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孔慈
    出租车在一幢靠山望湖的山水别墅院前停下,朱洪志付了钱后打开门从车里出来,脸色一阵阴郁的看了一眼渐暗的夜色,而后眼里就掠过一道极为浓郁的怨毒。

    他的豪车被碾了,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小人物,居然一直在扮猪吃虎,居然把军区的人叫来了,紧接着,他的豪车就被一辆大型皮卡给生生碾成一顿破铜烂铁。

    这是碾车啊,碾车啊!

    谁敢如此霸道,不计后果?

    然后他的脑袋也痛了起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后台怎么就这么大呢?

    不管怎么说,把他的脑袋和车子砸成这样,不出口恶气,朱洪志还真难消此恨。

    眼里怨毒之色一闪,朱洪志又恢复了正常,把车窗当成镜子,确定自己的衣服没脏头发没乱之后,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想了想之后,他又拿了一顶帽子戴上,遮住了额头的伤口,这才小心翼翼的按响了院子的门铃。

    “咔——”

    大门打开,一个身穿西装面向冷酷的男人做了一个欧式的请进手势后,无表情的对朱洪志说道:“孔爷在后院。”

    “谢谢。”朱洪志道谢之后就朝别墅后院走去。

    茂密碧绿的矮山,清澈见底的湖泊,两处遮阳伞躺椅,还有一处巨大型的高尔夫球场,这就是这栋别墅的后院。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有钱人的生活比我们想的还要新鲜,远处矮山中还有几声驯鹿奔腾的声音,由此可见这里除了高尔夫球场之外还有一个小型狩猎场,闲暇之余,主人可以提着杆打上几球,或者猎捕猎捕几只野生驯鹿。

    空旷的球场上,一个男人正背对着他挥动球杆,身材挺拔,健硕有力,并且姿势很标准,是高尔夫的行家。

    他是孔爷。

    或者说,他更愿意别人叫他道上的名字。

    孔慈。

    市里独当一面的社会大哥,就是在省里,也排的上名号的大人物。

    高尔夫球一向是有钱人的运动。孔慈十分喜欢打,因为他觉得打高尔夫是一件很优雅的事情,尤其是他逐渐从一个社会大哥转变成一名权贵。

    学会高尔夫,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咻!

    孔慈一杆挥出,小球高高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之后应声入洞。

    “好球!”朱洪志高声惊呼,为这一球叫好。

    孔慈随意地转过身,给了旁边立着的老人一个眼神,那个老人立刻会意,面无表情的递给朱洪志一杆球杆。

    “孔爷,这……”接过球杆,朱洪志的手都在颤抖。

    孔慈笑呵呵的说道:“洪志啊,陪我打两杆。”

    朱洪志受宠若惊:“孔爷,您的球技神乎其技,我怎么能和您一起打球呢?”

    “我让你陪我打你就陪我打,怎么,不愿意吗?”孔慈板着脸问道。

    当即朱洪志就流下了冷汗,身躯努力向下弯曲,急忙说道:“愿意,愿意,能陪孔爷打球,是我的福气。”

    孔慈往后退几步,把打球的位子让给朱洪志,说道:“到你了。”

    朱洪志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雪白小球,冷汗唰唰唰的往下流,他根本不会打高尔夫啊。

    他一闭眼,球杆用力的挥出。

    咻!

    朱洪志睁开眼睛,小球纹丝不动。

    抽空了!

    “你没打到。”孔慈眯着眼睛说道。

    “刚刚手抖了一下,下次一定可以打到的。”朱洪志头上的冷汗更多了,握着球杆的手也抖得厉害。

    “你的心不定,就不静,全身不能放松,打出去的怎么会是好球?”顿了顿,孔慈眼神灼灼的看着朱洪志,说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我很可怕吗?”

    “不可怕不可怕,我怎么会怕孔爷呢……”说到一半朱洪志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又立马改口:“不对,我很怕孔爷,也不对……”

    朱洪志快哭了,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他觉得很郁闷,怎么这些大人物有事没事都喜欢给人下套呢?自己就一打杂的为难自己干啥?

    孔慈大笑,上前拍拍朱洪志的肩膀,说道:“好了老朱,放松放松,和你开个玩笑,怎么样,宋大少交代的事情完成了吗?”

    见孔慈和自己谈事情,朱洪志这才松了好几口气,“孔爷,是这样的……”朱洪志瞥了一眼旁边的老人,犹豫着到底说不说。

    “龙伯,自己人。”孔慈笑着说道。

    朱洪志这才放心的说了起来:“孔爷,事情出了点转机,我……没有完成。”

    “哦。”

    孔慈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了,变得平淡,淡淡的点了点头。他没去点评事情的结果,而是随意道:“你的脸怎么回事?平时不戴帽子啊。”

    朱洪志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便摘下帽子,露出了刚刚经过包扎却依然血肉模糊的脑袋。

    孔慈大惊,然后脸上笑容慢慢敛去,沉声问道:“这是谁干的?”

    “就是看起来人畜无害动起手来却很麻利的小白脸,他一直在扮猪吃虎,还把军区的人叫来了……”朱洪志痛心疾首的说道,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哦?说来听听。”孔慈很感兴趣的说道。

    于是朱洪志就把整件事情来龙去脉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

    “然后你就想让我帮你教训那个叫李昊的小白脸对不对?你拿我当枪使?”孔慈笑呵呵的说道。

    “不是啊孔爷!”朱洪志慌忙道。

    “说到底还是让我出面,是不是?”孔慈笑的更加灿烂了。

    他对龙伯招招手,龙伯就不动声色地递过来一个高尔夫球杆子。

    孔慈接过球杆,双手握紧,然后猛地抽向朱洪志的脑袋。

    “啊——”

    孔慈的命令他不敢反抗,只能硬着头皮站着让他打,当即一声惨叫,捂着脸面倒地。

    可是孔慈抽了一杆还不出够气,依旧一杆一杆像菜市场里不要钱的大白菜一样往朱洪志脸皮招呼过去。

    “嗖嗖嗖——”

    “啊啊啊——”

    球杆破风声很美妙,朱洪志叫声很妖娆。

    抽了十杆后孔慈才停手,朱洪志双手抱头,脸上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扶他起来。”孔慈说道。

    龙伯很恭敬的扶起朱洪志,看着两边都肿成猪头的丑脸,用白毛巾去擦朱洪志的脸,关心的问道:“老朱,你没事吧?”

    “我没事……”朱洪志带着哭腔答道。

    “没事就好,以前打打杀杀的日子过去了,可是这位子我还是觉得坐得不是很稳,所以就防范了一些,对不住啊。”孔慈歉意地说道:“你让我打两杆子让我舒服了,然后我才会帮你出头嘛,打狗也要看主人,这么一条听话的狗,可不好找,你说是不是?”

    “是是,我明白……明白。”

    “打你的小子叫李昊对吧,你去把他资料搜集过来,半小时我没看见的话……”孔慈挥挥球杆,笑着说道:“可就不止十杆这么简单了。”

    “是是……”朱洪志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