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心乱如麻
    ,热门免费!

    柔姐觉得热,就把衣服衣领的纽扣解开了,我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

    餐馆里吃饭的大多都是男人,为了躲避不必要的麻烦,我立刻把身子挡在柔姐跟前,也还好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我心里松了口气。

    但是,低头一看,我就受不了了。

    柔姐和我离的很近,而且一只手搂着我的脖子,眼神迷离的靠在我的身上,我能听到她略微急促的呼吸声。

    更让我头脑发热的是,这个角度,我可以将那一抹唯美的风景一览眼底。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在心里这么念叨着,可是越这么念叨,我的脑子里就越浮现起刚才刺激而美好的画面,脑子里自动补脑……

    感觉鼻子里热乎乎的,有什么东西要流下来了,我吓得赶紧抽出一张餐巾纸堵住自己的鼻子。

    感觉球球在看自己,我立刻讪笑着说,“叔叔这几天晚睡,生理不协调,球球别怕。”

    哪知球球拍着手说,“爸爸要对妈妈做坏事了,爸爸要对妈妈做坏事了……”

    尴尬,我也很害怕在这么下去会发生什么,毕竟柔姐有过一场失败的婚姻,还这么长时间没偷过腥……

    想了想,就轻轻地推开柔姐,“柔姐,别这样,这么多人看着呢……”

    可是,柔姐借着酒劲靠在我的胸膛上,怎么推也推不开,她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气时刻刺激着我,被柔姐这么柔软的身体抱着,我也有点难受。

    餐馆里还有很多男男女女在吃饭,也有人注意到了我这边,一些女的不仅面露鄙夷之色,骂了句“变态,猥琐男”,我就回过去狠狠瞪她,吗比的长这么丑还没人来猥琐你呢!

    最坑爹的是,柔姐喝醉了靠我身上,一只手还拿着酒杯,直接哗哗哗酒全倒我裤子了。

    “柔姐,我知道你没睡着,快点起来吧,你瞅瞅我裤子都湿了。”裤子湿湿的很难受,我连忙对柔姐说。

    而柔姐,也终于从我身上起开了,但是衣衫还凌乱着,一个劲儿的喊我名字,还说我以后会是个好男人,哪个女孩要是嫁给你,肯定很幸福。

    听了柔姐的话,我撇撇嘴没说话,这么说是没错,可也要有女的看上我啊,我一穷小子,既没钱又没长相,哪个女的会看上我?

    想到这,我现在有些羡慕那些小白脸,他们一个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只要菊花卖卖就有一大帮富婆包养,要是有人这么拿钱羞辱我,多好啊……

    想了会儿觉得没志气,眼神一瞟发现柔姐居然还要喝,我赶紧一把抢过酒杯,有些生气的说,“柔姐,你别喝了,再喝,我可生气了啊。”

    可是柔姐偏要喝,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柔姐忽然说要上厕所,让我陪她去。

    听了柔姐的话,我一下子就傻在那了,她要上厕所,还要我陪她去,那上男厕所还是女厕所?

    来不及多想了,因为柔姐已经晃晃荡荡站起来了,我怕她摔倒,就一手牵着球球,一手去扶住她。

    现在我好像隐约体会到当爸啥感觉了,真是累死人了,球球一只手被我拉着,一边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我搂着柔姐的腰,就这么看着我,我感觉,球球清澈的大眼睛里似乎懂了什么……

    感觉有人搂着她的腰,柔姐轻轻地嗯咛了一声,然后把整个身子都靠在我的身上……压得我老难受。

    就扶着柔姐朝卫生间走去,终于,到了我做选择的时候了。

    该去男厕所还是女厕所?

    去男厕所的话,柔姐去男厕所算什么话?而我去女厕所,要是中途突然有女的进来把我当色.狼了可咋整?

    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打算去女厕所,被发现了就被发现了吧,到时候锁门就可以了。

    就对球球笑了笑,我说,“叔叔要带你妈妈进去洗把脸,球球可别偷看啊。”

    “爸爸,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偷看的。”球球说着就抬起白嫩嫩的手捂住了眼睛,可是直觉告诉我,球球肯定还在看。

    被球球的可爱逗笑了,我过去摸摸的球球的脑袋就带着柔姐进去了。

    卫生间湿滑,地上全是水,柔姐穿的还是高跟鞋,突然脚底一滑摔倒了,吓得我立刻一把扶住她。可是拉是拉住了,但是手放的部位却不对……

    人一紧张就想握些东西,一紧张,我就握错地方了……

    这一瞬,我脑子仿佛一下子血倒流了一般,全部流进脑子里了,我的瞳孔睁得老大,呼吸,在这一刻也是急促起来。

    神经陡然变得兴奋,我下意识还捏了一下……柔姐也注意到了那里传来的手感,抬起头来看我。

    迎着柔姐的目光,我吓的赶紧闭上了眼睛,并且松手了,觉得柔姐肯定会扇我巴掌。

    但,柔姐非但没有扇我,反而含情脉脉的看着我,眼睛都要滴出水来了。

    下一霎,柔姐居然主动贴了上来,把我逼到墙角深情的看着我。

    迎着柔姐的眼神,我顿时一阵头皮发麻,咽了一口口水,我有些紧张的问,“柔姐,你,不是要上厕所吗?我在外面等你……”

    才说到一半,我的嘴唇就被堵住了,柔姐轻轻咬着耳朵,酥酥的,麻麻的。

    “还不懂我的意思吗……外面人多,这里没人……”

    这句话说的我如遭雷劈,呼吸顿时急促起来。逐渐被欲.望吞噬的理智又重新占据上方,我猛地一把推开柔姐,呼呼喘着粗气,眼睛很红,还很狰狞。

    “李昊,你干什么?!”柔姐被我粗暴的举动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我。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不对,是你不能这么做……”我脑子混乱无比,像是被谁拿锤子重重砸了一下似的。

    静静的对峙了几秒,柔姐突然安静了,眼神平静的看着我,整理好了衣衫,然后很认真的强调着,“李昊,我是一女人,一个正常女人。”

    “我知道。”心乱如麻,我感觉心没有像这一刻这么乱过。

    “不管你怎么想,觉得是我下贱也好,还是你高尚也罢,我只想发泄一下……”不知道是在为自己辩解,还是在解释着什么,秦玉柔紧咬着嘴唇对我说。

    “我知道,柔姐,我一点也不觉得你下贱。”听她这么说,我连忙解释。

    “嗯。”紧咬着嘴唇,柔姐眼睛红红的,她再次贴近了我,看着我的眼睛说,“那你为什么要推开我,我对你印象不错,所以想和你来一次。还是你根本对我提不起兴趣?觉得我秦玉柔……脏?”

    “没有,柔姐你不脏……”心里很难受,我对秦玉柔说,“可是你比我大这么多……”

    “我比你大这么多?”惊讶,听了我的答案后,柔姐脸上逐渐浮现了一抹惨笑,“李昊,你还有一次机会,到底上不上?”

    “柔姐,你别逼我……”我也是极为烦躁的跟她说,“你在这里洗把脸吧,我在外面等你。”

    没有拦我,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发现柔姐脸上的惨然更浓了,有点心软,但,我不能上,真的不能上。

    这时候刚好有一个女人走进来上厕所,一看见女厕所居然有一个男人,立刻吃惊的尖叫起来,我不耐烦的打断她的尖叫声,“叫你吗,又不会强x你,长成这样还幻想有人来强你,跳六吧你。”

    那个女的被我骂的不叫了,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目送我离开。骂了人,我感觉心情好多了,走出来时球球还乖巧的等在外面捂着眼睛,像个瓷娃娃一般。

    看见我出来了,球球立刻把手放下来,惊讶的问我,“爸爸,妈妈呢?”

    “妈妈在里面呢,一会儿就出来了。”微笑,我摸了摸球球的头发就走了。

    “爸爸,你去哪儿?”看见我要走,球球忍不住对我大喊。

    停住,转身。我依旧微笑,对球球挥挥手,“爸爸去付钱。”

    柔姐都这样子了,我怎么好意思让她付钱?于是我结了账就走了。

    结完账时,柔姐带着球球出来了,看见我付了钱要走,柔姐眼里的复杂之色更浓了,嘴巴微张,欲言又止。

    一共吃了三百多,这对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了,但,我没有丝毫的肉痛。明天还要上班,再加上我也喝了不少,感觉头昏昏的,夜晚的风很凉,吹在我脸上凉飕飕的,我冷静了不少。

    我很庆幸没有被**吞没理智,否则,就真的出大事了。

    这件事过后,我和秦玉柔好几天都没缓过神来,我们在一条线上出工也说不出的尴尬,林然、林宋、还有陈志朋倒是来看我几次,陈志朋来的时候狱警居然认识,看到我和陈志朋认识,狱警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r”正版9首‘发x

    他告诉我,现在二中已经完全乱了,没有什么大哥,而他也快毕业了,得拿到毕业证再混,趁着这段时间,二中乱的不成样子,成了市高里最乱的一个高中,比九中还乱。

    现在二中群龙无首,龙蛇混杂,就缺一个统领他们的人。陈志朋微笑着看着我说,“昊哥,等你一出来,我们就干其他学校的老大,你先干几中?”

    想了想,我说:“先把五中老大干了吧,五中老大,应该是那个叫王勋的比子吧?”

    “好,那就先干王勋!”陈志朋点了一根烟,淡淡的笑了起来。

    看着对面一脸淡笑的陈志朋,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浓浓的野心。

    临走前,陈志朋还给了我一样东西,是一枚铁环,叫我拿着这枚铁环去牢里找一个叫陈三的大哥,他会帮你。

    关于这个陈三,陈志朋也告诉我过一点消息,他叫三猴子,一开始,别人都叫他小瘪三,后来,有人开始叫他三哥,而现在,所有人都叫他三爷。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个陈三,让我有了脱胎换骨的蜕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