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社会的阴暗面
    “是他自己死皮赖脸的把脸往我鞋子底下伸!”

    “噗……”

    此话一出,那群有钱人还没发作,躺地上的王小宝他爸就先忍不住了,吐出一口老血来。

    不是伤的,是气的。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这是所有人共同的心声。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良久,秦玉柔才憋出这样一句话来,脸色极为无语。

    为首的西装男人脸色阴沉的看着我,说道:“身为一个孩子的家长,居然当面打人,以后怎么给孩子树立榜样?”

    “身为一个孩子家长。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听别人的话,我真为你的子女感到悲哀,怎么会有你这种有奴才太监潜质的父亲。”我笑呵呵的说道。

    此话一出,为首的那个男人脸色就沉了下去。说道:“不管怎么说,你打人就是不对,你必须要向老王道歉。”

    “道歉?”我眉毛一挑,紧接着就笑了起来:“如果是我做错了事。我会道歉,但是我没有错,要道什么歉?”

    “我是球球的爸爸,告诉过她打人的确不对,但是凡事都是要分场合。”我笑呵呵的看着中年人说道:“但是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我不主动出击,难道等着被你们打?”

    “我会教我的孩子与人向善,但是不会教他们低头。”

    “说的好!”

    此话一出,秦玉柔忍不住出声叫好起来,神情激动的看着我。

    而她怀里的球球,此时也不怎么害怕了,睁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我。

    我会教我的孩子与人向善,但是不会教他们低头!

    这句话说得所有人热血沸腾的。

    西装男人脸色阴沉的看着这一幕,声线也是阴寒了几分:“鉴于你的态度问题,我们不打算把事情上报给上面了。私下解决吧,把他给我带走。”

    “是。”一群保镖轰然应道,气势强大。

    “哇……”

    望着这一幕,球球突然失声大哭起来,然后睁开秦玉柔的怀抱,奋力朝我跑来,用她的双手胡在我的前面。

    只见球球愤怒的看向眼前这群西装男人,大声说道:“你们不许欺负我的爸爸!”

    “球球!”

    这一刻,秦玉柔也是发了疯一般,一把抱住球球,同时,眼神阴沉的看着这些男人:“你们要是敢动我们一下,我用我的命担保,你们今晚就会惨死街头!”

    说这话的时候,秦玉柔的语气带着极度森然的杀气。

    王小宝他爸带人找回场子,已经完全触及了一个母亲的底线,孩子,就是她的底线,如果球球出了什么事,那么秦玉柔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我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眼里杀机乍现。

    秦玉柔除了厂里的工人之外,晚上就是不夜城最火的头牌公主,头牌自然有着道上的背景。如果真的惹急了秦玉柔,一个电话打给楚红鱼,那么就会惊动楚红鱼带人过来了。

    当然,这一切还没完全触及底线,此刻的气氛,犹如剑弩拔张一般,一触即发。

    “呵呵,还真有不怕死的?”为首的那个男人阴沉的笑了起来,拿出打火机点燃一根香烟,目光阴沉的扫视着秦玉柔,说道:“我不管你和老王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现在是我们和这个男人之间的恩怨,我不想为难你们,包括你的女儿,都给我听好了——”

    “你确定要得罪我们?要知道,我们有一千种办法让你下岗,家庭破裂,对我们来说,只是愿意不愿意的事情,希望你考虑清楚。”

    “……”

    此话一出,这里安静的可怕,秦玉柔死死的盯着为首的西装男人,但是气势却再也没有这么强了。

    那个男人说的对,他们都是有钱人,而秦玉柔只是一个普通女人,如果得罪了有钱人,他们真的有很多办法破坏自己的生活,下岗找不到工作那还是轻的,那些被冒名顶替蹲牢狱的可怜人,还少吗?

    在他们看来,有钱有势,就是高高在上,有了一切。

    他们是天,他们是法律,不是这些平民老百姓可以逾越的。

    这很残酷。但是很真实。

    这就是社会最阴暗的地方。

    看着沉默的秦玉柔,那个西装中年人咧开嘴笑了起来,啧啧说道:“这就对了嘛,民不与官斗。否则什么时候来飞来横祸,都不知道。”

    “妈妈,我不想爸爸被带走!”顿时,球球再次哭了起来,使劲拉着秦玉柔的衣服,可是后者却是无动于衷。

    见秦玉柔没反应,球球急了,冲过来一把抱住我的大腿,失声痛哭:“今天有我在,你们谁也不能带走我爸爸!”

    “呵呵,对不起了,小女孩。”

    “把他带走!”

    “嗖——”

    话音刚落的,就有一个保镖对着球球狠狠劈砍而来,手背砍来的途中,发出啪啪的破风之声,由此可见,这一手刀砍实了,年仅五岁的球球怕是会落得一个直接昏迷的下场。

    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球球依旧死死的抱着我的大腿。居然就这么站在那,也不躲开。

    “不要!”

    秦玉柔发出痛苦的尖叫声,直接坐倒在地上。

    那个保镖的手刀就快砍上球球的脖子了!

    “啪!”

    手刀即将和球球的脖子接触的一刹那。两者当中突然多了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那个保镖的手腕。

    我伸出一只手,同时另一只手把球球拉到自己的身后,回过头的刹那,我脸上的笑容,已是变得狰狞无比。

    此刻的空气之中,正酝酿着一股滔天的杀气。

    “放手——”

    那个保镖慌忙的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把手腕从我的手掌中挣脱。

    “这里是幼儿园,球球是我的女儿,你在幼儿园对我的女儿动手,你当我不存在啊?”我笑着问道。

    那个保镖还想说什么,可是下一刹,我手掌猛地用力。

    “咔擦——”

    幼儿园大门之外陡然传来一声脆响,那个保镖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捂着软软垂下的手臂倒下。

    亲眼看着那个保镖断手倒下,我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哎,世界这么美好,你们为什么就是要逼我动手呢?”

    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我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得阴沉起来,目光如狼一般一一扫过所有人,死寂之中,陡然响起一阵沙哑、却充满杀气的声音。

    “你们应该庆幸没有碰到球球一根汗毛,否则,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