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点菜!
    ,热门免费!

    我没见过王开的妈妈,但是王开长得不好看,脸上还有一个刀疤,那他的妈妈一定也不是很好看。但,我还是问候了他的母亲。

    问候他母亲的同时,我还狠狠抡起了一个装满啤酒的啤酒瓶,重重砸在王开的脑袋。

    看见我不仅骂了王开他妈,还拿酒瓶砸王开的脑袋,整个九号房一阵寂静,所有人都是吃惊的看着我,瞳孔骤然放大。

    头上还在流血,再加上我扭曲的面孔,使我看起来十分凶恶,握着啤酒瓶的手也是攥的咔咔作响。但是,当我砸向王开的时候,我的额头还是流下了一丝冷汗。

    因为我砸的是一个真正的大哥,而且是有资格竞选村长的流子大哥,他够有钱,心够狠,如果我不能整死他,那么死的就一定是我。

    也是王开太欺人太甚了,我才会那么冲动。如果王开不那么过分,我一定不敢对他出手。

    已经砸下去了,酒瓶带起一阵阵风声,最后在王开惊讶的眼神中和他的脑袋来了个亲密接触。

    咔擦!

    伴随着一声巨响,我的眼神渐渐变得恐惧,而溜锁、庆丰几个流子,也是害怕的后退了几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王开。

    因为,酒瓶砸在王开的头上,酒瓶破了,但王开的脑袋却没破。

    没有一点血液流下来,流下来的,只是黄色的啤酒,而他的板寸头已经变得湿润,低着的头也是一点一点抬起来,咧开嘴朝我森然一笑,“新来的,你很拽啊?”

    随着王开朝我走来,他身边一胖一瘦两个流子也是轻蔑的看了我一眼,也朝我走来。

    那个胖流子,叫大海,而瘦流子是一个泡东人,叫李大韩。看着他们朝我走来,我一步步的后退,因为我没想到,王开的脑瓜子居然这么硬,被我砸一下都没事。没有砸晕王开,现在晕的就是我了。

    见我怕了,王开的表情变得更加不屑,微笑的指了指我,“都给我去打他,他怎么打我的,你们也怎么给我打回来。”

    “好,阿西八……”那个泡东人首当其冲,拿着啤酒瓶朝我冲过来,狠狠砸在我的头上,随后是大海,走过来狠狠砸在我的脑袋上,还恶狠狠的踢我,一边踢我一边大骂。连续被砸了两下,我的脑袋很快就变得晕乎乎的,软软的倒下了。

    看见我倒下了精神恍惚,他们非但没有可怜我,还使劲踩我。

    “阿西八,还敢打开哥,垃圾!”泡东人最敢下手,踩着我很快照我脸上来了一脚,就像踢足球一样,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我被当做足球一样踢,眼神立刻一黑,有那么一瞬间,我的耳朵是聋的,而眼睛也是黑的。

    那个瞬间我怕的要命,害怕,自己被踢成了聋子和瞎子,已经断了一条腿了,要是成了瞎子和聋子,那我真的要自杀了。

    还好,这个瞬间过了之后我就马上能看清了,也能听清了。我用力抱着头,他们可以踢我的身体,但是不能打我的脑袋。

    混乱中,我听见王开对庆丰和溜锁微笑,“庆丰,溜锁,大海和大韩已经冲过去打他了,你们,还不去吗?”

    听见王开还想叫庆丰和溜锁打我,我心里更怕了,眼神死死的盯着庆丰和溜锁,想看看他们到底会不会来打我。

    庆丰脸色难看的看了我一眼,拳头攥的紧紧地,为难的说,“开哥,他是我小学同学,能不能给个面子……”

    “呵呵,你的面子没那么大。”王开笑了。

    “开哥,你别生气,我马上就去打他。”这时,溜锁说话了,很快的,他抄起一个啤酒瓶再次狠狠砸在我的脑袋上。

    这一下砸的我再次头昏眼花的,好像有一根针刺进了我的脑海里,然后不断**、搅动,最后,我恨不得摘下我的脑袋。

    溜锁和大海泡东人一起打我,但是,溜锁力气没用多少。一边踢一边小声的跟我说:“新来的,你别怪我,开哥的话不能不听啊……大不了下次我让你打回来,你,可别记恨我啊……”

    听了溜锁的话,我没说话,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开,我要记住他的相貌,然后以后找机会狠狠地干他。

    溜锁是跟庆丰玩的,他也很为难,我不怪他。我来监狱的第一天就和一个大哥成了敌人,这里,比学校更加阴暗,如果不心狠手辣,很有可能死在这……

    真正的亡命之地。

    察觉到了我的眼神,王开又不屑地笑了,微笑着,他看向了庆丰:“庆丰,溜锁也动手了,你还不动手。”

    “是,开哥……”向我这个兄弟出手,庆丰显得十分痛苦,可是他没办法。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当睁开眼睛时,他拿了一个啤酒瓶朝我走来。

    看见庆丰也要过来打我,我心里凉的厉害,就看着他一步步朝我走来,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残酷的事实。

    在铁的兄弟情,在不同阵营的大哥面前,都是浮云。

    庆丰没有错,错就错在有一个罪恶的大哥。

    终于,庆丰走到了我的面前,看着我,他狠狠地咬着牙,然后高高举起了啤酒瓶然后落下。

    我猛地闭上眼睛,而看到庆丰一瓶子砸向我,王开也是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

    咔擦!

    酒瓶碎裂,但是我并没有感受到脑袋上的疼痛,就吃惊的睁开眼睛,我一眼就看见胸膛上下起伏的庆丰。

    他双眼赤红,呼吸急促,手腕上无数根青筋爆涌,将手里的啤酒瓶狠狠砸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庆丰猛地大吼一声,“不!开哥,要我对我的兄弟出手,我做不到!”

    吃惊,所有人都用吃惊的眼神看着庆丰,不打我了,王开脸上的笑容也是骤然僵硬,紧接着,眼睛就一点一点阴沉下来,“庆丰,我也是你的兄弟,你敢违抗我?”

    **着手,庆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充满褶皱的玉溪,叼了一根,又往我嘴里塞了一根,微笑着说:“开哥,你是我的大哥,却不是我的兄弟。而李昊不是我的大哥,却是我的兄弟。”

    庆丰说的话让我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而庆丰给我塞烟的举动更是让我感动的想哭。鼻子酸酸的,我躺在地上狼狈的抽着烟,终于,从我的眼里流下了大片的泪水。

    “庆丰,给我一个选择。选择我,还是选择这个新崽子。”王开阴沉的盯着庆丰说:“选择我,给我狠狠的打他,你还是我小弟。选择他,你和他一起挨打,在这个监狱里,我也不再罩你。”

    听着王开的话,我的身体不断**起来,我想知道,庆丰会怎么选择。

    庆丰沉默着,而沉默了良久后,他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慢慢看向我,微笑道:“开哥,我陪他一起挨打吧。”

    “……”

    这一刻,我感觉到整个九号房牢房里的气氛变了,大海和李大韩面色不善的看着庆丰,而溜锁也是神情复杂,撇过头去,不敢和庆丰的眼神对视,而我眼里流下的眼泪更多了,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又多了一名兄弟。

    而王开,也是露出了残忍的微笑,只见他缓缓站起,深吸一口气后,他眼里不断浮现出大片的血丝,“好好好,庆丰,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别后悔。”

    “开哥,庆丰的字典里,永远没有后悔两个字。”微笑着,庆丰将燃到尽头的烟头掐灭。

    “那就……点菜吧!”王开,递过来一张菜谱。

    菜谱里,只见插着一张张美味可口的美食插图。我的眼神里带着茫然,点菜什么意思,监狱里还能吃饭不成?

    而庆丰看着这张菜谱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身子也是抑制不住的**起来,一时间,这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