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活着
    难度太小,不算什么。

    此话一出,歌舞团的人一个个脸色表情大变。看我的眼神开始变得吃惊起来。

    就看了我一会儿,一个进出口部门的美女站了起来,直接抬起脚,来了一个标准的一字马。

    其他人就啪啪啪鼓掌。

    练形体舞的女人大多有些功底的,但我还是摇了摇头,说,“还是难度太小。”

    听了我的话,歌舞团的人一个个纷纷叫骂出来,高雅的表情也变了,对我说,“难度小你倒是来一个难度大的?”

    “来就来。”我叹了口气说,“高老师,之前不跳,我是不想让你难堪。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不来一个,就说不过去了。”

    “李昊,你疯了?”见我真要过去,秦玉柔一下子慌了,担心的说。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对秦玉柔笑笑,我摆摆手平淡的说,“我以前可是嘎舞冠军。”

    说完,我就不再废话,一个闪身就是一个单手飞机跳。就看着我做单手飞机跳,歌舞团的人愣了一下,而高雅的表情却是瞬间大变,脸色不对劲的说,“这个练过街舞的人都会,难度不大。”

    “单手倒立是没什么难度,但是直接后空翻成倒立的,高老师,你能做到吗?”我微笑的问。

    “我……我又没练过街舞!我练的是正统的艺术!”高雅脸色变了变说。

    “别看不起街舞。”我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紧接着就躺在了地上,做了一个标准的瑜伽动作——肩部犁式。

    完成的异常轻松,我想了想还把脚抬到了鼻子那,用鼻子挠痒痒。

    做完这个之后,我就愣愣的发现整个形体房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再转过头一看,我发现歌舞团的美女们都用一种见了鬼的眼神看着我,“我草……假的吧……”一个男人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肩部犁式……高老师你会吗?”一个女生好奇的看向了高雅。

    高雅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说,“当然会了,这是最基础的动作,呵呵……”

    这回,那群歌舞团看我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秦玉柔看我的眼光更是充满了小星星。

    “啪啪啪——”

    在我起身的时候,那群歌舞团的一些妹子们都鼓起了掌。

    惊讶,我看着那群鼓掌的女生有些茫然,“你们鼓掌干嘛?我只是活动活动筋骨而已,吗比的昨天睡的腰老疼了。”

    “……”

    听了我的话以后,在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瞬间的凝固,紧接着,好多人脸上的肌肉就剧烈抖动起来。

    “为什么你们都是这个表情?这很难吗?”我看向同样一脸铁青的秦玉柔,茫然的问。

    “我……我好想打你。”秦玉柔咬着牙看我。

    看到秦玉柔一副快要吃人的表情,我都快哭了,“我没装逼,真没装逼!”

    我眼睛一扫,很快看到讲台前面的屋顶有一个横梁,于是我就跳了上去,两条腿稳稳夹住横梁,身体垂下来,我说,“现在,才算真正开始。”

    “好厉害啊……高老师,这个你会吗?”台下的何怡看到我做出了这个动作,不禁尖叫出来,然后看向脸色更加铁青的高雅。

    “我当然也会了……这是专业方面的基础。”高雅几乎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不打我脸,我也不打你脸,你要是打我脸,我就打得你妈都不认识。就这么倒挂着,我做出了一个又一个高难度的动作。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十分钟后,歌舞团那些美女已经被我的技术所折服了,尤其是何怡,她和我有过仇,还叫人打过我,但是现在有一段时间了,居然在这里碰见,已经不那么讨厌我了。

    一不小心又装了一个大大的逼,我心里开心极了,就从横梁下跳下来,我笑着问脸色铁青的高雅:“高老师,请问,我合格了吗?”

    听了我这极具打脸的询问,高雅的表情时而变红,又时而变绿,最后变成了深深的黑色。她高高凸起的胸脯剧烈起伏着,波涛汹涌,显然被我气得不轻。

    我想,本来她想看我出丑的,可是反而被我装了一波逼,她心里肯定是很不爽的。尤其是,之所以装逼是为了后来的打脸服务的,高雅的脸被我打的啪啪响——如果此时她手里有刀,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捅过来……

    看着我,她的眼角在剧烈抽搐,眼睛瞪的大大的,恨不得一口把我吃了,“恭喜,你过了。”

    “李昊,再来一个!”歌舞团的不少妹子都睁着可爱的大眼睛冲我挥舞着小拳拳。

    表演时间很快过去,我不停的在讲台上表演人体的极限,高雅这个专业人士都看傻眼了。更别说那群并不懂得非专业人士,以何怡为首,一个劲儿的起哄。

    高雅脸色不是很好看,摆摆手说道,“吵什么,都给我去练习,下个月就要演出了,还这么吊儿郎当的像什么话。”

    “秦玉柔,你也去!”

    高雅的话还是很有用的,歌舞团的人就心不甘情不愿的跑去练习了。

    趁着她们联系的时间,高雅把我拉到形体房的角落位置,表情很是怪异的看我,仿佛,第一次认识我似的。

    “你真是李昊?”终于,高雅开口说话了,话语之中依旧带着不可置信。

    “恩。”我点点头,也打量着以前高中时候的音乐老师。对于这样子的相见,我只想感叹一句,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啊……

    高雅是我高中时期的音乐老师,只不过在我那会儿她已经辞职了。那时候她就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不仅人长得好看,身材也好。

    而学艺术的女人,身上总是带着一种阳春白雪的气质,那时候我们学校的校花,不是学生,而是老师,就是,高雅。

    而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小混子,小混子和学校最美音乐老师之间照理来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可是,我偏偏和高雅发生了关系……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上辈子一定是和我结了什么孽缘。

    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至今也是模模糊糊的……甚至我连我的第一次有没有给高雅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醒来之后,就发现高雅就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看我了。

    没想到教歌舞团的形体老师就是高雅,我想说世界真小。或许是见我形体居然这么厉害,高雅看我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一点,想了想就说,“才这么几年不见,你怎么这么厉害了?”

    “人总是会变的。”我的回答很简洁,但却蕴含了一种沧桑感。

    一句话,就能概括我这几年经历的事。

    没人知道我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我的事情,要是放在别人身上,一定会让人崩溃的,而我却挺下来了。有时候,成熟和年龄无关。

    高雅也没多问,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我,眼睛之中,多了一种复杂的味道,“我只想问,你的形体是谁教你的?”

    “自己学的。”我坦然的回答。

    “自己学的?”听了我的回答,高雅的表情深深的变了,“我六岁开始学艺术,唱歌,形体,都下足了功夫,才有这个功力,你是怎么做到的?”

    眼神看向窗外,我看着白云淡然的笑,“当你想不断变强时,为了活下去,你也可以。”

    说完,我转身就走了,留下高雅一人呆呆地愣在那里。

    突然,我回过头来对高雅挥挥手,“高老师,下次排练,我会来学的。”

    电梯开了又关,我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看着电梯的降落,心,也跟着降落起来。

    我没撒谎,真的是为了想变强,我才练出来的。

    为了出狱后能够王者归来,为了能够保护身边可以保护的人,我拼命的提高自己,学了很多自己能学的东西。

    试问这样的环境,我怎么能不蜕变呢?

    活着,是人在世上最大的幸福。每个人都为了活着而努力,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人活着累,有人活着轻松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