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花儿对我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坚持到了这个份上,碰瓷这门手艺我也是彻底学会了,但是具体的,我还得实际操练一下。

    时间很快到了寒冬腊月,外面下起了大雪,银装素裹,覆盖了整个冰层,就连整个芦苇丛,也是覆盖上了厚厚的冰渣。

    但是,这依旧没有阻止整个监狱过春节的喜悦气氛。

    这是华夏每一年最大的节日,无论在哪里,都要好好的贴上喜庆的对联,杀鸡烹羊,庆祝来年更加的美好。

    监狱也一样。

    在龙山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旦进去了,就过很久才能出去了,有些人一辈子都得呆在这里,老死一生。

    所以,监狱是第二个家。

    监狱虽然是罪恶的根源地,但是更是人们洗心革面的地方,经历了一系列的生活后,大部分人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罪恶的棱角被磨平,不再充满邪恶,而是希望睁开眼最先看到的是美好的阳光。

    是的,他们重新做人了。

    监狱一个号房的人,相处久了就会产生感情。尤其是在春节这个地方,每一个号房的周围,更是贴上了喜庆的对联。

    这一天是特别忙的,我一大早起来就被狱警拉起来贴对联了,等我起来时,溜锁和庆丰已经在勤快的打扫房间了,我也赶过去帮忙了。

    打扫完毕后,整个号房都焕然一新,甚至还带着一点阳光,我们几个相视一眼,都是咧嘴一笑,对外面的狱警说一声:“新年快乐。”

    这时候,外面的狱警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也浮现了纯粹的笑容:“新年快乐!”

    中午,食堂会加食物,做大包菜。

    每人加一个鸡腿、一盒土豆、还有一斤五粮液白酒以及一盆花生,饭后还有每人一根红塔山,算是一起庆祝这个大时刻。

    食堂里,我们几个聚在一起举杯敬酒,一斤白酒不少了,足够我们吃三顿。

    一边吃着,三猴子一边问我:“还有几天?”

    “什么几天?”啃完一个鸡腿,我含糊不清的问道。

    “还有几天出去?”

    听了三猴子的话,我们几个都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一个个都默契的沉默着。

    我也沉默着,良久,吐出一个数字:“七天。”

    “恩,那就是正月初六,初七就可以出去了。”三猴子点了点头,为我加满,又为自己加满,向我举杯示意道:“恭喜啊。”

    我急忙举杯和三猴子碰了一下,一杯喝完,看着在座的各位一张张面孔,我用无比笃定的语气说:“不管在没在监狱里,你们都是我最好的兄弟!”

    此话一出,溜锁、庆丰他们的眼神都有些湿润了,因为我是最先出去的第一个,其次是庆丰和溜锁,最后才是三猴子。

    所以,最不舍得也是他们。

    监狱其实是一个很残酷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太多的离别了,有的离别有缘还能相见,有的离别,出了这个铁门就永远不能再见了。

    越晚出去,要面对的离别就更多,或许是见惯离别了,三猴子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没有感到丝毫不舍。

    “昊啊,出去了,你打算怎么做?”想了想,三猴子问我。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会重新上个高中吧,但是在夜总会那边的事情我不会放弃,可以说身兼两职吧。”

    “恩,好好上学也好。多读点书,总是好的。”三猴子点点头,说道:“但是,出去了,你又是一个人了,你在这里打拼到的一切,就无法带走了。”

    “我知道了,但是我不在乎。”我洒脱的笑笑,说道。

    “哦?”听了我的话,三猴子显得十分惊讶。

    “我来这里打拼,目的只是为了在监狱活下去,这里如果不狠一点,根本活不下去,所幸我做到了。”我笑着说道:“而且,我在这里学会了很多,出去后,我一样会起来,手艺放在那。”

    “好!有出息!”三猴子眼神一亮,道:“你也不用等太久,我们几个,也快了。”

    此话一出,溜锁和庆丰同时眼前一亮,说道:“昊哥,你可等着吧,先去外面探探路,等我们俩出去。”

    “好。”

    我举杯示意,所有人把酒杯碰在一起。

    “第一杯,敬美好灿烂的明天。”

    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声音,我们一饮而尽。

    “第二杯,敬一路走来的过往。”

    第二次将酒杯碰在一起,我们一饮而尽。

    “第三杯,敬你们,我的兄弟。”

    我们第三次碰在一起,三杯过后,我们会心一笑。

    监狱是一个分水岭,在这里我真的学到了很多,也交到了许多朋友,出去后,我不再是以前那个温顺的绵羊,而是一头凶猛的下山虎。

    ——夜。

    月色寂寥,凄凉如水。

    “砰——”

    通往监狱天台的门被打开,天台门出多了一把生锈的梯子,我顺着梯子往上爬,爬上了天台。

    接着,我又向下伸出一只手,说道:“快点爬,我都上来了,你还没动,还想不想放烟花了。”

    “不要,我怕高。”

    只见最下面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一脸凛然的看着这么高的铁梯,小脸上写满了害怕,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死活不愿意上来。

    看见李心不上来,我脸上满是郁闷:“怎么不敢爬呢,你小时候不是经常跟着我爬树的吗?怎么现在不敢爬了?”

    李心支支吾吾的:“现在是现在,以前是以前,不能混为一谈。再……再说了,小时候我不是摔伤了吗?”

    “好吧……”

    听了李心的话,我一脸的无奈,只能重新爬了下来:“我现在下来,先把你弄上去,我再上来。”

    “这个靠谱。”李心眼前一亮,视线挪到了旁边的一个大箱子上。

    如果上不去,那么烟花就不用放了,不放烟花的除夕夜,那还是除夕夜吗?

    我先把李心弄了上去,然后再去抱着箱子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李心爬的很慢,我很快就追上她了,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你倒是快点爬啊。”

    “我……我怕高……”李心的声音有些哆嗦,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疑惑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爬的慢,难道你抬头了?”

    “恩?什么抬头?”听了李心的话,我下意识抬起头来一看。

    “……”

    顿时,我脸色陡然变了。

    裙底飘扬,花儿对我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