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鬼在心里
    ,热门免费!

    监狱里是很严格的,尤其是女子监狱和男子监狱这块,不管是男子进女子监狱,还是女子进男子监狱,都要经过严格盘查。

    现在我们要去女子监狱,就必须经过狱警的盘查,这件事我不能拜托陈阳的朋友,被他知道了,只会连累他。

    看见狱警把手伸进来,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只见这只手在袋子里乱抓。

    眼看就要抓到我了,庆丰脸色说不出的难看,“警大哥,差不多得了啊?我女朋友还等着呢。”

    狱警没理他,继续拿手往里面伸。就看着那只手,我心里咬咬牙,心想实际不行就撤退吧,要是被抓住了就完蛋了。

    眼看着手越来越近,我咬着牙准备从袋子里跳出来,突然,我听见袁杰突然啊的大叫一声,手里的袋子也抖了一下,掉在地上。

    我听到声音急忙吓了一跳,庆丰也是紧张的不行,生怕溜锁会被摔的出声来,不过所幸,溜锁没有出声,我们都松了口气。

    而因为袁杰的一声惨叫,狱警的手也是很快收了回去,狠狠拍在了袁杰的头上,大骂:“瞎叫什么呢?”

    “不,不是啊,那里有人……”声音极度惊恐,透过麻袋的透气孔,我看见了袁杰苍白的脸色。

    狱警一脸的不屑,“废话,这里是监狱,没有人就见鬼了!”

    “不是啊,是一个女人,长头发,红衣服,飘在后面的芦苇荡里……”袁杰大声说,声音**都更厉害了。

    “什么?!”

    听了袁杰的话,狱警眼里也露出了吃惊的神色,猛地转身,还拿手电筒朝那里照了过去。

    被闪烁的手电筒照着,那个狱警仔细的看了看,突然,也是啊的惊叫一声,很快就走了。

    “……”

    看着那个狱警跑走的狼狈背影,庆丰和我都愣住了,眼里满是茫然。

    回过神来,我从袋子里钻了出来,第一次反应过来,一巴掌狠狠拍在袁杰的肩膀上,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可以啊袁杰,真他吗机智,会想到吓唬他。”

    庆丰也反应过来了,也说袁杰聪明。看见我们都出来了,溜锁也从麻袋里钻了出来,过来狠狠踢了袁杰一脚,大骂:“摔死我了。”

    被溜锁打了袁杰没反应,脸色依旧苍白着,眼睛始终盯着那里,结结巴巴:“不……不是我编的,是,真的……”

    “……”

    一瞬间,我们三个人脸色一下子变了,只觉得周围死一般的安静,就连呼吸声也听不到。

    身子僵硬,我们三个也慢慢的朝那里看过去。只见那里是一片芦苇荡,很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可以吞噬一切。

    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就回过头对袁杰说:“那里什么也没有啊,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看错!刚才,那里真的有人,一个长头发,红衣服的女人!”袁杰语气一下子激动起来,脸,更白了。

    听了袁杰的话,我心里一下子没底起来,又回头看了一眼,那里还是什么都没有。但是,我的良心始终难安着。

    那里是一片芦苇荡,芦苇超过两米长,河水有深有浅,深的比一般河底都要深,陷进去就没命了,浅的却只有几厘米,经常有不少吸血的蚂蟥横行。而这片芦苇荡则是一处分界线,分界线沿左,是一片矿区,不少矿贩子都去那里,而分界线沿右,是一片油区,不少油贩子也去那边。

    油区和矿区,都是暴利的行业,但是私自偷油和偷矿却是犯法的,因此经常有不少警察和油贩子矿贩子激战,有不少人永远的留在了那里。处理尸体的最好办法,就是抛石,让尸体永久的沉在芦苇荡里。

    因此,这片芦苇荡看似美丽,其实是一片埋骨地,也闹过不少鬼,每年都有人无缘无故死在这里,据说是芦苇荡的冤魂要抓几个人下来替身。袁杰刚才看见的红衣女人,是不是就是芦苇荡的冤魂呢?

    想到这里,我和袁杰,还有庆丰溜锁深深对视着,那么,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吗?

    我不相信有鬼,但是我相信因果报应。

    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坏事做多了,就一定会遭到报应。世上有鬼,鬼一直在我们心里。

    看着深幽的夜幕,庆丰叹了口气,拍拍袁杰饿的肩膀,说这个世上是没有鬼的,是你出现幻象了。

    袁杰没说话,只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问:“昊哥,我们还抢梦鸽吗?”

    听见袁杰问我,我也是深深的沉默了,抢梦鸽,我们是做坏事,而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们终将遭到报应,但是不抢梦鸽,我们现在就会遭到报应,在电池里的所作所为,会被监狱知道,等待我们的,将会是被押送往重刑犯区。

    心里一横,我咬咬牙说:“抢!事情做的干净点!”

    “好。”听了我的话,袁杰终于不去想芦苇荡的事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我们潜入了女子监狱里,一步步朝梦鸽所在女囚室走去。

    女子监狱的走廊里黑暗一片,黑暗中,我们悄悄戴好了面罩。溜锁是开锁高手,拿了一根铁丝,就撬开了门,我们找到了梦鸽,然后用麻袋往梦鸽的脑袋上一套。

    梦鸽一下就惊醒了,刚想要叫,却被我狠狠捂住了嘴巴,而溜锁也是拿出一把刀,抵住了梦鸽的肚子,阴沉的说:“不许吭声,不然让你见见血!”

    梦鸽虽然是个女人,可是却也是一个女流子,十分的泼辣,在监狱里也是个人物。于是,她没有听我们的话,而是使劲的挣扎,力气还很大,打的我和溜锁都十分疼。

    看正g}版,k章}节,上+q

    看见梦鸽力气居然这么大,我和溜锁都显得很是吃惊和害怕,害怕这样下去把女子监狱的狱警招来。

    “老子让你叫!”表情陡然变得愤怒起来,溜锁一激动,一刀狠狠扎在了梦鸽的大腿上。

    看见梦鸽的腿上流出了鲜血,我的脸色深深的变得苍白,溜锁也吓坏了,慌慌张张拿了梦鸽的钱就跑。

    庆丰和袁杰在外面放哨,看见我们把梦鸽弄伤了,他们的脸色也深深地变了,就慌张的说,“快走吧,和梦鸽一个室的女囚犯都回来了,马上就到了。”

    “这么快?!”听了庆丰和袁杰的话,我和溜锁都显得十分害怕,背着梦鸽的手都在不断发抖,脸色发白。

    “正门被堵住了,跳窗吧。”想了想,庆丰说。

    “庆丰,你确定?女子监狱外面可是芦苇荡……”听着庆丰的话,我脸色更加苍白了。

    “确定!”庆丰笃定的说。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还有女人们莺莺燕燕的说笑声,我也是咬了咬牙说:“那好吧,我们跳窗!”

    打开监狱的窗户,我们看也不看就跳下去了,跳下去的瞬间,我们就听见牢房里传来女囚犯们尖锐的尖叫声,我想,她们应该是看见流血的梦鸽吓到了。

    还是挺高的,跳下去的同时,在我的耳边是猎猎的风声。最后,噗通几声,我、庆丰、溜锁、还有袁杰全部掉进了芦苇荡里。

    手上还沾着梦鸽的血,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知道,我已经沾染罪恶之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