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当大哥的机会
    ,热门免费!

    没有白菜,那么我的监狱生活将会过得十分凄惨。每当我挨打出了一身伤的时候,都是她再帮我擦拭。

    而监狱里的一些规矩,也都是白菜教我的。

    新犯人一一进去,第一件事是要体检。而所谓的体检,根本不像外面医院的那种体检,说白了就是有点像古代挑选宫女和太监的东厂西厂,无论是男是女,一进监狱,体检就会成为摧毁心理防线的第一道关卡。

    而我已经体检完了,但我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个过程,因为我已经被王开弄得半死不活了,这是我唯一谢谢王开的地方了。

    后来白菜和我闲聊的时候,和我分享了一个故事,那就是女囚那边,有一个被带回来的犯人,因为体检不合格又被踢了出去。因为她有女人的特征还有男人的特征,我指的是下面。

    听了白菜的话,我显得极为吃惊,想了想,我问:“人妖犯罪不用进监狱吗?”

    “对呀。”白菜眨了眨好看的大眼睛,对我说道,“怎么,你要去变性啊?”

    “滚犊子!”我立刻大骂,但是心里在想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知道人妖犯罪可以不用进监狱后,我忽然有些羡慕人妖了。

    首ac发8

    没想到白菜立刻冷笑一声说,“人妖虽然不会送监狱,但是会送到医院。”

    “送去医院干啥?”

    白菜继续冷笑,“当然是变回来啊。”

    “……”

    和白菜呆在一起挺有意思的,她很开朗,开朗的有些不可思议。因为监狱里气氛太沉闷了,里面的环境很容易让人改变,白菜说,以前有个小狱警来的时候非常温柔,也会和囚犯们说说话,但是一年左右,脾气变得无比暴躁。白菜能在这种地方保持开朗的情绪,让我觉得很惊讶。

    聊天的时候,我问白菜学历这么高,为什么要来监狱工作?

    提到这个,我看见白菜的眼神变得暗淡,没有细说,只是说了体验生活。

    我也笑笑没说话,呵呵,来监狱体验生活,找理由还能找的再烂一点吗?

    我一眼就知道,白菜也是有故事的人,既然白菜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问了,反正还有半年时间,还有很长。

    “对了,你是女博士,以后会不会嫁不出去啊?”突然,我想了想问。

    白菜眼一瞪,又开始骂人了,“草你吗的,你才嫁不出去呢。追我的男人快从油城排到京都了。”

    看着白菜怒目圆睁的样子,我忽然神情有些苦涩,因为想到了林然和苏莺,她们也喜欢骂人,可是,我却见不到了。至少半年见不到。

    还有妹妹,我爸妈,这半年里,我再也见不到了。想着我要一个人过完这半年,我就鼻子酸酸的说不出的难受。

    白菜看出了我脸上的哀伤,知道我想家了,叹了口气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知道白菜在为我惋惜,但我还是笑着摇了摇头,“不,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还是会拿起刀砍他脖子,而且,我会砍死他。”

    “为什么?”看到了我身上的戾气,白菜眼神深深的变了。

    “每个人都有混的原因,我也是。”我咧开嘴笑了起来,冲白菜说,“当你最在意的那个人被欺负的时候,你就不会问我为什么了。”

    不知怎么的,这句话让白菜眼神再度变得哀伤,沉默着,她把我的囚服扔给了我,对我说,“走吧,你已经没事了,去剃头。”

    “啥?剃头?”听了白菜的话,我懵了。

    半个小时后,我拿着白菜给我的一小片镜子,看着镜子里我原本帅气的发型不再,取而代之的整齐的板寸头,脸上写满了淡淡的忧伤。

    “哎,我的发型啊……就这么没了……”我忧伤的说。

    “呵呵……”突然,在我身边传来了笑声,我回过头去一看,是白菜俏生生的站在了身边。

    看见她笑我的发型,我气坏了,皱着眉头看她:“你笑什么笑?”

    没和我对骂,白菜笑了笑一把抢过我的镜子,问:“你知道为什么要给你剪板寸头吗?”

    “为什么啊?”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头发,吗比的,我都快嫌弃我自己了。

    “因为剪板寸头,是给一个让你重新做人的机会。”白菜看着我说。

    听了白菜的话,我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心想重新做人个几把啊,我出去了还是会混的,我不仅混,我还要混的最好。

    白菜想了想又说:“还有一个原因,不许留长发是为你们好。监狱里乱,难免会炸号,留长发时打架会被抓头发吃亏,你不是想混起来吗?当大哥,头是不能低的。”

    听了白菜的话,我顿时觉得很有道理,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头发,一下子顺眼了许多,而且,觉得短发的我好像多了一些平时没有的霸气,感觉越来越像一个大哥了。

    除我之外,剪头发的还有几个流子,都是其他号房的,剪完头发他们都是郁闷的看着自己的发型,之后狱警带着我们去了一个教室,说是要给我们上课。

    一听到要上课,我眉头皱了皱,吗的,才刚刚从学校出来,怎么又要上课啊?

    还在青春期,对上课有天生的抗拒,但是还是无精打采的去了。和我一起去上课的,还有几个新来的囚犯,新来的囚犯都会被分成一组,叫新犯组。

    后来我才知道,新来的犯人都要上课,吗比的,还要做作业、考试,和学校里一样,说是要传授我们重新做人的知识。

    我心想传授个几把啊?反正我又不会听他们的。

    新来的囚犯会互相交流,说自己犯了什么法,这是监狱里吹牛比炫耀的资本。

    我和几个新来的流子在去教室的路上放声大笑着,现在我已经适应断腿的日子了,虽然没有知觉,但是只要不用力,还是可以走路的。

    一个流子大笑着说,他是盗墓进去的,偷了曹操的墓,吗比的,还有曹操喝过的青铜杯。受胡八一和老九门的影响,我总觉得盗墓的那些人都充满传奇色彩,就叫他讲讲,盗墓时碰到了哪些事。

    那个流子猥琐一笑,开始跟我们说了,各种见鬼的时候,听得我们一惊一乍的。

    说到后来,那流子说他叫张明明,等出去了带我一起去盗墓。

    我欣然同意,还年轻,对什么事都充满好奇。

    还有一个叫袁杰,他说他是跟一个叫老黑泥的蛇头大哥做的,蛇头就是做偷渡行业,当然,还人口拐卖,他说他帮过几个有来头的大哥跑路偷渡,还拐卖过不少女孩下南洋去卖,根本女孩质量定价格,质量好点的一个两万,丑一点的一个五六千。

    听完,我立刻感觉自己犯的法弱爆了,看着这么多奇人异士,我感觉江湖的味道更浓了。

    之后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就来了,是个女的,很胖,走在路上大地都会颤动起来。

    他给我们发了书,在我们身边走来走去,眼睛像雷达一样扫视着我们。

    突然,她大吼一声,“所有人,都把这本监狱手册背下来!背不完不许睡觉!”

    听了那老娘们的话,我立刻低头看了一眼足足和三国演义有的一拼的手册,眼神里写满了茫然……

    没人会背,可是没想到这胖娘们居然掏出一把长长的戒尺,脸上露出了狠辣的笑容,“你们谁不背,打死了可别怪我……”

    看见我们的老师拿出了这么长的戒尺,所有新囚犯脸色都变的惧怕,只能摊开书看了起来。

    见我们都怕了,胖老师满意的点点头,说了一句,“都给我小心点!”

    说完,就离开了教室。

    见胖老师走了,我们又变得活跃起来,张明明继续给我们说他盗墓时的事情,讲到一半时,教室里的囚犯一下子分成了两派人马,火药味十足。

    也就是这场架,我遇到了一个当大哥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