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蚂蝗
    ,热门免费!

    那只脚很小巧,但是很苍白,就像涂了面粉一样,可就是这样一只脚,却穿了一双大红色的绣花鞋,苍白的白,大红的红,我深深的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立刻变了。

    “都停下!”脸色大变,我猛的低喝一声,一把拉住了正在往前走的庆丰。

    “怎么了,昊哥?”看见我把他拉住,庆丰脸上说不出的吃惊。

    我的脸色苍白的更加厉害,对庆丰说:“我看到前面有人。”

    听着我**的声音,大家脸色都变了,溜锁和袁杰都吃惊地看向周围,警惕的喊:“哪呢?”

    庆丰也赶紧拿起手电筒,然后对着前方照了照,但是,前面啥也没有。

    “昊哥,你是不是眼花了?前面什么也没有啊?”看着我,庆丰紧紧的皱了皱眉。

    “把手电筒给我。”我一只眼睛五点二,一只眼睛五点一,绝对不可能看错了。想了想,我一把抢过了庆丰的手电筒。

    就打开手电筒,我心惊胆战的又走了几步,我又停下了。

    “又怎么了!”可能是有点烦了,溜锁声音大了些。

    没理他,我回头看了袁杰一眼,问袁杰:“袁杰啊,你来看看,之前看到的那个红衣女人,是不是长这样的?”

    脸色苍白着,我说完就将手电筒递给袁杰,拿着手电筒,袁杰就往前面照了照。

    这一次,我们所有人脸色都变了。望着前面,我的手忍不住抱紧了旁边的庆丰,而庆丰,他的脸庞也是流下了豆大的冷汗,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只见手电筒的灯光闪烁着,说不出的刺眼,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大红色的长发女人,她背对着我们,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隐约间,我看见那个女人迅速的转过身来,然后对着我们招手,之后,就飞快的消失了。

    “消失了!”看着空空荡荡的前方,我们四个人都说不出的吃惊。

    渐渐地,溜锁的表情说不出的惊讶,想了想,他问我:“她是人是鬼?”

    “大概是人吧……”额头上逐渐流下汗水,我哆哆嗦嗦的说。

    “她都看见我们的事了,不管她是人是鬼,我都要弄死她!”突然,溜锁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刀。

    看见溜锁掏出了刀,我和庆丰还有袁杰脸色都变了,乱了,心里全乱了。心重新提到了嗓子眼,溜锁说的对,现在我们四个都被这个女人看到了,不管她是人是鬼,我们都必须弄死她!

    可是,我们已经犯罪了,还要再犯呢?再犯,就算没有被发现,我们的良心也会不安,做坏事,终将逃不出自己内心的谴责。

    但是,面对事情败露的恐惧,我们还是决心灭口,当然,如果那个红衣女人答应我们不说去,我们还是可以绕过她一命的。

    做完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忽然从心底深处升起一股怅然感,究竟是什么,让我们走到了这般田地?

    是钱吗?

    u{y

    不,是我们内心深处的魔鬼。现在,我们已经被它主导了。

    “我们分开来寻找那个女人,不管她是人是鬼,都要将她抓回来。”我咬着牙说,“世上是没有鬼的,所以,她一定是人!”

    “恩!”

    重重地点头,我们四个人就这么兵分四路,在偌大的芦苇荡里寻找着。

    东南西北,我选了北的方向,就向北边走的时候,我心里是紧张的。因为这里是事故地带,而且芦苇的水有深有浅,我很怕一脚踩进了深的泥土里,然后就拔不出来了,又怕碰到蚂蝗王,被它吸干体内的血而死。

    总之,这里很危险。人们对未知总是充满恐惧的,而这片芦苇荡,就充斥着未知。现在我一步一个脚印,走在未知的土地上。

    “沙沙……”

    突然,我听到周围的芦苇一阵抖动,好像是细微的摩擦声。

    就听着这阵摩擦声,我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但是也露出了冷笑声,“看你往哪逃……”

    循着声音,我来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拨开芦苇一看,却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漆黑的河面上,漂浮着一只红色的绣花鞋,说不出的诡异。

    就一把拿起那个绣花鞋,我猛的哆嗦了一下,吓坏了,难道真有水鬼不成?

    “啊!”突然,不远处突兀的传来了溜锁刺耳的尖叫声,我一下子朝溜锁的地方冲去。

    “溜锁,你怎么了!”隔着很远,我对着溜锁大叫。

    “昊……昊哥,我动不了了……”溜锁害怕的声音再次传来。

    等我们赶到时,溜锁正卷着裤腿,脸色苍白的站在芦苇池里,一动也不敢动。

    “怎么了?”庆丰和袁杰也闻声赶来,吃惊地看着一动不动的溜锁。

    溜锁满脸的着急,嘴唇**着,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我被蚂蝗吸住了……”

    “什么……”

    听了溜锁的话,我们三个的表情都深深的变了。

    蚂蝗,是最危险的动物,一旦被吸住,蚂蝗就会捻住不放,有的甚至还会爬进人的身体里,吸取养分,最后被蚂蝗活活弄死。

    “溜锁,你们乡里人碰到蚂蝗,一般会怎么解决?”苍白着脸,我想了想。

    溜锁痛苦的说:“先去岸上,千万不要强行把蚂蝗拔出来,不然我的伤口会烂掉的,最好有盐,蚂蝗怕盐……”

    “可是这荒郊野岭的,我们上哪去找盐啊……”听了溜锁的话,我们脸色更难看了。

    “先去岸上吧。”庆丰一把背起溜锁,然后去了岸上。

    随着溜锁被蚂蝗吸住,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去找什么红衣女人,到了岸上,溜锁卷起了裤管,只见溜锁的小腿上,有一个足足中指长的大蚂蝗牢牢吸附在那里,吸盘很大,花花绿绿的,还时不时分泌出透明的粘稠液体,不断有殷红的鲜血流下来。

    “哪里去找盐?”庆丰问了一句。

    正当大家束手无措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以前科学课上说口水呈碱性的知识,就一下子大叫起来:“口水,口水是咸的!”

    听了我的话,我看到庆丰和袁杰脸一下子绿了,想了想,袁杰问:“难道,我们要用口水去舔水蛭?”

    “快点吧,我快撑不住了,它在吸我的血,不吸饱,它是不会下来的。”溜锁快哭了,这一刻,我们终于意识到了这里的恐怖。

    “可是……谁来啊?”袁杰脸色难看的问。

    都看了一眼溜锁腿上的蚂蝗,我们谁都不愿意去嘴把水蛭吸下来,太恶心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溜锁看向我们的眼神越来越痛苦,同时,他也渐渐失望。

    看着溜锁这样的表情,我突然大吼一声,“我来!”

    说着,在溜锁吃惊地眼神下,我俯下身去,一把吸住了溜锁腿上的蚂蝗。

    登时,一股腥臭难闻并且难闻的气息像垃圾一样往我嘴里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