啥也不懂,下来了也只会给我惹麻烦。”二宝子语气说不出的苦恼。

    我就拿眼睛白白他,还说人家五岁小女孩,你自己也啥也不懂。

    “我在这里等我师傅回来找我,另外,好像我还有一个师姐很厉害,她也在外面的世界,我想去找她。”二宝子又说。

    “那你怎么不去找你那个师姐?”我眨巴眨巴眼睛问。

    听了我的问题,二宝子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我要是知道去帝京的路,会不去吗?”

    “……”听了他的回答,我真的服了。

    “那你为什么要男扮女装,还要扮鬼下芦苇里的人?”我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因为我觉得他秘密实在太多了。

    但是二宝子没有立刻告诉我,而是拿眼睛斜睨着我,想了想,他对我摊开手掌:“我看你人还不错,和这个土包子完全不一样,再给我一百块钱,我就和你交个朋友。”

    “你说谁土包子?!”听了二宝子的话,溜锁又想冲上去打他了,说话太犯贱了。

    是我,拦住了溜锁,并且给了他一百块,想了想,我对溜锁说:“溜锁,我有预感,他以后会成为我们的兄弟。”

    “预感?切……”溜锁脸上明显得不相信。

    经过短暂的接触,我大概看出了二宝子是个怎么样的人。

    第一, 他很缺钱,因为他张口闭口就是钱,只有十分缺钱的人才会三句话不离钱。

    第二, 他很土,因为一百块在他眼里,就是大钞了。

    第三, 他很抗揍。溜锁下手很狠,一般人被溜锁打几下,早就疼的晕过去了,可是二宝子却一点事也没有,而且流血了也不疼。

    要想变强,首先一点,就得抗揍,这也更加坚定了我要留下二宝子的信心。

    看见了钱,二宝子立刻眉开眼笑起来,把钱藏进自己内裤里,二宝子立刻屁颠屁颠告诉我为什么扮鬼吓我们了:“我弄钱呢,芦苇荡左边是矿区,右边是油田,偷油和偷矿可是暴利勾当,我要去弄一些石油和矿石去倒卖,一晚上就能挣几千呢。”

    “这么多……”听了二宝子的话,我和庆丰溜锁还有袁杰脸色都变了,眼神中多了一丝贪婪。

    “那必须啊,到时候我就是有身家几千的富豪了,到时候,我就可以买房买车了。”显得十分自豪,同时二宝子又显得十分不屑,似乎在嫌弃我们土。

    听见偷油和偷矿挺刺激的,我们几个就来了兴趣,也不着急回监狱了,坐在二宝子身边问二宝子问题:“那你是怎么偷油和偷矿的,和扮鬼有什么关系?”

    二宝子理所当然的说:“我不知道怎么偷,就能扮鬼吓他们了,把他们吓晕了,油袋和矿石不就是我的了吗?”

    好像有那么点意思,我就兴致勃勃的问:“那你有吓到过人吗?”

    二宝子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有些扭捏的说:“还没有,他们一般都被我吓跑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顿时,我们四个人额头上流下几道黑线。

    这时候,二宝子又有些担忧起来,砸吧砸吧嘴巴说:“哎,弄不到钱,我怎么去帝京找师姐啊?”

    急着把二宝子收入麾下,想了想,我就笑了笑对二宝子说:“二宝子,要不你跟我,我带你去找你师姐?”

    “你?”听了我的话,二宝子吓了一跳,然后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你有那么好心吗?”

    “那必须啊。”看见二宝子动摇了,我脸上的笑容更甚:“呵呵,你要是跟了我,以后就是我兄弟了,我肯定得帮兄弟找到去帝京的路啊?”

    就听着我的话,庆丰和溜锁还有袁杰都是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袁杰悄悄对我说了一句:“昊哥,你太坏了。”

    “闭嘴……”我急忙让袁杰闭嘴,然后笑呵呵的看着二宝子。

    二宝子想了想犹豫着同意了:“那行,要我跟你也行,但是有个提前……”

    说着,二宝子就凑过来,在我耳边悄悄说了一个条件。

    就听着二宝子叫我去做的事,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鬼畜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