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有朝一日虎归山,定要血染半边天!
    ,热门免费!

    我被带走了。

    坐在警车上的时候,几个男人都再看我,忽然叹了一口气,说了句:“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非要学混?”

    听着警察对我说这句话时,我心里忽然很难受。看着警车外的大雨,我心里恍恍惚惚的,总算明白一点了,这才是真正的混。之前我们在学校里的,只是小孩的小打小闹。而这种混法,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除了侵犯他人**权,还有持刀罪,蓄意伤人罪。等待我的,将是法律的审判,但是,念在我还没成年,他们没有拘留我太长时间,只是关了半年时间。

    o正版i首发b

    后来,我又得知了一个消息,马原没死,及时送去了医院抢救。

    当我一刀砍向马原脖子的时候,我已经不去计较那些后果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为了妹妹,我终于触犯了法律,而法律是无情的,又是有情的。

    知道马原没死后,我原本半年的有期徒刑,又被缩减至了三个月。而这一切,都是拜马原命大所赐。

    还好马原没有死,不然,我也不会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而这件事,在很多年后我在一家名为烟柳皇都的夜总会中遇到了一个叫做林珂儿的女生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她,她由此受到了启发,逐渐变成了道上一姐。

    那是后话。

    总之,因为马原没有死,我从半年变成了三个月,这对我来说是极好的。

    之后,我理所当然的进了局子里拘留,拘留当天,我爸妈全去了拘留所里看我,看见我他们骂我骂得很大声,做梦都没想到,他们最爱的儿子,居然会拿刀砍人。

    他们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来保释我,但是,还是不够。看着父母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近乎崩溃的样子,我露出了苍白的微笑,想了想,我对父母说,“爸,妈,这些钱,你们收回去吧。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这么对妹妹。她不仅是我的妹妹,还是你们的女儿。”

    听了我的话,我妈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我爸的眼圈也是红的,连连答应我,“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了,只要你不要打架了,我做什么都愿意。”

    “那好,只要你们对妹妹好,我就不会去混了。”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父母,我心里也是心如刀绞的难受。

    知道救不出我,父母只能离开了,而之后我就被带去了冰冷的审讯室。

    审讯室里很黑,也很压抑,所有人都是目光冰冷,仿佛僵尸一样,刚进门,我就没来由的一寒。

    里面只有一张小桌子,还有一盏悬着的白炽灯,一闪一闪的,在后面,则是冰冷的墙壁,上面写着鲜红的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坐。”看到我进来,一名戴着帽子的警察就对我冷冷的笑了一下。

    我乖乖的坐下,我知道,在这里我不能向外面一样猖狂了,再厉害的大哥,在这里都得装孙子。

    “姓名?”

    “李昊。”

    “年龄?”

    “虚岁十八。”

    听了我的年龄,审讯我的狱警有些惊讶,似乎在惊讶我的年纪。

    之后,他就拿了几张白白的纸头放在我面前,我看了一下,上面都是我的罪证。

    侵犯名誉权、侵犯个人**权、持刀罪、蓄意伤人罪。一共是四项。

    看着这些罪名,我笑着合上了,一句不发的。

    是,我是砍人了,我以后的人生履历里,打上了一个杀人犯的名头,以后踏上社会,没有公司会要我,我注定会过上吃了上顿没下顿颠沛流离的生活。

    但,我不后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在那一刻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拿起刀。甚至,会砍的更狠一点。

    因为他们对我妹妹下手了,而妹妹是我心底唯一干净的心灵港湾,谁也不能污染。

    妹妹没事,我就放心了。

    “没有人生来就是罪恶的。”突然,狱警看着我冷冷的说了一句。

    就听着他的话,我忍不住吃惊的抬起头,看向他,我发现他的脸轮廓很分明,犹如刀削一般的,而且充满一股正义的气息。

    而我身上散发的却是邪恶的气息,正义和邪恶,本就水火不容。只是我想不明白,我想当一个好人,我只是想保护我的妹妹,为什么最终还是走上了那条路?

    就看着他正义的脸庞,我第一次觉得,原来浩然正气也如此充满力量。

    “你侵犯孙丽珠的名誉权和**权,是因为她先侮辱了你的尊严,甚至想把你赶出学校。而你砍了马原,是因为那些混子想侵犯你妹妹。你,不是一个纯粹的坏人,当然,也注定当不了一个好人。”狱警冷冷的说,散发出更加冰冷的气息。

    而我听了他的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弱点。

    自嘲的一笑,我想了想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妹妹,我根本不会去混,我之所以会做这些而已,只是想保护妹妹而已,我没办法。”

    “可是伤人了就是伤人了。”狱警冷冷的反驳我。

    听了他的话,我脑子里又浮现起了他们打我的样子,那些丑恶的嘴脸,尤其是,马原拿钢管砸断我的腿,让我的呼吸重新变得急促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伤人了就要坐牢?他们伤了我,赔一些钱就好了?”我大声嘶吼着,又想起了我残废的腿,眼眶顿时红了。

    面对我的嘶吼,狱警眼神更加阴冷了,“因为你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

    “什么?”听了狱警的话,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震惊起来。

    “因为你不够坏,所以下不了死手,因为你不够狠,所以你一直会被人欺负。更因为你不动脑子,所以坐牢的是你,逍遥法外的却是他们!”狱警眼神犀利的看着我,冷冷的说道,“当你变成了真正的坏人,你才能成为一代枭雄,就像陈阳一样个孔慈一样。”

    “陈阳?孔慈?”听了狱警的话,我的眼神更加茫然了。

    狱警不屑的笑了一下,“我在这里工作有十年了,见过太多混的了,陈阳、孔慈,他们落魄的样子我都见过。”

    吃惊了,我没想到这个狱警来头这么大,居然审讯混陈阳,还有孔慈。

    顿了顿,狱警又说,“监狱是地狱,汇聚了五湖四海的重刑犯,他们有的是偷盗高手,还有的是气功大师,还有的大有来头,若是没点本事,在监狱里只会被吞的骨头都不剩。”

    “同样的,只要能从监狱里活下去,那么等出狱后,必定是一方枭雄!”狱警的声音,犹如天雷一般炸响,“谁无虎落平阳时?有朝一日龙得水,定要长江水倒流!有朝一日虎归山,定要血染半边天!”

    整个审讯室里都回荡着狱警低沉的声音,我呆呆地看着他,仿佛看见了他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黑色气势。恍惚间,我一下子明白了陈阳对我说的话的意思。

    我和陈阳之间,差的就是一座监狱的距离。

    没有拿刀砍过人的混子,如何能成为大哥?温室里的花朵,注定长存不了。只有来到监狱这个充满罪恶的地方,才能很好的很好的历练自己。

    而这个狱警,一定和陈阳成为了朋友,是陈阳,叫他关照我的。而我进监狱,也是陈阳的意思。

    我的眼神不再昏暗,而是充满了希望,我比任何人都渴望变强。

    “谢谢您!”激动,我给狱警深深的鞠了一躬。

    狱警点点头,冷漠挥挥手说道,“去吧,是龙还是虫,就看这三个月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