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球球的爸爸
    工厂下班后,我就看到秦玉柔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早已等好了,时间还早,我就想和苏柔一起去幼儿园接球球下班。

    我们到了幼儿园门口,看到了许多父母一起来接的孩子,天真快乐的和父母一起回去了,这让我有些羡慕,然后有些开始觉得球球可怜了,也渐渐理解了柔姐为什么要牺牲幸福来给球球找一个爸爸了。

    想了想,我对柔姐跟认真的说,“如果球球长大了,还认我这个爸爸,我就和你结婚。”

    “林杰……”

    听了我的话,柔姐吃惊的看着我,接着,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一切都是为了球球。”我说。

    “一切都是为了球球。”柔姐笑着对我点了点头。

    有许多婚姻都是先结婚再谈恋爱的,感觉,是可以培养起来的,如果那个时候,我还是没有女朋友,同时球球还记得我这个爸爸,我就和柔姐结婚。

    “这算不算结婚合约?”笑着看我,柔姐的声音十分的温柔。

    认真的想了想,我点点头,“算!”

    柔姐就不再说话,而是手掌悄悄的滑落到了我的手掌之中,轻轻的碰了我一下。碰的这一下我感觉像触电了似的,赶忙躲开了。

    很快放学了,不少孩子都冲了出来,纷纷都被他们的父母接走,等了好久,我们都没看到球球出来。

    不禁有些奇怪,我回过头问柔姐,“球球一般什么时候出来的?”

    放学的孩子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就是没看到球球,柔姐很快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平时这个点就出来了,怎么这么慢呢?”

    听了柔姐的话,我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率先朝幼儿园里走去,“走吧,去幼儿园看看就知道了。”

    “恩。”看了看我,柔姐很快跟了上去。

    球球的幼儿园环境还算不错,夏天不热,冬天不冷,墙壁上涂满了好看的涂鸦,还有一些稍微大一点的孩子没有走,留在幼儿园的滑滑梯玩耍,找了很久,都没有看到球球的身影,柔姐的眉头,情不自禁皱了起来。

    “放心吧,球球会没事的。”我笑着宽慰道,然后朝前走去,“球球在哪个班,去班级看看。”

    “中一班。”

    “那就去中一班。”

    我和柔姐来到了教室里,教室里还是空无一人,柔姐愈发担心起来,我说最后找一个办公室,如果还是不在,球球真的失踪了。

    “失踪?!”听了我的话,柔姐脸色十分苍白,差点没吓的背过气去。

    “恩。”我严肃的点点头,学校是人群混杂的地方,尤其是放学的时候,外面接孩子的家长可能是人贩子冒充的。

    这话说的柔姐心里一紧,拳头轻轻攥着,说球球要是丢了,我也不做人了。

    安慰了一句,我说了声没事的,就和柔姐去了中一班的老师办公室。

    结果让我们松口气的是,球球并没有失踪,而是在站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只是,隔着很远就听到办公室里面里面传来了老师愤怒的质问声。

    “说,为什么要打的孩子打的这么狠?把小宝的脑袋敲破了没看见吗?”

    我和柔姐相视一眼,球球没丢,但是很快的,两个人眼神更加严肃了,因为球球被老师留下了。

    “老师啊,这个实在太过分了,我儿子来幼儿园

    是来接受教育的,不是来受气的,你看看,脑袋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很快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尖锐刺耳的尖叫声。

    “是是是,王小宝妈妈你说的对,是我们学校没有管理好,是我们的责任。所以,这件事,我们一定严惩不怠,给小宝一个公道!”里面的老师立刻变的低声下气的,像喊口号似的宣誓。

    “是王小宝先过分的,他骂我是没爹养的野种,还说我妈是工人,比不上他爸妈。”一个委屈又不甘的声音传来,不是球球是谁?

    “你给我闭嘴!打了人你还有理了?”

    球球辩解完之后,里面的老师就对球球怒吼,而球球,也是低下了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道歉,快点给小宝道歉,然后快点说小宝说的是对的!”班主任生气的命令。

    “本来就是他的错,球球没错,球球不道歉!”球球硬气的低估。

    “你……”班主任眼睛一瞪,气的说不出话来。

    “哎,算了吧,林老师。”看到球球这样,那个全身都是限量版的女人摆了摆手,语气酸酸的说,“我看啊,这个小朋友是不会道歉的,道不道歉是一回事,我也不是那么小气。但是我儿子以后还会继续在这里上幼儿园,安全要得到保证,林老师,这怎么办呢?”

    “恩,这是个问题……”林老师想了一会儿,忽然说,“那就开除吧,还好小宝头硬,要换成其他孩子,头要就破了,我们幼儿园不允许这么野蛮的野蛮人存在。”

    “林老师,你说什么?”

    听了班主任的话,球球猛地抬起头来,眼睛瞪的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的班主任。

    自己只是打了一下对方的头,就要被开除?

    年幼的球球还没意识到这件事背后的险恶,只是对这个结果显得意外。而她澄澈的大眼睛,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办主任和对方的父母,一下子想明白了什么……

    “林老师,不要把我开除,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愣了三秒后,球球开始求饶了,可怜兮兮的看着办主任。

    “跟我道歉没用啊,和小宝的妈妈道歉吧。”班主任叹了口气,故作无奈的说道,实则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毕竟你的做为,放在任何学校都要被开除的。”

    “你要开除谁?”

    突然,哗啦一声,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青年和一个女人走了进来,青年嘴角微微上扬,笑眯眯的看着球球的班主任。

    就看着走进来的一男一女,原本噙着眼泪马上要掉下来的球球,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而班主任和王小宝的父母,都显得异常惊讶。

    这青年,自然就是我了,柔姐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这么欺负,表情铁青,又很心疼。

    “爸爸!”

    球球激动的大喊,直接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的腿,说什么也不松开。

    微笑着看着抱住我的腿不放的小女孩,我也是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擦掉球球眼睛里的眼泪,笑着说道,“爸爸来接你回家了。”

    “恩!”球球重重的应了一声,很快又松开我抱住了柔姐,柔姐也是紧紧的抱住她。

    我微笑的看着这一幕,对这一幕很是感动,这个时候不需要几只烦人的苍蝇。很快,我的目光冷冷的看向了班主任和对方的父母。

    “我说,你要开除谁?”我又冷冷的重复了一遍,身上,逐渐开始出现森然的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