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热情过后
    ,精彩小说免费!

    女人常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少男人不信,所以他们愿意亲生去试一下,然后看看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女人的诱惑然后狠狠打她们的脸。

    但最后的结果却好像不是这样,柳下惠这样的坐怀不乱只有一个,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柳下惠,那些想反驳这句话的男人,最后都死在了女人肚皮上。

    女人说了一辈子的谎。就这句话是真的。

    试想一下这样的情景,孤男寡女,女方不断撩拨你的身体和内心,而且不用你负责,你会忍住不动心吗?

    你的心能忍住,你的身体都会忍不住!

    但是这句话太绝对了,而太绝对的理念都是不成立的,只是大多数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还有一半不是——那些人永远只能是小鸟,并不能变大变粗。

    外面风在怒吼,雪在咆哮。

    天台欲火在燃烧,野兽在长啸。

    “我——吻我——”

    李心搂抱着我,眼神迷离,声音低沉的看着我说道。

    我仍然还没有从李心突如其来的攻势中反应过来,大脑仍然一片空白。

    一边忙碌着,我们一边行走,最后从天台走进了屋里。衣服上的雪瞬间化成了水滴,衣服都湿透了,湿答答的全部贴在背上,难受极了。

    周围的温度很低,我的身下压着一具温度还要高的女人,像八爪章鱼一样仅仅缠绕着我,脚尖轻轻一勾,天台的门就被轻轻关上了。

    “咔嚓——”

    天台的门被锁上了。

    于是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密封的空间。

    这里还有一个浴缸,我和李心就很快的掉进了鱼缸里。

    光线昏暗,透过门缝外的的月光,依稀可见两个人紧紧的粘合在一起。

    世界上有一样事情,只有两人才能做,一方来势汹涌,如洪水猛兽。一方却损失惨重,痛苦连连。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李心如洪水猛兽,而我却楚楚可怜无处可逃。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反应过来了,想慌忙地站起来,可是却被李心一把拉住衣服,然后一用力,我又扑通一声掉下去了。

    李心她不是我真正的妹妹,她只是捡来的,真实的身份其实是被抛弃的富家大小姐,然而她并不想承认这一点,我们当了十几年的兄妹,现在她不想当兄妹了,而是想做其他什么身份。

    她感到十分茫然。

    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想想又是错的,但是再仔细想想又觉得是对的。

    人在茫然之后就会迅速堕落,酒、烟、毒、姓。都是很好的发泄工具,而李心选择了最后一种。

    她第一次这么放纵自己,第一次这么想要,第一次——还有好多第一次……

    李心和我换了一个位置,我在下李心在上,她两手撑在我两边,低下脑袋,寻找到一个突破口后,粗暴凶狠的吻了下去。

    我感觉自己的嘴唇被咬破了,一丝腥涩的血味充斥在嘴巴里,久久不被稀释。

    脑子里还想着到底要不要去迎合李心,可是嘴巴已经先他脑袋一步做出了反应。

    拼命的搅拌,激情的搏斗。

    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般。

    它们做起了你追我逃的游戏,李心疯狂的索取,而我只能逃离。

    再然后,两人又换了位置,我追,李心逃,他们互相索取着甘甜,鼻子里嗅着迷人的体香,她的身子是那么软,那么软,像一团棉花糖一样。

    突然,我的心里很乱,非常非常乱。

    有那么一个声音,像梦魇一样时刻缭绕在我脑海里。

    “她是你妹妹。”

    “她是你的妹妹!”

    再然后,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带着一种古怪,带着一种鄙夷,而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嗯——”

    李心还做着死亡缠绕,她发出迷醉的鼻息声,这种声音同样刺激着我。

    一个天使的我和一个恶魔的我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互相打起架来,打着打着,我的脑袋就巨痛无比,像有一千根针在刺一样。

    我没想到李心会用这种方式来陪我过年,甚至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但是我的身体和我的脑子里是不一样的,我没有拒绝,甚至在迎合。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明白,也乱了。

    我像一具木偶,一动不动。任凭李心随意摆弄着。

    突然,我牙齿一用力。

    “啊——”

    一声高昂的尖叫声响起来。

    李心像被踩住尾巴的狐狸一样浑身汗毛倒竖,然后放在我嘴里的那条丁香小蛇也像触电一般迅速缩了回去。

    李心直接从我身上做起来,眼里里迸射出愤怒的怒火,我看到了她的嘴巴紧闭着。

    即便紧闭着,可还是阻止不了一丝殷红的鲜血沁出来。

    再后来,李心再也忍不住,张开了嘴巴,顿时一大片刺眼的鲜血滴答滴答掉了下来。

    李心也不去擦自己流血的嘴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声音低沉的问道:“为什么?”

    我不应,从浴缸里站起来,准备去拿毛巾为她擦拭。

    “我问你为什么咬我?!”李心直接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我。

    我歉意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疼痛可以刺激大脑,我本来想咬自己的——”

    “所以你不小心咬到了我,刺激自己前先刺激我是吧?”

    李心嘴巴大片大片流着血,就像刚刚吃过人肉一样:“为什么要拒绝,你是不是个男人?”

    “我是。就因为我是个男人,我才咬的。”我浑身**的走出浴缸,拿了一根毛巾擦拭了起来。

    良久,才看着李心的眼睛说出他早就想说出的一句话。

    “我是你哥。”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只有浴缸里流水的声音。

    沉默良久,我擦干自己的衣服后,这才把毛巾递给李心,想让李心擦下自己流血的嘴巴。

    可是,李心并没有擦自己的嘴巴,而是拿着毛巾慢慢的转过身去。

    她背对着我,不再热情。

    我喉咙发堵,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出去。”李心说道。

    “什么?”我没听清。

    “我让你出去!”李心声音颤抖的尖叫道。

    我赶紧拉开门,重新回到天台等待着。

    很快,李心的脸色变的暗淡,眼神也失去了之前的神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