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有个女孩叫白菜
    ,热门免费!

    有些东西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监狱汇聚着五湖四海的亡命之徒,每一个都是背着人命的狠人,要想镇压的住这些亡命之徒,就得有更狠的手段。

    点菜,就是其中一种。

    所谓的点菜,就是一种残酷的酷刑,当然,这是我品尝过后才知道的,没品尝前,我单纯的以为只是让我们吃饭。

    比如冰糖肘子、辣椒爆鱼、海面上升、以及夹心饼干。

    冰糖肘子就是用铁肘猛击人的肾脏,如果打的到位,吃了冰糖肘子的肾脏部位就会像被冰冻了一样,失去知觉,浑然感觉不到肾的存在,甚至小便都会带血。而辣椒爆鱼,则是更为狠辣,用电线浸泡在冰水里抽打人的身体,使的被打之人不仅会受到电击,身体的皮肤表层也会坏死,就像剥落的鱼鳞一般。

    至于海面上升,则是让人倒立,往他的鼻子里猛灌阔落、写比,狠一点的往鼻子里灌白酒,这么做的后果则是液体倒流,流入脑袋里。

    王开把菜谱交到我们手里的一刹那,就注定了我们第一次点菜的悲剧。

    庆丰点的是冰糖肘子,点完的时候,庆丰就被大海带到了王开面前,王开张开双臂,深深的拥抱了一下庆丰。而拥抱的同时,王开的膝盖,已经猛地抬起,狠狠顶向庆丰的腰部肾脏部位。

    砰!

    砰!

    砰!

    一次, 两次,三次……当王开拿膝盖顶庆丰的第一下起,庆丰的眼神就变的浑浊起来。

    而之后的两下三下,庆丰噗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重重的倒在地上。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庆丰,第一次知道了点菜是什么意思,急忙去扶庆丰,却被庆丰一把打掉手掌。

    只见他趴在地上抽搐着,腰部痉挛着,嘴巴嗫嚅了几下,在我耳边轻轻说:“不要扶我……我挺不起腰了……”

    “什么?”听了他的话,我赶紧一把看向他的腰部,发现那里淤青一片,两边肾脏,已经有一边向左移动了一点。

    看着庆丰趴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我的眼睛顿时红了,回头狠狠地看向王开,我在心里发誓,只要我李昊不死,我一定找机会杀死王开!

    之后,就轮到我点菜了,看着陈列在我面前的菜谱,我知道这些菜谱看着可口美味,实际上却是残忍无比,和严刑逼供没什么区别。我没有点菜,只是死死的盯着王开。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王开已经死了一百次了。就看着我仇恨的目光,王开笑了,“不想点菜吗?那我就帮你点了,海平面上升怎么样?”

    “给老子过来!”才说完,大海就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头。

    “草你吗的别碰我!”被大海抓住了头,我心里就浮起了不好的预感。

    “小比崽子,死到临头了还装比啊?”恶狠狠地看着我,大海找来一罐啤酒打开,笑着对我说,“李昊是吧?我们请你喝酒啊?”

    “喝你吗的酒!”我奋力挣扎着,可是大海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我根本挣脱不了。

    “呵呵,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就让你尝尝罚酒啥个味。”用力晃了晃,啤酒立刻冒出了白色的气泡。

    之后,我的头就被仰了起来,大海顺着我的鼻子往里面倒酒,混合着小麦香的液体流进了我的鼻孔。当即,我就感到自己不能呼吸了,眼前一黑,拼命挣扎起来。

    “咳咳……”

    我不断咳嗽着,还一个劲儿的干呕,表情说不出的痛苦。再然后,我的嘴巴里、鼻子里、甚至眼睛里都流下了腥臭的酒血混合液体,十分的粘稠。

    “哈哈,爽吧,昊哥?我再敬你点阔落,还有写碧!”大海狞笑着,又拿了一罐阔落和写碧出来,两个兑在一起,然后倒进了我的鼻子里。

    “汩汩……”

    我的鼻子里冒着气泡,我一度昏厥,醒来后我的鼻子就流下了大片的鲜血。很痛苦,但我还是死死的盯着大海和王开说,“王开,有种你就弄死我,别让我活下去。让我活下去,我会让你死的非常惨!”

    “好啊,那就再喝!”笑着,王开浑然不在意,自己也开了一瓶酒,向举起了酒杯。

    “草你吗的,开哥敬你酒呢!”不屑地笑,大海再次给我灌了酒,还兑了阔落和写碧。

    这一次,从我的鼻子里涌出了许多血泡,一点点灌完,我逐渐失去了意识,力气也渐渐流失。

    从我的鼻子里,眼睛里,耳朵中都流出了不少酒水和鲜血。我开始翻白眼,脸色彻底红了,红的像血,倒在地上抽搐。

    渐渐地,我支撑不住了,忍不住吐出一口黏稠的鲜血,眼神渐渐涣散。

    溜锁看不下去了,一把推倒了大海,大吼:“够了!不要再灌了!”

    “溜锁,你想干什么?”王开,笑着看着溜锁问道。

    溜锁本能的**了一下,但还是一把把我扶正过来,顿时,我的鼻子里稀里哗啦流下了大片酒水。

    看着我半死不活的样子,溜锁沉默了,王开,真的不是一个好大哥,因为他太残忍了。

    沉默了良久,溜锁朝王开勉强的笑了,“开哥,庆丰和新来的,惩罚已经够了,不要再惩罚了吧?”

    “呵呵,如果我不呢?”王开还在逼他。

    “那就报警!”这一刻,溜锁站在我和庆丰前面,眼睛终于直视了王开。

    这一刻,溜锁眼里爆发出无比怨恨的眼神,在九号房,我们都是小弟,只有王开一个大哥,王开能把庆丰打的直不起腰来,能把我弄得差点死掉,那么他也一定能废了溜锁。

    g,看正q版u}章节上a*

    这一刻,我们三个人的眼神碰撞在一起,我知道我们是一条心了。

    “开哥,对不起,我要报警了。”朝开哥露出了微笑,溜锁忽然扯开嗓门大吼:“来人啊!炸号了!再不来人就要死人了!”

    王开猛地站起来,想阻止溜锁大叫,可是,已经晚了。

    门,已经开了,从外面涌进来许许多多的狱警,看见躺在地上的我和庆丰,他们的脸色深深的变了。

    “怎么回事?”狱警沉声问道,脸色阴沉的可怕。

    监狱里很乱,打架开瓢那是家常便饭,但是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闹出人命。只要不闹出人命,狱警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平时你就是求救也没人来救你,但是一旦要快被打死了,事情就变质了。

    我还没彻底昏迷,狱警中,我一眼就看到了带我进来的那个狱警,是陈阳的朋友,他看到我脸色铁青的厉害。使出全身力气,我指了指王开,就彻底陷入了昏迷。

    不知睡了多久,我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床单上,全身一丝不挂的,包括下面,也看的很清楚。

    本能的害臊,我想遮住某些部位,刚想去拿东西时,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都戴上了手铐脚铐,一动就疼的厉害。

    全身上下伤痕很多,这是,有一名戴着口罩的长发女孩走了进来,她和我年纪差不多大,长发飘飘的,看着很清纯,但是因为带着口罩,我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发现我醒了,那个女孩眼睛变得像柳叶一样,看了我一眼那里,我就感觉她在对我笑。

    感觉她眼睛一直往我那里看,我脸色一下子就红的厉害,就说你别看了,没啥好看的。

    女孩切了一声,骂了我一句:“草你吗的,软塌塌的谁稀罕?”

    “……”

    被她说是软塌塌的,我心里气的要命,但是自己也看了一眼,发现好像是有点软……心里就没底气,我就不想骂了。

    女孩告诉了我之后的事情,我半条命被王开整没了,立刻送了抢救室,而王开,也受到了惩罚,狱警狠狠打了他,还拿了电击棍电他,也把他电的半死不活的。

    知道王开被电的半死不活的,我心里开心的要命,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但是,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头,“这里是哪?为什么给我戴上脚铐手铐?”

    女孩没好气地说,“这里是体检室,你已经没事了,但是不要再打架了,新来的囚犯,认怂就认怂,少挨顿打不好吗?”

    我身边的人都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了,不再像以前变得要强,而是委曲求全。罪恶磨平了我的棱角,我不再觉得尊严有那么重要,有时候尊严被踩踏,仅仅是为了少挨顿打。

    我想,大概是听了这个女孩的话后,我才改变了吧?

    而这个女孩是监狱里的狱医,刚读完博士。在我jin ru监狱后,一直都照顾着我,不仅因为我们年龄相近,更因为我们臭味相投。

    她说她叫白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