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罪恶之门
    ,热门免费!

    如果不是林然为我挡下章鱼的这一刀,我恐怕已经死了,而后面更为精彩的人生,也将就此断掉。就冲着这一刀,林然于我有救命之恩,我愿十倍百倍的报答。

    但是,现在的我,心里只有愤怒和悲痛,林然紧紧的拥抱着我,好像再也不想放手似的,而在血光迸溅出来后,林然全身剧烈**起来,抱我抱的更加紧了,脸色苍白着,她的眼角噙满了泪水。

    “李昊,我……我好冷……”**着,林然更加抱紧我了。我也抱着她,揽住了她的腰,一刹那的触摸,我就触摸到了一片冰凉粘稠的液体。

    是血。

    从林然的后腰处,流下了大片的鲜血,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使她看起来像一朵凋零的樱草花,美丽,却凄凉。

    y)9首b发)

    “抱紧我,好吗?”浑身**着,林然的牙齿都在打颤。

    “好……”眼前一片茫然,我心里痛苦万分,也不管林宋在场了,紧紧地深拥着她。

    深拥着,我也是眼前一红,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林然要冲上来?我宁可章鱼刺伤的是我,而不是林然。看着怀里虚弱的林然,我的心理猛地抽搐起来。

    看见刺错人了,章鱼也是吓得一把松开了匕首,然后丢掉刀子,落荒而逃。

    “出人命了!大家快跑!”章鱼发出了惊骇的惨叫声,整个小巷,因为林然的倒下,而变得哄乱起来,所有混子都是面面相觑,相视了一眼,然后也跟着逃离。

    没有理,我始终抱着林然缓缓跌倒在地上,而躺在地面上,林然脸上痛苦减缓了几分。

    时间静止着,周围渐渐变得安静了,天狗哥、四眼、陈老实、还有大力都扔掉了手里的钝斧,站在我旁边,眼神复杂看着我和林然。

    林宋,也同样对着我微笑,只是,那种笑容带着自嘲,还有凄然。

    这些,我都看不见,此刻,我的眼里只有林然。

    是她,救了我的命,如果不是她,现在躺在冰冷地上的可能就是我了。但是,我宁可倒在地上的,是我,而不是林然。

    “你怎么这么傻?我不会有事的。”看着怀里脸色苍白的林然,我流下来的眼泪更多了。

    看见我哭了,林然强颜欢笑了一下,**地抬起手来,将我的眼泪擦干,就听她轻轻的说,“李昊,是我错了。是我太多心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妹妹,你没有出轨,对不起……”

    “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现在,我们已经回不去了!”抬头看了一眼对我们微笑的林宋,我心里忍不住一痛,同样的,我也想起了苏莺,心里痛的不得了。

    我不是一个擅长处理男女关系的人,尤其是女人一多,我就会乱成一团麻花,原本我以为,分手后我和林然之间已经有了一个死结,没想到林然依然喜欢着我。

    是我,辜负了她。

    听了我的话,林然继续笑了一下说:“不要说了,我只问你,当着你女朋友的面,你能再亲我一下吗?就像……老公亲老婆一样。”

    说着话,林然流出来的血更多了。

    这个要求,让我的脸色再次深深的变了,而我也抬起头看了林宋一眼,林宋脸上的微笑也是变得惨白,她的拳头紧紧攥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好像在说:“李昊,你敢?”

    我是不敢,但是看着林然逐渐暗淡下去的眼神,我心里忽然说不出的痛。

    看着我,林然的眼神逐渐从明亮变成暗淡,而从她的嘴里,也是不断溢出了鲜红的鲜血,“算了,李昊,你不用内疚,这是我自愿的,我想你活着,但是你以后,真的不要再混了……”

    看见林然快不行了,我突然心里一横,然后很用力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两唇相触,林然的双眼瞬间睁大,而林宋,紧握着的拳头也是逐渐放松,脸上出现一抹释然的笑容。再然后,她转身,默默地离去。

    天狗哥看了林宋离去的背影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可是终究是没说出头。

    都说和喜欢的人接吻会有触电的感觉,可是现在我并没有,刚一接触林然的嘴唇,我首先尝到的,是苦涩的血味。嗅着鲜血的味道,我心里难受的要命。

    许久,唇分,我发现我怀里的林然没有了动静,她已经晕了过去。抱紧了林然,此刻的她脸色白得像纸一样,人也虚弱的可怕。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因为矫情而耽误了林然的病情,就一把抱起林然,我疯狂的寻找着四处的医院。

    在医院,林然被送进了急救室。我、天狗哥、老实人、四眼、还有大力都等在医院门口。

    当手术室的灯变成绿色后,我的手机也响了,看了看来电人,是狱警打来的,叫我该回监狱里了。

    挂掉了电话,我沉默着不说话,而天狗哥和四眼他们也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我怎么了。

    看着眼前的一个个兄弟,我勉强一笑说:“时间到了,我该回局子里了。”

    “这么快?”和兄弟们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这么的短暂,虽然我们一起干倒了杨三和章鱼,但是林然也被刺伤了,这,显然是我们都不愿意看的场面。

    陈志朋点了一根烟,笑着问道:“林然就快醒了,不再等等吗?”

    “算了,我已经没脸再见她了。”微笑,我最后朝手术室看了一眼,心底里涌起一股苦涩,这次进去,想要再相见,就得半年后了。

    “那好吧,多久出来?”微笑着,陈志朋给我点了火。点火,这是只有大哥级别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的。

    “半年吧。”我想了想说。

    “恩,监狱对好人来说,是地狱,但是对我们已经无法回头的人来说,却是一块跳板。”陈志朋说:“兄弟,半年后,我们风风光光的接你出来。”

    “谢谢。”和陈志朋拥抱了一下,我的眼圈顿时红了。

    而陈志朋的眼睛,也有些红,和我的兄弟全部拥抱了一遍后,我发现手术室的门开了,想进去看一看林然,但是,我还是止住了。

    和狱警碰头后,狱警问我:“事情解决了?”

    “恩,解决了。”我失落的点点头。

    看看我,狱警叹了口气,他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混过,也知道混的代价。有些,是我们根本承受不起的。人嘛,谁没冲动过几次事情,什么都要争一争。但是,有些时候得到的,一定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不管你混到什么地步,我只希望你记住,真正在乎你的人,永远不会叫你去混!”狱警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这话让我想起林然,林然,她是第一个叫我不要混的人,而她也是最爱我的人。可惜,有些人的愿望,我注定是要辜负的。

    到了监狱里,狱警给我拍了入狱照,看着照片里的自己,我觉得傻傻的很想笑。

    之后,他们给我发了囚犯的号牌,根据着这个号牌,我找到了我的牢房。

    当我推开监狱的牢房时,我的眼神深深的变了。

    心里涌起一阵微妙的感觉,只要我推开这扇罪恶之门,我就已经无法回头了。

    没有回头路,而等待我的,是无尽的罪恶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