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罪种
    ,热门免费!

    监狱每天都有大活动,大活动就是所有关在牢里的犯人都有半个小时时间的自由活动时间,这半个小时随便干什么都不会管。

    最1新章)¤节&^上5

    大活动时,王开第一件事就是打我。打我的时候我把妹妹送我的垫子垫在了衣服里,所以王开打我一点也不疼。

    就被他打了几下,我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冷冷的说道:“开哥,差不多打几下得了。再打,我可要还手了。”

    看见我站起来了,王开眼里说不出的惊讶,但很快又狠狠拍了我的头一下,“你她吗还手啊?还装起大哥了。”

    “呵呵……”冷笑,我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紧接着,我拍了拍几下手掌,只听得哗啦一声,所有新犯组的犯人都朝我聚集过来,袁杰、王源、还有张明明手里都拿着棍子看着王开。

    “昊哥,要打吗?”想了想,袁杰拿着一根短钢管问道。

    “再等一下。”微笑,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王开的肩膀,突然,我狠狠扇了他一巴掌,表情说不出的狰狞:“你以为,我还是刚进来时的李昊吗?”

    听了我的话,王开的眼神真的变了,充满敬畏的看着我。我说完这段话,我自己也愣了一下。是啊,我已经不是刚进来的李昊了,王开虽然是乡里的大哥,但是他现在没有小弟,只能依附在金闪身边当一个小弟,而我,已经是整个新犯组的大哥了。

    庆丰有句话说的对,没有了金闪,王开他是个

    但,我还是没有打他,而是转身离开,看见我离开,王开突然对我大吼:“李昊,等明天的,电池厂里我弄死你!”

    我没放在心上,但是第二天去厂里的时候,我就傻眼了,王开的报复,让我措手不及。

    为了把秦玉柔从王开手里救出,我用石头砸了王开,但是没砸中,王开反应灵敏,一把砸中了正在运行的机器设备。

    机器发出刺耳的警笛声,而且还发出了灰色的烟,还有滋滋的声音。看着一台生产线被我砸的冒了烟,我吓的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

    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一群野孩子砸了邻居家的窗户似的提心吊胆。我总觉得事情还没有这么快完事。

    王开是车间里的机修,看到机器坏了,他直接去告诉了张维,张维又告诉了陈斌,于是陈斌知道后大怒,决定叫我赔钱。

    车间里每一台机器都是车间主任花大价钱买来的,现在被我砸烂了一辆,陈斌脸上写满了愤怒,看在我是她员工的份上,我赔一万块就好了。

    我听了这个数字脸色却是说不出的难看,一万块钱,我上哪去整这么多?

    我把这事和袁杰他们说了,袁杰很讲义气,他叫来了厂子里所有认识的兄弟,另外还有两个车间里认识的兄弟,一个叫大象,一个叫刘强,我们聚在一起商量。

    “昊哥是我们的大哥,现在昊哥有难了,你们不会不帮忙吧?”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袁杰看了看所有叫来的人。

    听了袁杰的话,大家面面相觑,却一句话也不说话,气氛变得说不出的奇怪。我看在眼里,心里只觉得十分烦躁。兄弟铁不铁,一提钱就体现出来了。

    还是没人说话,渐渐地,我发现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难看起来。

    这时,大象脸色难看的看了我一眼,郁闷的说:“昊哥啊,没事你砸车间里的机器嘎哈?贵的很。”

    我脸色也跟吃了屎一样难看,抱怨道:“我咋知道啊?一时失手砸的……”

    “昊哥,你不会是为了女人砸的吧?”想了想,王源又表情奇怪的看着我。

    “……”这话说的我脸皮迅速抖动了一下,心情突然有些烦躁,骂了一句:“一句话,你们到底帮不帮?”

    “昊哥,不是我不想帮,是我真的没钱了。这个月监狱就给我们补贴两百块,我真没钱了。”刘强也是摇着手说。

    说完,刘强又斜着眼看着袁杰,“袁杰,你不是城里人吗?城里人总不会没有钱吧?”

    听了刘强的话,袁杰看向了我,然后一狠心,跟我说了一句等我会儿,之后就跑了。没过多久,袁杰又回来了,手里攥着零零碎碎的纸钞。把这些纸钞塞到我手里,袁杰说:“昊哥,这些钱都是我进去前偷偷藏的私房钱,得有一两千了吧?你先凑着。”

    看见袁杰一出手就是一两千,我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了,不止是我,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我这里有六百,先去用吧。”想了想,王源也掏出六百块给我。

    “我脖子上的那块石项链是我盗墓盗来的,值三四千呢。”张明明掏出脖子上的石头项链说。

    又是一阵东拼西凑,我们终于凑够了五千块钱,可是,还差一半呢。在监狱里,我们能凑出五千块钱,已经是极限了。

    没办法了,我拿着这些钱去了车间主任办公室,对陈斌说:“主任,机器的钱,我先赔一半行不?剩下的钱,我分批给你。”

    放下手里的文件,陈斌抬头看了我一眼,忽然摇了摇头,“李昊呐,你知道一台机器坏掉,对生产的影响有多大吗?我也难啊,指标都达不到了。”

    “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你把钱筹到,不然,这钱我只能问你们监狱拿了,你总不想这件事被监狱知道吧?”

    脸色难看的走出主任办公室,我把这事告诉了张明明他们。听完张明一拳狠狠地砸在墙壁上,恶狠狠的大骂,“这破厂,老子还不呆了!”

    陈斌只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一到,我拿不出钱,她可能真的跟监狱说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我们会接受怎样的惩罚,我也不知道。

    想了想,我叹了口气说:“哎,明天我妹妹会来看我,到时候我问她拿点钱吧。”

    “恩,我也想想办法。”庆丰也拿出点钱后对我说,突然,又一脚狠狠踢在溜锁身上,“你也去整点钱来,兄弟有难你不帮啊?”

    “行行行,我去整。”不屑的白了庆丰一眼,溜锁没好气的笑了。

    看见大家的表情,我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因为钱,我们的圈子不再和睦,所谓的兄弟,还不如一张薄薄的钞票。

    正当我感慨的时候,有人拿着一叠钱给了我,我回头一看,是秦玉柔。

    她拿着一叠钱歉意的说:“对不起,李昊,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砸坏机器。这些钱,你拿去吧。”

    看了看秦玉柔精致的脸,又看看秦玉柔手里拿着的钞票,我想了想推掉柔姐的手,“这钱,我不能要,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你别管。”

    “李昊……”轻轻叫了叫我名字,我看见秦玉柔的眼睛又红了,她似乎又想解释她在不夜城当头牌的事,却被我一把打断,“柔姐,不要说了,你的事情,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说完,我就走了。

    就这样,又过去了三天,到了最后一天时,我又问白菜借了一千,知道我把监区的机器砸了之后,白菜没好气的教训我,但还是把钱给我了。

    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再次搞到了两千,但,我们仍然还差三千。

    眼看还钱的时间快到了,我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白,这时候王源急了,拿起一根大大的扳手说,“要不我们把干几把车间主任吧,居然敢这么为难我们!”

    “源哥,你不想出去了啊?”张明明问。

    “……那我们也不能这么怂啊?太憋气了!”大骂一声,王源把手里的扳手重重扔在地上。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心里越来越害怕,只剩下四个小时了,四个小时,能干些什么?

    就这样寂静了几分钟,突然,溜锁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轻轻的说:“昊哥,我想到弄钱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我眼前一亮。

    溜锁仔细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这才把大家弄到一起,在我们耳边说:“我们这样……”

    溜锁才说完,我的脸色就深深的变得苍白,连忙摇着头说:“不行,这个办法不行。”

    “这是最后的办法,昊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脸色骤然变冷,我看见溜锁的眼里掠过一丝狠厉之色。

    我陷入了沉默,每个人的心里都种着一颗罪恶的种子,这一刻,这颗罪恶的种子,终于悄悄的发出了萌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