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传染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点惊讶于金闪对我的报复方式,除了叫他的人来打我之外,我还想着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方式,没想到是这个。

    就瞪大了眼睛,我吃惊的看着眼前笑的有些狰狞的金闪,看着看着,我整张脸都深深的变了。

    “金闪,你……”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而除了我之外,李心目瞪口呆的站在那,伸出一根手指并且微微颤动的指着我们,一句话来说不出来。

    我猜她这个时候肯定在想,吗的,俩大男人居然亲在一起了,这得多恶心啊!

    就看了我一会儿,李心突然表情一阵恶寒,紧接着浑身就开抓痒了,鸡皮疙瘩抓掉一地。

    还有,一帮流子兴冲冲的来,本来想过来打我,可是一看到这一幕,就全部惊到了,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

    说句实话,金闪长得还是很不错的,就是一张脸有点邪魅,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反派。眼看着金闪放声大笑,我只觉得一阵恶心赶紧擦了擦口水一脸的嫌弃,然后警惕的远离了金闪。

    心里又急又气,而且还被李心看到,以为我真是玻璃可咋整啊?又看了一眼金闪,我心里想不明白这几把亲什么亲啊?亲一下就能传染艾滋吗?我觉得金闪文化肯定没我高。

    艾滋的确可以传染,但是得看母婴、血液、还有床上那啥,才能传染的,亲一下就能传染那也没谁了。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还有流子真的以为金闪得了那种病,眼神惊恐的看着金闪,吃惊的鬼叫道,“不好了,闪哥得那种病了,还要传染给我们,完了完了,我们都死定了。”

    “叫个鬼叫!”听到有人乱传谣言动摇军心,金闪狠狠拍了那个鬼叫的流子一下,“你们村的老泥呢?叫他出来。”

    “老大,闪哥找你的。”那个流子悻悻的朝人群中喊叫了一下,立马就有一个浑身黝黑的像刚从沼泽地里爬出来的男人走了过来。

    老泥是大洼村里的一个小干部,往大了说是村支部书记,往小了说就是一小打杂的,但是大洼这个地方,是个人都有一些小弟。

    就看着金闪的眼神还是有些怕,站在金闪还有五米远的地方就停下了,讪讪笑着说,“闪哥,你找我?”

    je0r

    “站这么远干嘛?我还能吃了你啊?过来点!”一看老泥这么怕自己,金闪脸色抽搐的就更厉害了。

    “闪哥,有啥事直接说呗,让兄弟们都听听……”老泥还是不想过来。

    “我让你过来!”金闪直接火了,新城不过来他过去。

    “啊!”那个老泥惨叫一声,转身就跑,一边远离金闪还大声叫唤,“闪哥害人了!”

    “……”

    金闪眨了眨眼睛,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最后有些傻眼的看了看我。

    我也在看他,还有不少人眼睛眨啊眨的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做什么。整个房间都是金闪的人,黑压压的人挺乱,而且我感觉,大家好像都被金闪的雷人举动弄的不想打架了,有人用一种诡异暧昧的目光看看我们两个,还用舌头舔舔嘴唇。

    “你们都傻了?”金闪第一个回过神来,怒气冲冲的说道,“老子叫你们过来是来打李昊来的,你们,都给我上。”

    一听又要叫人打我了,我心里一紧,开始倒退,李心犹豫了一会儿也来到我身边,张手护住我说:“你们谁也不许打我哥哥!”

    “老大,好像是监狱白菜那边的小亲戚……”看到了李心,一个流子好像见过李心,就小声对着金闪说道。

    “白菜……”听了这个名字,金闪有些忌惮,急忙对李心说:“你是白菜的远方亲戚吧,这事和你没关系,别插手,否则连你一起打。”

    “不行,你们不能打我哥哥,否则,我就叫白菜姐姐过来!”李心急了,立刻掏出手机装作要打电话的样子。

    见李心就要掏出手机来叫白菜,所有人都慌了,只见一个流子大叫一声上前一步。

    李心刚拿出来的手机,就被那个流子抢走扔到地上碎了,“还想叫人?老实呆着吧!”

    手机被扔了,李心也有些慌,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一动也不动。

    我也紧紧抓着李心的手手心沁出了冷汗,有几个流子围住了我,不少人掏出了小刀对我比划着。

    就死死的盯着这些人,我忽然想起金闪亲了我把艾滋病传染给了我的事,于是就猛的大喝一声,“都别过来!”

    惊讶,不少流子都惊讶的看我,而他们愣了三秒之后又变的面目证明起来,“你让我们别过来我们就不过来?你是谁啊?!”

    “呵呵,我这是在救你们,不怕死,那就过来吧!”我冷笑着说。

    听了我的话,在场所有的流子脸色都变了,其中一个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把话给说清楚了!”

    “你们,都忘了金闪得了艾滋病的吗,现在他亲了我,就把艾滋病传染给我了,我也是艾滋病病人了,你们谁敢打我?就不怕,我把艾滋病传染给你们吗?”我,盯着所有人开始往前,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听了我的话,不少流子面面相觑,很快的,他们面色变的惊恐,已经有人胆小的往后退了,眼神,变的十分害怕。

    “吓唬……吓唬谁呢?艾……艾滋病这……这么……好……好传染啊?”看着我,一个流子结结巴巴反驳我。

    “呵呵,那我们试试啊?”冷笑,我来到那个流子跟前,忽然抱住他的脑袋一下子亲了下去。

    “啊……”被我亲了,那个流子突然惨叫一声,我狠狠的亲了他的嘴巴一下又猛的推开他,就看着他,我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完了,你被我亲了,你也得艾滋了。”

    “呸!”那个男的大口大口的呸,口水都呸出来了,整张脸都在巨变,“你敢亲我?”

    “你是不是感觉四肢无力,站也站不稳,而且,头很晕,眼花缭乱的?”大笑,我看着那个流子这么问道。

    “你咋知道啊……”听了我的话,那个流子一下子两腿开始打颤。

    “这就是打我的下场,你已经得了艾滋病了,活不久了!”我看着那个流子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