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一顶绿帽引起的战争
    ,热门免费!

    我和张明明正硬着头皮背书,胖老师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不背出来,十二点才能睡觉。我可不能这么晚睡觉。但是在我刚背完第一页的时候,我突然听见网吧里一阵吵闹声。

    但是,我和张明明只想着早点背出,所以就没理。

    又背了一会儿,那吵闹声变得更加激烈了。还有人狠狠撞了我的椅子一下,我手一抖手册居然掉在了地上。这下,我彻底愤怒了,立刻站了起来,大声骂道:“都吵鸡毛啊?!”

    听见我大吼,新犯组的犯人一下子都有些畏惧的看向我。

    新犯组只有几个都是因为混而进来的,大部分都是犯了一些不重的法才进来的,和混无关,所以也就没有我狠,所以,我根本不担心有人会动我。

    是袁杰和还有一个叫王源的犯人,他们正在一群人的对面对峙着,而那群人不断地推袁杰,而袁杰的脸上也是写满了不服气,怒视着他们。

    “涛哥,我叫王源,给我点面子,行不?”站在袁杰身边,王源一直陪着笑脸说。

    “草,你是个什么东西?”听了王源的话,对面一个流子骂了他一句。

    “嘿嘿,给点面子嘛。你们都是第二次上课的老人了,就不能让我们一点新人吗?”王源又说。

    “呵呵,正是因为我们看你们是新人,你们还能站在这里完整的和我们说话,不然早整死你们了!”不屑地看了王源一眼,对面的流子问:“说吧,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需要上课的只有两种犯人,一种是新来的,比如我们,还有一种是在监狱里犯错的老油条,他们就像学校里的刺头学校,总会触犯条规,在这里上课,就有点学校里的处分的意思。

    很显然,王源和袁杰和监狱里的老油条干起来了,而老油条们早就习惯欺负新人了,天不怕地不怕。

    看见袁杰和王源被欺负了,我想想好歹也是一起进来的那一批,能帮衬点就帮衬点,于是,我就走过来皱着眉头问:“袁杰,你这几把怎么了?”

    “李昊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不耐烦的骂了我一句,袁杰一点也不领我的情。

    见袁杰语气有些难听,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就不管他了,就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他们。

    这个点好像是监狱工作者的吃饭时间,所以也没人管我们。看他们吵了一会儿,我逐渐明白过来了。

    袁杰这人长得很土,身子又高又壮的,但是他的脑袋却很小,使他看起来就不是那么好看了。也是他的长相不是很好看,所以他找了一个同样老土的女朋友,而且两人一起进来了,每天囚犯自由活动的时间,就是他们亲热的时间。

    但是他这个女朋友吧,长得不好看,但是却很自恋,总觉得自己是最美丽的女人,无论什么人追她,她都会羞涩的低下头,先是摇头,再摇头,不好意思拒绝。

    所以,袁杰的对象男朋友很多,他只是其中一个。

    再然后,她就被上了,上她的男人太多了,袁杰觉得是对面的流子上了他女朋友,而对面的流子觉得是袁杰上了他女朋友,一来二去,到底谁绿谁这个问题,就没了答案。

    就在他们争吵时,对面一个流子突然走上前来,狠狠扇了袁杰一巴掌。接着,那群人又使劲扯着袁杰,想把他拖到外面打。

    看到袁杰居然这么窝囊,我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拉住那个流子问,“你对象是第一次不?”

    “不是。”那流子老油条了,眨了眨眼睛对我说。

    “袁杰,那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呢?”我又问。

    “是!”愤怒的看向那个流子,袁杰都快气的眼睛红了。

    “哦。”见袁杰一副快哭的样子,我点了点头,突然狠狠甩了那流子一巴掌。看着那流子,我冷冷的说,“大傻比,给别人戴绿帽很装比是不?”

    紧接着,我又在袁杰脑袋上狠狠打了一下,同样冷冷的说,“你是更大的傻比,捡了这么个剩货还拿来当宝了!”

    一瞬间,那个流子被我骂的无地自容,带着人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不好意思再找袁杰的麻烦。

    也许是我砍过人而新来的混子们没砍过,这让我特别的有底气,想了想,我对袁杰说,“我要是你,就狠狠扇你对象一巴掌,然后把她甩了。”

    “不,我不甩,我老爱她了!”听了我的话,袁杰居然委屈的哭了出来。

    )”

    “草!瞅你个鳖孙样,还给哭了!”看见袁杰这孬样,我顿时感觉特别的恶心。但是我隐隐感觉到,我这一出头,所有新犯组的囚犯们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新犯人凭什么一进去就要被欺负?我们抱成团,组成联盟,我看谁敢欺负我们。

    确实,老犯人凭什么敢欺负新人?因为他们混熟了,都有种优越感。要是我们新囚犯们也铁板一块,就不是老人欺负我们,而是我们欺负老犯人了。

    而就在这一刻,刚才那群走掉的老流子突然又回来了,好像反应过来了,那个被我打的流子指着我大骂,“草你吗的,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打我?”

    哗啦一下,那群老流子重新涌了过来,每个人都比我大,看着挺凶神恶煞的。

    但是,我也不是很怕他们,就着看着他,我微笑道:“儿子,我是你爹啊!”

    顿时,新犯组的新囚犯们发出了不屑地大笑声。

    看见我居然叫他们儿子,老流子们气坏了,二话不说冲过来打我。

    “吗的,不就比我们多吃几年牢饭吗?很光荣吗?”一声大吼,我抄起一把椅子就朝一个老流子的身上砸去,顿时,就被我砸倒地上。

    老流子们一个个朝我冲来,而看着这么多人要打我,我回头看了身后的新犯组一样:“兄弟们,他们就比我们多吃几年牢饭,就敢这么拽,我们,不做点什么,对得起我们自己吗?”

    听了我的话,新犯人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就这么考虑了几秒,新犯人们突然大吼一声和老流子们打在一起。

    教室,成了战场。

    “昊哥,你说我们要打吗?”想了想,袁杰看着我说。

    “当然,大家都在帮你打架,你不打怎么行?你不仅要打,还要打的最狠。”我看着袁杰微笑着说。

    “好!草***,女朋友我也不要了,干死那群老油条!”咬了咬牙,袁杰也是大吼一声朝人群冲去,才走了几步,他忽然回头对我感激一笑,“谢谢你,昊哥!”

    我微笑着点头,看着闹成一团的教室,我脸上微笑更甚,因为我知道,新犯组的犯人们,开始尊重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