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我的美女师傅
    ,热门免费!

    梦鸽是电池厂的一个厂妹,但是很浪很骚,而且厂子里的女人都大多十分泼辣,一点也不怕我们这些监狱里来的劳改犯,甚至还自视高人一等,看不起我们这些监狱里出来的。

    但是那个时候我和梦鸽还没有交集,在遇见梦鸽之前,我不得不提一个叫秦玉柔的女人。

    而陈斌成了我的车间主任,我在她的课上说钓鱼岛是中国的事情还有逃课的事情被她记住了,所以一看见我就很是刁难我。

    因为是车间,我们每天都要加班,上班的时候,她都会故意为难我,把我当狗一样呼来唤去,什么重活都让我做,到了中午饭点,她也不让我去吃饭,而是让我继续工作。

    其他员工都去吃饭了,只有我还在工作,看着空无一人的车间我有些生气,凭什么啊?

    更让我气愤的是,我和王开,还有大海是在同一个车间劳改工作,看到我一个人在车间里,他们就看着我讥讽的笑了一下。

    现在我已经是新犯组的老大了,也不怕王开,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骂道:“看什么看!”

    被我骂了,王开脸色也是深深的变了,看了我几眼,王开说:“吗的,不要以为当了新犯组的大哥就牛比了,在电池厂里,你还是个垃圾!”

    说完,他也没打我,而是得意的走了。后来我在流水线机器上看着一节节电池从我眼前流过,我看的都快睡着了,一看王开就在车间里走来走去却不用看流水线,手里还拿个扳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王开是机修!

    机修就是设备管理员,和车间里的操作工是不一样,每当机器坏了,就要叫设备管理员来修。所以王开还是很看不起我。

    后来,陈斌就给我找了一个师傅带带我,就跟着陈斌走,陈斌把我带到一个厂妹身边,撇了我一眼说,“以后她就是你师傅了,跟着她好好做,每天都要做到产量。”

    我哦了一声,然后就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孩,看起来比我大五六岁,没有青春女孩的气息,而是多了一种成熟的韵味,只看一眼就很有味道。她虽然穿着工作服,带着员工帽,但是皮肤却很白皙,还是瓜子脸,双眼皮,让我觉得特别好看。

    第一眼给我的印象就是温婉知性,说话也很温柔,带着我做产量时还时不时提醒我不要伤到手,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关心,我就多看了她几眼。

    谁知道她居然被我看脸红了,捋了捋鬓角的发丝,故意转过身去。

    看她工作牌之后我才知道她原来叫秦玉柔,心想真是一个温婉的名字啊。机器做的挺顺,这个时候就是空闲下来的时候了,秦玉柔走过来笑着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李昊。”我笑着回答。

    “哦。”秦玉柔点点头,想了想又问我,“你看起来年纪不大啊,为什么会犯法啊?”

    因为年纪不大,几乎每一个人看见我都会问我一句,我已经被问习惯了。想了想,我就把我为了妹妹砍了马原一刀的事情告诉了她。

    听完秦玉柔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只是叫我不要混了,保护可以用很多种方式,不一定要去混。

    我恩了一声没说话,陈阳告诉过我,真正关心你的人,是不会叫你去混的。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我出狱后该去做什么,我已经无法回头了,只能越混越黑。

    监狱和电池厂合作,送犯人来这里工作劳改,不仅为了赚钱,还为了磨砺哦我们罪恶的心。最重要的是,在这里干活的犯人不用付工资,是免费苦力工。

    “想什么呢?”见我不说话,秦玉柔拿手指头在我额头上戳了一下。

    “啊?”被吓了一跳,我的眼神有些慌乱,秦玉柔看见我这样笑了,说,“我知道你后悔,我见过太多后悔的犯人。我高中书读完就来这个电池厂工作了,现在已经做了十年了。”

    “你已经做了十年了?”听了我吃惊的看着她。

    “是啊,我十八岁进的厂子,现在已经十年了。”秦玉柔勉强的笑着,从这笑容的背后我看出了很多辛酸,心想一个刚毕业的女孩出来混工厂,肯定很艰难。

    “那柔姐,你结婚了吗?”想了想,我突然有些紧张的问道。

    问女人的年龄有些不礼貌,但我问这个问题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潜意识里觉得女人应该找个男人嫁了,而不是一个认打拼。而且从秦玉柔的姿色来看,应该有很多人追。

    秦玉柔也不介意,就是回答的时候眼里带着哀伤,说:“我有一个女儿,六岁了,叫球球。”

    “球球?名字挺好听啊。”微笑着,我没有听出秦玉柔话里的含义,正打算和秦玉柔继续聊下去时,流水线突然发出了一种刺耳的声音,我立刻吃惊的看过去。

    “没事的,机器坏了而已,我去修,你来旁边看着。”秦玉柔笑着说。

    “好的。”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秦玉柔修机器。

    当操作工就是这样,机器小问题就得自己修,大的问题才能找机修。

    看正`版、j章*节71上

    我跟过去学,柔姐也算我进厂里的第一个师傅,以后有好多得跟她学的呢。

    但是眼睛一撇,我就有些受不了了。

    之前还想着秦玉柔身材咋样呢,现在她背对着我,看着秦玉柔的背影,我顿时就有点口干舌燥的,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脸上火辣辣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柔姐还让我离得近一点,这样我整个人对贴在了秦玉柔身后,还时不时碰几下,这样我就更难受了。

    “哎哟——”突然,柔姐一声娇呼,可能是划开手指了,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下。

    这一退不要紧,她弯着的腰就直接撞到了我的身上,而她整个人,也刚好撞在了我怀里……

    也是撞得我有些疼,不过挺舒服的,估计是察觉到了,秦玉柔脸颊绯红的看了我那里一眼,神情很是尴尬。

    我也很尴尬,就扯开话题:“柔姐,手指开了啊?”

    “嗯。”柔姐应了一声,手指上被钢针划开了,有一滴血珠沁出,柔姐把划开的手指往嘴里含了含,我看着有些愣,心想结过婚的女人真诱人……

    伤口简单的处理好了,柔姐继续修机器,但是修了老半天都没修好,就歉意的对我笑笑说,“机器出问题了,我去找机修。”

    说完她就进机修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柔姐进机修间的背影有些怪,肩膀在抖,好像很怕的样子。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我也没在意,但是很长时间过去了,柔姐还没回来,我不禁纳闷,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又等了一会儿,柔姐终于回来了,脸色苍白,衣服也有些乱,身后跟着王开。

    王开手里拿着一些扳手,看到是我,脸上浮现了一抹惊讶,然后,他的笑容就变得诡异起来。

    “昊哥,秦玉柔是你师傅啊?”就古怪的看着我,王开看向秦玉柔的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笑。

    “是啊,怎么了?”看着王开的眼神很奇怪,我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事,以后你就知道了……味道不错……”说了一句,王开开始修机器。

    “这机器我昨天才刚刚修好,怎么你一用又坏了?”修的时候,王开嘴里还骂骂咧咧。

    回头看了一眼,我发现秦玉柔低着头不说话,不断用手擦自己的脸,好像在掩饰着什么。

    我眼神奇怪的看着,注意到柔姐的两条腿都在打颤,好像站也站不稳了。

    王开捣鼓了一会儿,然后对秦玉柔说:“修好了,以后做产量给我小心点,机器贵着呢,把你卖了都买不起!”

    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看见柔姐整个身子都抖了一下,估计被吓到了吧。

    想了想,我问柔姐:“柔姐,你没事吧?”

    “没,没事……”柔姐刻意和我拉开距离,整理自己的头发。

    “你刚刚怎么去了这么久。”我又问。

    秦玉柔脸上更慌忙了,说路上碰到一个朋友,聊了一会儿,所以才耽搁了。

    “真的吗?”我眼神更加古怪了。

    “是真的。”秦玉柔急了。

    看到秦玉柔急了,我这才不追问,继续学习怎么管理流水线。

    一直忙到下午换班的人来,才结束。下班了,我又重新回到了监狱里,庆丰早就在炕上躺好了,问我第一天出工感觉怎么样。

    我没说话,和王开大海一个车间我说不出的郁闷,但是还好我有个美女师傅,让我心里安慰了不少。

    就是柔姐去找机修修机器的时候神色有些不对,而且两条腿也在打颤,很难并拢,让我觉得挺奇怪的。

    之后,狱警突然打开了我们牢房的门,叫我出去一趟。

    看到狱警叫我,我挺害怕的,难道是和老流子们打架的时候败露了?

    但是出去后,他们没有打我,而是把我带到了一小房间,那里有一层透明的玻璃,还有一个小电话。

    狱警告诉我,有人来看我了。

    “谁来看我了?”我心里一动,忙问道。

    狱警看了我一眼,告诉我说:“是一个叫李心的女孩。”

    “……”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的眼神一下子深深的变了,心里百感交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