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头牌
    ,热门免费!

    机修室门没有完全关上,还是留有一条缝的,我就趴在门旁边把头低下,想看清里面的景象。

    不知道怎么的,我想着柔姐被王开拉进机修室肯定没什么好事,我有些担心柔姐。但是突然地,我脑海里又浮现起了柔姐下班时的场景……

    柔姐每天下班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而且,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还有一点令我疑惑的,柔姐每天下班都朝反方向走去,而她的家,并不在那边……

    她到底去干什么了呢?

    约会?

    不可能吧!

    我心里想着,觉得柔姐也肯定有自己的秘密,就把头低了低,我很想看清里面啥动静。但,机修室光线很暗,没有开灯,上早班的机修都下班了,晚班的车间只有王开一个机修老大撑着,平时没事就在机修间喝喝茶磨磨铜针。

    王开本来就和我有仇,上次给我点了菜,以后我说什么也要打他。但是现在的我,还不是他的对手。这也导致这次偷窥,不知怎么的,我的心噗通噗通跳的厉害,很是紧张。

    正在这时,机修间终于传来一些声音了。

    是柔姐压低声音的呜咽声,听声音,她的嘴巴应该是被捂住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瞬间往下沉了一下,吗的,王开不会想对柔姐用强吧?

    说起柔姐和王开,我倒是又想起了一件事……

    在我第一天刚来车间的时候,那天机器坏了,柔姐一人修不好,就去机修室找王开,找个人而已,几分钟的事儿,可是柔姐偏偏去了将近半个小时,当时我就奇怪怎么去了这么久,而且回来时柔姐整张脸都是苍白的,两条腿打颤……

    再加上今天的事情,我有些猜不透柔姐和王开的关系了。就听见机修室动静变大了,可能柔姐在剧烈挣扎,期间还有不少东西被打翻了。

    挣脱了王开的手,柔姐大口喘着娇气说,“王开,现在还在上班,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就看着柔姐,王开笑了,说,“晚上陪我睡一觉,多少钱一晚?”

    一句话当场问的柔姐脸色惨白,而我也是透过缝隙看到了她和王开站在一起,王开还说了许多很难听的话,什么都是给钱就能上的破车,装你吗比的清高。

    柔姐就很生气,当场就骂了几句,估计也是怕柔姐叫,王开也不敢逼太紧,就问怎么样才能给他玩。

    柔姐就咬着嘴唇不说话,双手搅着衣服,眼圈有点红,让王开别这样了,她想回家。

    “回你吗的家!”王开当场就火了,阴沉的看着柔姐。

    我在外面听的一清二楚,只觉得脑袋晕晕的,像是有不少苍蝇再叫。

    有些不敢相信王开说的话,他问了柔姐的价格,还说厂子里有些女人是冲钱才进厂做的,白天她们是操作工,到了晚上则是不夜城最火的……

    不!

    不可能!

    柔姐怎么可能会是这种女人?

    我脸色难看至极,脑子也混乱一片,感觉快疯了。

    可能因为激动,我扶在门框上的手一用力,本就虚掩着的机修间门突然被推开了。

    门开的刹那,机修间里的柔姐和王开都惊了一下,后者恼羞成怒的大吼一声:“你吗,谁啊!”

    而我,被吓了一大跳,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

    “李昊,是你……”看见站在门口的是我,柔姐的脸色也是变的苍白,问我:“李昊,你,听见了什么?”

    即使是脸上挂着勉强的微笑,我都能感觉到我脸上的狰狞,就咬着牙,我挂着微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人,“柔姐,我什么都没听到呢。”

    “李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解释……”脸色苍白着,柔姐一把推开王开,向我解释着。

    “李昊,你不好好修坏电池,在机修间门口偷听什么?你,刚才听到了什么?”机修间没有开灯,里面昏暗无比,可是我却能看见王开他一张冷漠的脸,就隐藏在黑暗中,冷冷注视着我。

    “我说了,我什么都没听到,也什么都没看到。外面机器设备坏了。”依旧微笑着,虽然这是说给王开听的,但,我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看着秦玉柔。

    “机器坏了?李昊,你可不能骗我啊……”看着我,他说着拿起扳手就走出去修。

    “去死吧!”再王开转身的瞬间,我的眼里突然浮现一抹血红的狰狞,然后,飞起一脚狠狠将王开踹倒在地,一把拉住柔姐的手,向后面的安全通道跑去。

    一个踉跄,被我偷袭踹倒在地,王开狼狈的爬起身来,知道自己被耍了,就迅速朝我追来,“李昊,秦玉柔,你们给我站住。”

    傻比才站住呢,我拉着柔姐不断往前跑。

    腿还是软的,跑起来钻心的疼,感觉断的骨头正在不断刺我的肉。但是,我还是不要命的跑了,王开追了一路,嘴里不断骂着秦玉柔是公交车,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

    愤怒,我突然停下,从地下抄起一块石头用力的向后砸去。

    估计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拿石头砸他,王开脸色一抽吓得赶紧低头,哐当一声,车间里的一台机器被我用石头重重砸的亮了红灯。

    看见机器设备发出呜呜呜的警笛声,我吓的脸色一变,跑的更加快了。

    看见我已经带着柔姐跑远,王开就知道今天到嘴的肥肉又跑了,就喊着我的名字让我等着。

    没理他,我带着柔姐跑到厂门口才停下。

    门口,只有我和柔姐两个人,两边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拉的老长,因为愧疚,柔姐一直低着头,而我,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我不是傻子,为了钱,厂里的女人可以做任何事,而王开又在机修室里这么侮辱柔姐,柔姐为什么不大声训斥而是选择沉默?

    我李昊是笨,但是,不傻!

    看着柔姐在灯光下明灭不定的脸,我想了想,就强行压住心头的怒火,问:“柔姐,刚才王开和你说的话,你为什么不反驳?”

    柔姐的眼睛里带着慌张,还有不安,低着头不敢看我,看着柔姐这副样子,我气坏了,就双手摁住她的肩膀大声质问:“你,是不是和很多男人上过了!”

    顿时,柔姐眼泪就出来了,摇着头说没,我又问了一遍真的没?柔姐赶紧点点头。

    我心里的气消了一些,但还是不舒服,一想到柔姐被人当成出来卖的鸡,我就很生气。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就拉着柔姐去了厂子后面,秦玉柔告诉我,电池厂后面是油区和矿区,喷井挖油和挖矿,都是很赚钱的工作,可惜是犯法的,平时风景还是很好的,就是到了晚上有些阴森。

    我和柔姐找了个矮坡坐下,点了一根烟啪嗒啪嗒抽了起来,而柔姐则是目光平视前方的芦苇丛,芦苇下都是水沟沟,有深有浅,深的地方比湖还深,浅的地方只到脚踝。

    感觉柔姐很惆怅,好像有心事。看着柔姐这样,我想了想说,柔姐,我人不小了,也不是傻子,每天下班,你是不是去烟柳皇都做?

    听了我的话,柔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接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我看着柔姐眼圈红红的心里火气也有些上来了,烟柳皇都是红灯区,以柔姐的姿色,应该是那边的头牌……

    愤怒,我一下把香烟扔掉,指着柔姐大声呵斥,“人穷志不穷,做这种事情,你,对得起球球吗?”

    一声大喝,把柔姐问傻了,就呆呆的看着我,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渐渐的,她眼圈红了,终究是没忍住,泪水从脸颊上滑落,瞬间模糊了整张脸。

    “李昊,你不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苦,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更加伤心了,柔姐哭着一拳打在我的胸口,但是她力气没多少,打在我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就听她继续说,“没有人生来就犯贱,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会这么做吗?”

    我沉默。

    虽然柔姐肯定有自己的苦衷,但是,错了就是错了。我想,柔姐这么做一定是被生活逼得快疯了,才会这么做吧。

    没有人生来就犯贱,也没人生来就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我没有小看做这一行的女人,大家都是凭本事赚钱,没有谁比谁低贱,我只是接受不了,我身边最信任的人,居然会去做这种事!

    “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我不这么做行吗?我是一个母亲,我要把球球养大成.人,光靠厂子里那点工资,我连活都活不下去!而且,我还有债要还……”柔姐一边哭一边说,说完一把趴到我的腿上,把脸枕在我腿上继续哭,声音,是那么的无力,“李昊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吃惊,我问柔姐,“还债,你有什么债要还?”

    擦干了眼泪,柔姐红着眼睛告诉我,她说,和那个性取向有问题的老公离婚后,那个男人很无情,房子车子全部拿走了,钱一分钱都没给她剩下,而她那个时候已经怀上球球了,柔姐没有去正规医院生小孩,而是躺在冰冷的地上自己生下来,为了生活,更为了孩子,柔姐知道自己注定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

    她借了高利贷,又无力偿还,只能去一家叫烟柳皇都的不夜城,也就是在那里,结实了楚姨。

    看u正s版*9章节q2上x●

    我听的沉默,心想那个前夫真是无情,而柔姐虽然是一个性格很好的女人,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坚强的女人,生下了球球,她宁可借高利贷也要独自把球球养大,但是厂里的那点工资根本无法养活她们,趁着她还未年老色衰,她有了这个打算。

    后来,柔姐又哭的厉害,但我也没安慰一句,可能骨子里还是介意吧,哭了一会儿她不哭了,擦干眼泪独自沉默。

    又柔姐我想到了林宋,林宋,以后也有可能会走上柔姐的老路,但,林宋应该不至于被金钱腐蚀……

    心有些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劝柔姐回头?这可能吗?

    就像混,混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但是,路是自己选的,就是选错了,也要走下去。

    回到监狱里后,我继续背书,可是秦玉柔的事情始终是我心里的一根刺,一时间,我陷入了迷惘……

    然而,我的麻烦还远远不止这些。为了从王开手里救下秦玉柔,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