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癞蛤蟆
    ,热门免费!

    就像狱警说的,妹妹真的来看我了。一时间我心里百感交集,心里有感动,还有开心……这些情绪逐渐整合在一起,变成了复杂。

    呆呆的看着透明的玻璃窗,它像一个冰冷的鸟笼,束缚着我的身体,但是,却束缚不住我的心,我的心,早已因为妹妹的到来,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我眼前,我的眼睛不知不觉的湿润,我们之间发生太多事了,多到我都不愿意去回想,为了让妹妹原谅我,我可以做任何事。

    而我也终于做到了,为了救妹妹脱离李明宇和刘鹏的魔爪,我拿起了刀,犯了法。

    我被送进了冰冷的监狱,但是我并不后悔,更没想过妹妹会来看我。这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温暖。

    很快,妹妹被狱警带到了我的面前,我们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壁障,只能依靠电话机讲话。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穿着蓝白的校服,梳着细碎的平刘海,纯洁的像天边的白云。今天是工作日,学校应该是要用上学的,李心却出来了,应该是偷跑出来的。

    看了我们兄妹俩一眼,狱警叮嘱了我一声:“想说什么就快点说,只有十分钟时间可以说。”

    说完,他就出去了,等在外面。通话室就我和李心两个人了,我们就这么看着。

    她很拘束,似乎比我还拘束,坐在我对面,两只手紧紧地抓着衣角,头低的很低,不一会儿,脸就红了。

    我也拿着电话手捏了捏,想了想,我觉得我得跟她说话,现在我们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是真正的兄妹关系了。

    可是,我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时,我深深的意识到我们之间虽然和好了,但是彼此却变得陌生。最熟悉的陌生人,说的就是我们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这时外面的狱警提醒了我们一下,“你们还有五分钟时间。”

    一听这么快就过去五分钟,我和李心都是互相惊了一下,李心变得更着急了,我也感慨时间怎么过的如此之快?

    我想我得说点什么,可是该说什么呢?我的屁股像坐在针垫子上似的,突然,我看见李心深深吸了一口气,很快抬起头来,然后鼓起勇气问我:“你……你在这里过得怎么样,有被欺负吗?”

    看见妹妹关心我,我忙说没有,我好着呢。

    “骗人!”突然,妹妹神色转冷,冷冷的说了一句。

    看见她脸色瞬间转冷,我的表情也变得吃惊起来,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妹妹装出一副她觉得很凶恶其实却很可爱的表情,从缝隙里给我一个软软的东西,拿过来一看,是一个紫色的软垫子。

    眼神有些茫然,我问李心:“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李心又马上把头低下去,说:“监狱里不好过,你肯定会去打架,你再打架,就垫着这个东西,以后就不疼了。”

    “……”

    听了李心的话,我低头看了看紫色的垫子,又看了看妹妹的表情,我一下子有点哭笑不得。

    但是还是妹妹第一次给我带东西,我还是开心的不得了。

    我们又互相看了一会儿,时间到了,狱警走了进来,叫我回去,我不舍得看了她一眼。

    看见我要走了,妹妹眼神立刻慌了,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抓着电话,对里面喊道:“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手还死死的抓着电话,我以为她说完了,没想到她后面又加了两个字:“哥哥。”

    说完,她就放下了电话,两只手抓着玻璃墙壁,一直看着我被狱警带走。

    而我,也是死死的看着妹妹,手里拿着妹妹给我垫子,我心里竟然有种恋恋不舍的恋爱感觉。

    回到了监狱里,我抱着垫子不肯松开,庆丰和溜锁都眼巴巴得看看着我的垫子,“昊哥,女生送的啊?”

    “是啊,李心,你知道不?”我对庆丰笑着说。

    庆丰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突然我草了一声,然后就怪叫道:“草,李心啊,我有印象,这不是你那个跟屁虫妹妹吗?咋得了,你还讨厌她啊?”

    看见庆丰还记得,我就摇摇头幸福的说:“早就不讨厌她了,现在该认错的,是我。是。”

    庆丰哦一声,露出了笑容,而我也是心情无比欢畅,接着就去背书了。

    教室里,我不敢再捣乱了,而是死记硬背背书,一天背个两页,胖老师张维看我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第二天还是五点半起来,我给睡晚了,一看已经六点了,我就立即朝车间跑去,进车间我才发现我特么的居然迟到了,整个车间员工除了我都在上班。

    因为我迟到了来晚了,整条生产线都是柔姐一个人在支撑着,前头忙后头忙,两头跑。

    我过意不去,就笑着对柔姐说,“不好意思啊,柔姐,我起晚了。”

    回过头是我,秦玉柔对我柔和一笑,“没事,来了就好了,昨天我教你的东西都记住了吧?”

    “都记住了。”我笑着说,“换焊针已经会焊了,其他的,都很简单。”

    “真聪明。”柔姐笑着夸了我一句,然后自己跑前面去了。

    两个人操作了一会儿,机子顺了,柔姐就照旧找我聊天。

    “明天就是周末了,打算怎么过?”柔姐问我。

    “还能怎么过,我还是得呆在牢房里啊……”我心里不是滋味的说着。

    犯人没有自由活动时间,周末不出工,但是也不能出去。但是,我突然想到,犯人每天都有一段时间的休息时间,只要和狱警关系好,就可以把这些时间兑换……

    心想,我要是真想出去,就去求陈阳的朋友,他会放我出去的。

    想到这,我就想了想问:“柔姐,你呢?”

    “我还能干啥,当然是在家陪球球啊。”柔姐捋了绿长发,温婉的笑道。

    “球球?”想到柔姐有女儿,我心里就一动,正要以这个为突破口时,我看到张维朝这里走来了。

    张维是车间的班长,四十岁的老男人了,笑起来很猥琐。

    他离过一次婚,之后就一直单身了。说实话,我很讨厌这个车间班长。

    长相猥琐不说,还一点本事没有,仗着他一个亲戚是人事部的大红人,就提拔成了车间班长。

    而且,他还喜欢秦玉柔!

    秦玉柔是离异的母亲,而她也没结婚,再加上秦玉柔身上有一种全天下男人都喜欢的温顺气质,张维就对她死缠烂打的。

    但是,柔姐根本看不上他,这个社会还是很看脸的,癞蛤蟆吃天鹅肉,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极低。

    √正@版q;首y:发e

    “柔柔,明天我们去看电影吧。”张维咧开嘴笑着,来到秦玉柔旁边不走了。

    “算了吧,班长,你也知道,我有女儿,我得照顾她……”秦玉柔歉意的笑着拒绝。

    “有女儿也没事,一起叫出来玩不就行了吗?正好,也让我看看你的女儿有多可爱。”张维脸上带着十分隐晦的猥琐之意,眼神却是时不时在秦玉柔身上扫来扫去。

    这一切我看在眼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张维分明是不怀好意,看不出柔姐不喜欢他吗?

    不知怎么的,我感觉厂子里的男人都很恶心……

    当然,我除外。

    “还是算了吧,我不习惯和别人出去。”秦玉柔还是歉意的拒绝。

    “来嘛,柔柔,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说着,张维趁秦玉柔不注意,一下子抓住了秦玉柔的手,细细摸索着。

    “班长,你干什么……放开我……”手被摸了,秦玉柔立刻像受了惊的小兔子似的想要抽回去。

    “柔柔,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你答应明天和我出去看电影,我就放开你。”张维继续抓着秦玉柔的手不放,我看在眼里,觉得他像极了恶心的癞蛤蟆,居然还想去抓秦玉柔的另一只手。

    “啪——”

    突然,秦玉柔和张维的中间出现一只手,抓住了张维的手腕。

    我,抓着张维的手腕猛地一用力,冷冷的说,“没听见柔姐说不想和你出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