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妹妹消失(解封加更!)
    ,热门免费!

    听到老医生叫我把妹妹的衣服脱了,我一下子有点愣神,甚至吃惊的看了妹妹一眼。

    老医生叫我别废话,救人要紧。

    我连忙哦了一声,赶紧把妹妹的校服脱下来。

    没想到老医生又骂我了,“谁叫你脱前面了,叫你脱后面!”

    “……”

    我斜睨了他一眼,心想他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就又手忙脚乱脱李心后面的衣服。

    我小心翼翼的脱她的衣服,李心潜意识里抗拒了一下,但是力气很小,很快就任由我脱了。

    脱下衣服一看,我的眼神就忍不住变了,深深的倒吸一口凉气。

    放眼望去,妹妹的后背满是密密麻麻的伤口,一条条血痕,像蜈蚣一般,纵横交错,太多了。

    爸妈打她打的太狠了,都打出淤青了,还有很多伤口在不断冒血,甚至两边的皮肉,都被打的往外翻卷,露出里面的肉。

    老医生也是脸色一变,问怎么会打成这样?我不想再回忆了,只是让他快点医治。

    他将棉花球给我,然后自己却站了起来:“你来给她消毒,我给她包扎。”

    这东西我会用,以前打架打伤了,我也是这么给自己消毒的。

    就**的给妹妹消毒,酒精触碰的刹那,妹妹就剧烈抖了一下,像电击一样,疼的无法忍受,我看着很心疼,就在她耳边不断安慰:“没事的,没事的,很快就会过去的……”

    “恩。”她终于回我了,声音很低,还带着哭腔,可是我却听着大为感动。

    两年了,她终于肯对我说一句话了。

    我的手抖的更厉害了,来来回回的给她擦伤口。擦伤口的时候,我看着妹妹的侧脸,终于鼓起了勇气,去触摸她的脸。

    没想到,她很陌生的躲开了我的手,微微睁开眼睛望着眼,眼神就像再看一个陌生人。

    就和她对视,我的手停在半空中陡然一僵,妹妹的脸近在咫尺,可是我却再也没有勇气更进一步。

    心里叹了一声,心想她还是没有原谅我。将那只手放下了,我继续给她擦伤口。

    擦的过程中,我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而妹妹也一直看着我。伤口很多,我擦了很长时间,才全部擦完。

    之后就是老医生给妹妹上药,上药我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静静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上完药了,老医生走出来看了我一眼,感慨道:“还好被打的时候她是趴着的,伤口全在背上,没有伤到脸,不然就破相了,回去了一定要好好照顾。”

    我忙说明白了,结账时老医生又叹了口气,问是谁的,我说爸妈打的。

    老医生怅然一叹,“唉,造孽啊……”

    我心里也难过,就朝休息室里看了一眼,发现妹妹平静了许多,伤口处理完了也不疼了,妹妹很快睡着了。

    心想睡着也好,我就看向医生,问道:“医生,一共要多少啊?”

    老医生放下笔,说道:“上药包扎不贵,只要两百,主要是以后要敷的药膜,要八百,一共是一千块。”

    “这么多?”听了价格,我吃了一惊。

    “唉,你是她的哥哥吧?”叹了口气,老医生问我。

    “是。”我点点头。

    老医生看了我几眼,目光忽然变得慈祥起来,对我说:“她没有一个好父母,但是有一个好哥哥。你妹妹现在还不能下地,先住在这里吧,你也可以来住,就是别动里面的药就好了。”

    “至于医药费,我也不急,你慢慢给。”老医生顿了顿,又说。

    听了老医生的话,我又感动的想哭,同时也感到悲凉。

    连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都觉得妹妹可怜,为什么将她捡来的父母,却要这么对她呢?

    不知道怎么感谢好,我想了想就对他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您,医药费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说着,我就一路跑回家。

    回到家,我看见我妈怒气冲冲正在骂邻居多管闲事,我沉默着走进来,向我爸妈要钱:“李心伤的太重了,医药费一共是一千块。”

    “啥?一千块?!”听着我报出的数字,我爸妈都吃了一惊,有点不相信:“不就是一些皮外伤吗?怎么会这么贵?”

    “真的!”看到我爸妈的反应,我有些急了:“你们把她打的这么重,难道想不付医药费吧?”

    看着我,我妈的眼睛忽然变了:“李昊,你不会是故意多报了钱,然后好自己用吧?”

    “……”

    我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们,忽然,我很想离开这个毫无人情味的家。

    妹妹被他们打成这样,他们不负责就算了,居然还怀疑我……

    心寒了,我看着父母,忽然摇摇头说,“当我没问吧,医药费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

    一听这话我妈反应更激烈了,指着我的鼻子骂:“自己想办法,你能想什么办法?你只是一个学生,你,有赚钱的能力吗?”

    我爸坐在椅子上抽闷烟,烟雾缭绕的,对我说,“之前李心的老师说过她在外面打工的,应该赚了不少钱,让她自己付吧,你不要管了。”

    我猛然抬起头看着她:“这些钱是她每天辛辛苦苦赚的,为什么要她的钱?你们疯了?”

    啪!

    才刚说完,我爸就给了我一巴掌,眼睛红红的看着我,我妈也苦口婆心的说:“百善孝为先,本来家里就够苦了,还要把你们兄妹俩拉扯大,你知道我们每天有多辛苦吗?每天五点就要去厂里干活,晚上八点才回来。”

    “你们呢?有反哺我们吗?你不去说,以后还要上大学,李心呢?这两年给别人打工,起码有一万多,她有寄一分钱给家里吗?她心里没有我们,我们为什么养她?”我妈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听着我妈的话,我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爸妈的头上也多了许多白头发。这些年,他们一直在为**劳着。

    想起之前对他们大吼,我也觉得有点愧疚。但是,不是这个问题啊!

    天知道我现在现在的表情有多狰狞,我的身体都在**着,“从小她就没问你们要过钱,现在她自己打工赚钱自己花,有错吗?”

    我妈气的眼睛都红了,“你个不孝子,就知道向着你妹妹,你有想过以后吗?上大学学费更贵,以后还要买房买车,这些都是我给你操办的,你根本不理解我们。李心自己有钱就应该不该让我们养!”

    我和我妈吵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村里人都听的到。吵到后来,我不想吵了,安静的对我妈说了句:“钱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我自己会解决。”

    说完,我就走了出去,重新回到了诊所。回到诊所时,老医生已经下班了,就我和妹妹两人。

    里面很安静,我将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坐在李心身边安静的看着她。

    她还没醒来,背上才刚刚上完药,不能碰到,只能侧躺着。

    想了想,我把手放在妹妹的脊背上,支撑着她侧着睡。

    支撑了一会儿,我看她睡熟了,我就想把手抽出来。

    可是才刚动了一下,我的手就感觉被两只胳膊用力的抱住了。是妹妹,抱住了我的手。

    惊讶,我看着我的手臂眼神变了,渐渐地,我的眼神变得柔和,微微一笑,我没有动,心想终于为她做点事了。

    我不敢睡着,怕会吵醒妹妹,就这一直强行打起精神。

    熬夜到凌晨,老医生来上班了,又给妹妹检查了一下,说差不多了,但是药膜要每天敷,一天三次。

    我道了声谢,就带着妹妹回来。

    爸妈出去工作去了,家里没人,我就把妹妹放在床上,然后外面去给她找吃的。

    小时候妹妹最喜欢吃镇子里的包子,我就跑了两三里路去给妹妹买了刚出笼的包子。今天天气很阴暗,是阴天,冷风吹着很冷,怕包子变冷我放进了口袋里,一路跑回家,我心想这个点妹妹应该醒了。

    结果我回到家一看,妹妹居然不见了!

    我脸色一变,她才刚刚治好,还不能过多行走,她会去哪里?

    ^i)正%^版首发《

    把包子放下,我赶紧出去找,阴雨天早上也很暗,两边只有路灯,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急得满头大汗,我实在想不出李心能去哪,就沿着原来的路返回,结果看到漆黑的公交站边孤零零站着一个娇小的人影。

    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发现是妹妹,看着妹妹的身影我眼睛一下子红了,她这是要离开吗?

    我想说点什么,可是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们的隔阂太深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从前了。

    我手指捏的泛白了,我不想妹妹走,可是时间却一分一秒流逝着。

    李心在等开往五中的公交车,终于,公交车刺眼的强光照射过来,照亮了我的身影,也照亮了妹妹的身影。

    刹那间,我看见了妹妹的脸,她很平静,像死了一般。

    “咔嚓——”

    公交车开来了,李心开始朝公交车走去,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一开口居然带着哭腔。

    “李心……”我喊着她的名字,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了。

    光影中,妹妹的身体停滞了一下,身体也**了一下,凝滞了一下后,她又继续走了。

    终于,公交车停在了站边,在我睁大了眼睛注视下,妹妹踏上了车。

    “李心,李心!!”

    这一刻,我发了疯似的跑了上去,对着公交车里大叫,车里寥寥无几的乘客都吃惊的看着我。

    “你上不上?”车要开了,驾驶员不耐烦的问我。

    听着他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我上不上?

    一只脚已经上了公交车,可是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去了,勉强的一笑:“不上,对不起,师傅。”

    门很快关了,公交车远去了,我一直追着公交车跑,嘴里喊着妹妹的名字,因为我看见妹妹就坐在一排,我可以看见她的背影。

    耳边是猎猎的风声,我跑的飞快,喊着李心名字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

    “李心,李心,李心……”

    整个空旷的马路上,只有我孤单的身影,还有复杂的声音,形成回音,回荡在寂静的天空,久久不散。

    然而,公交车还是远去了,妹妹的背影,也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我停了下来,半蹲在马路上。

    蹲累了,我鼻子酸酸的又想哭了,可是,正在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试探性的叫着我的名字。

    “你是……李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