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她比烟花寂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研究表面,只要是个女的,就一定爱美,不管是美女还是丑女。

    并且,她们为了爱美,可以抛弃是温度转要风度。

    正值寒冬腊月,李心居然就穿了一件黑色的蓬蓬裙,下身是一条加厚的黑色连裤袜,搭配小皮鞋。

    此刻,她正撅着屁股一点点往前爬着,而我就跟在她的后面,之前倒是没想到,现在一抬头,就看到了一朵花儿正在灿烂的对我笑。

    这一瞬间,我脸色一下子变了,涨的通红。

    没想到李心这么大人还是喜欢穿这么卡通的裤头,棉质的卡通裤头显得有些可爱,我只看了一眼眼睛就有些移不开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眼神,李心忽然脊背一僵,慢慢的转过身来。

    四目相对,确认过眼神,是不想理的人。

    场面一度尴尬,李心整张脸都变得羞愤。

    很快,我眼里的卡通图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黑的小皮鞋。

    咚!

    下一刻,皮鞋用力的蹬到了我的脸上,同时夹杂着李心又羞又愤的骂声。

    “变态,流氓!”

    “……”

    打打闹闹好一阵,我们两个人这才全部爬上天台,抬头一看,雪点变大,如鹅毛般落在天台上,我和李心的身上。

    想了想,我回头看向李心:“雪下大了,还放烟花吗?”

    “哼,随便。”李心还在生之前爬梯子时我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气,撇过头去气呼呼的说道。

    “那不放了。”我拎着东西打算回去。

    “回来!”李心气鼓鼓的瞪了我一眼,说:“不管雪多大都要放,我都好久没放烟花了。”

    “这才像话嘛。”我立刻笑着回来,李心不断的搓着手,催促道:“快点快点,冷死了——哇,好漂亮!”

    还没催促完,李心就忍不住哇了一声,眼前一亮,飞快的跑到天台的栏杆上,如痴如醉的看着。

    站在天台上,可以俯瞰整个监狱以及建于不远处的芦苇丛。

    银装素裹,仿佛人间仙境。

    雪花如饰物,点缀在整片夜空上,再加上如水的夜色,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就连所有人都恐惧的监狱楼,在雪花的点缀下也装饰的犹如白色城堡一般美丽。

    “好漂亮,怎么可以这么漂亮……”李心站在天台上,近乎梦呓的说道,情绪失控之下,也顾不得狂风的猛灌了。

    在她看来,在这个寂寥的天台上,看着雪花重重落下,她就拥有了全世界。

    “喜欢吗?”我来到李心身边,和她一起趴在栏杆上,俯视着下方的景物,问道。

    “喜欢。”李心发自内心的说道。

    “还有你更喜欢的。”我笑着说道,同时拆开大箱子的胶带,拿出了一个烟花筒出来。

    掏出打火机点燃,然后对准了天空。

    “嗖——”

    从烟花筒中射出一道黑色的劲气物体,射向天空。

    “砰!”

    那个劲气物体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抛物线,在最高顶点的时候,烟花的火星陡然炸裂开来。

    刹那间,犹如天女散花,五颜六色的烟花瞬间点亮了这片天空,如梦如幻。

    “嗖嗖嗖——”

    我接连放了三个烟花,顿时,天空没有其他杂色,就连星星也被遮掩,整个世界只有烟花的颜色。

    这里空旷一片,充满寂寥,没有其他人存在,我和李心成了这里唯一的主人。

    望着美好的烟花,李心的脸上露出了纯粹而美好的笑容,看着李心,我也露出了纯粹美好的笑容。

    她在看烟花,而我在看她。

    这个除夕夜,注定和以前除夕夜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而这个新年,也注定和以往新年有着不一样的地方。

    看见我手里的烟花放完了,李心朝我摊开了手:“给我放一个。”

    我取出了一个比较大的烟花递给李心,掏出打火机帮她点燃。

    “嗖——”

    顿时,一大团黑色直冲向天空,而后在最高点爆炸开来。

    “砰!”

    天空仿佛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五彩斑斓的光晕一下子犹如风暴一般席卷了这里,瞬间点亮了一切。

    与此同时,这里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声音,惊醒了这里的一切生物。

    包括人,动物,远处的林海也在缓缓翻腾着,仿佛也被这一场烟花大会。

    望着一道道的烟花,号房里的人也没有睡意,睁开眼来看着窗外的烟花。

    没有被吵醒的恼怒感,有的只是渴望。

    “咱们是有多久没看见烟花了?”三猴子从炕上坐起来,望着绚烂的烟花,笑着问道。

    “从我们进去后,就再也没有看见烟花了。”溜锁答道。

    “为什么?”

    “因为在监狱里,没有人敢燃放烟花爆竹。”

    “为什么李昊敢?”

    溜锁陷入了沉默,很快,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可能他想让我们所有人都看到这个烟花吧。”

    “烟花代表想念。他在告诉我们,出去后不会忘记我们。”

    ……

    不远处的一处小租房里。

    秦玉柔抱着球球,小声对球球说:“看,那是爸爸在放烟花。”

    球球望着烟花十分的兴奋,伸出手想去触摸。

    ……

    烟柳皇都,办公室。

    楚红鱼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而她的面前,坐着一个年级不大的女孩。

    “林珂儿,你信命吗?”沉默中,楚红鱼忽然静静的看着女孩,问道。

    “信。”林珂儿认真的点点头。

    “他马上就要出狱了。”楚红鱼幽幽的说道。

    林珂儿心里一惊,轻轻咬了咬嘴唇,良久问道:“那他会回来吗?”

    “会,他不会离开这的。”楚红鱼笑了笑说:“因为这里有他的根基,迟早有一天,我会放心的把这里的一切交给他。”

    “老板,你不想做了吗?”听了楚红鱼的话,林珂儿显得极为惊讶。

    楚红鱼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想做,而是我找到了我更应该追求的东西,与之相比,这里的一切显得举足轻重了。”

    “那是什么?”

    楚红鱼淡淡一笑,说道:“他回来了。”

    “……”

    林珂儿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当下也不再多问。

    爱情是毒药,有人为它疯狂,有人为它醉,还有的,为它献出生命。

    “丫头,好好跟着李昊吧。”楚红鱼微笑着说道:“我能预感的到,你的第一个真命天子来了,希望他不是失败者,就像烟花一样,繁华一瞬,沉寂永恒。”

    微笑着,楚红鱼指了指窗外不断升起的璀璨烟花。

    望着那片烟花,林珂儿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我的真命天子,真的是李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