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我喜欢你妈妈
    ,热门免费!

    以前,我的生活真的太平凡了,正是因为太平凡了,所以我才努力去混,想让平凡的生活中多一点不平凡,以此来享受快乐和爽感。可是自从进去了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的生活实在太不平凡了,我把这里比作一个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罪恶。监狱,这里是一个到处都充满着罪恶的地方,这里是流子的天堂,好人的地狱。这里大哥和小弟的潜规则很重,谁够狠,谁才是牢房里的那个大哥。

    而在八号房里,我、庆丰、溜锁,不管打架再怎么厉害,也依旧是小弟。而八号房的大哥,叫王开。

    很早以前,我就琢磨着什么样的人才能当大哥。

    敢动手?

    不是,逼急了,谁都敢动手。

    比人多?

    也不是,一个街边的小混混,一个电话也能叫来十几个人。

    那么……是敢杀人吗?

    依旧不是。敢杀人,说明你够狠,但是,这种人只能被称为杀人犯,而不是大哥。或许他们暂时风光了,但是迟早一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看我和庆丰还有陈志朋就知道了。

    这个困扰我很长时间的问题,当我看到王开之后,心中终于有了答案。

    是钱,还有气势。

    两者缺一不可。

    王开,虽然和我们一样,穿着黑白相间的囚服,但是他脖子上戴着一根金项链,手腕上戴着一块金表。我不明白进了监狱为什么还能带这些手机,后来我知道了,只要有钱,没什么办不到的。

    而这块金表和金项链,每一块都价值将近十万,用来换一辆桑塔纳2000,绰绰有余。

    除此之外,王开身上还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轻轻的握着一个空啤酒瓶,身上的黑色气息,就像风暴一般席卷而开,这,便是大哥的威压!

    “庆丰,你说谁是个东西?”微笑,王开缓缓放下了啤酒瓶。

    听了王开的话,我和庆丰脸色深深的变了,溜锁,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开哥,你听错了,我说我自己是个东西。”脸色抽搐着,庆丰露出了苍白的微笑。

    而他的身体也在轻轻**,我能感受到庆丰心里的害怕,因为我自己也很怕,那种怕,是深入灵魂的。

    这是我见到真正意义上的大哥,这一刻我真正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庆丰告诉我,王开是我们隔壁双磨村的大哥,和庆丰的老大王虎被称为“北虎南王”。他混的很好,而黑到极致,就会变白。变白不是从良的意思,而是洗白,把自己从前做的那些不干净的底子洗干净,唯一的途径,就是当官。

    于是王开开始朝官道靠拢,首先他想竞选双磨村的村长。别小看村长,村长听着职位小,但是手里的权利却很大,油水多得很。当村长当的好后,就可以朝市里靠拢,真正走上上流社会。

    只不过,王开运气不好,正好碰上扫黄打黑,王开以前干的那些破事全被抖落出来了,还被他的竞争对手举报。正是敏感期,还好死不好的事情败露,警方只能拿王开开刀了,就这样进来了。

    现在王开肯定是不行了,无法和王虎相提并论,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雄狮虽老,余威犹在。王开进来了,但也不是我们这些小流子可以比拟的,顺理成章的成为老大,那是必然。

    听了庆丰说自己是个东西,王开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饶有趣味的问:“这就是新来的兄弟吧?”

    “恩。”才进去,我肯定不能装的那么厉害,不然会被打。

    首◇》发“

    “哦,犯了什么罪啊?”王开看着我,又笑着问。

    “拿刀砍人。”

    “我草,这么厉害!”王开的反应和庆丰说的差不多,但是很快的,又看向了我的腿,眉头忽然皱了皱:“你的腿怎么了?”

    额头上流下了豆大的汗水,我脸色难看的说,“被人打断的。”

    “哦,断了啊……”见我一条腿了,王开看我的眼神再次变得不一样了,点了点头,他对我说,“你叫李昊是吧,来了八号房,就是我的小弟了,以后,我都会罩你的。”

    之后就对我失去了兴趣,我惊讶的看了王开一眼,又朝庆丰投去了吃惊的目光。

    我很奇怪,不是说监狱里的老大都会教训新来的吗?怎么王开就问了我一些情况就好了?

    “昊子啊,别掉以轻心,王开,不是大善人。”庆丰小声提醒我。

    “恩。”我点点头,正打算进去时,王开突然目光一转,看向庆丰拿起了啤酒瓶,“庆丰,你刚才骂我,还想拿啤酒瓶砸我对不对?”

    “没有没有……”见王开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和庆丰心又提了起来。

    庆丰是为了罩我才说出狠话的,我不能让庆丰一人受罚。

    “哦,那我打你一下,应该可以吧?”王开问庆丰。

    “可……可以。”庆丰咬着牙说,然后站直了身子,拳头攥的很紧,似乎的等待着啤酒瓶落下。

    “那我就来了啊?”看着庆丰,王开开心的笑了,拎着啤酒瓶一步步走来,然后猛地抡下。

    庆丰猛地闭上眼睛,但是,酒瓶子并没有砸到他的脑袋上,酒瓶却破了。

    “咔擦——”

    只听得一声巨响,而在巨响落下后,我的脑袋就传来一种被撕裂的剧痛,脑袋晕乎乎的,我站立不稳,就连庆丰和溜锁,也变成了三个人。

    “……”

    脑袋还是巨疼,我下意识摸了一下脑袋,结果摸到了大片的鲜血。

    脑袋被砸了,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扭曲,而没被砸的庆丰,也是吃惊的看向王开,神色里带着茫然。

    “开哥,为什么不打我?”庆丰问。

    “呵呵,庆丰,你是我的金牌打手,我,怎么会打你呢?”听了庆丰的话,王开露出了微笑。

    见庆丰神色依旧茫然,王开又说,“你骂了我,我又不想打你。总得有一个人替你挨打,这不是来了一个新来的吗?”

    看了我一眼,王开的眼神变得不屑,“新来的垃圾,我们的欢迎仪式,你喜欢吗?”

    脑袋要裂开一样,我听了王开的话神色陡然变得愤怒,感觉自尊受到了践踏。我的脑袋流着血,我死死的盯着王开,突然也抄起了啤酒瓶,然后狠狠砸在了王开的脑袋上。

    “王开,我喜欢你妈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