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艾滋病
    和金闪分开后,我又回到了溜锁他们的身边。

    溜锁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问:“昊哥,你和金闪说什么了?为什么他脸色这么难看?一副要吃了你似的?”

    接连三个问题,我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相反,我回头看了看后面的金闪,只见他一脸的阴沉,咬牙切齿的,感觉真的要把我给吃了似的。

    就笑了笑,我说:“也没说什么?只是跟他说,要注意点卫生,不要得艾滋了。这年头艾滋很容易传播。”

    “真的假的?金闪得艾滋了?”听了我的话,溜锁脸色一下子变得吃惊起来。

    “……”

    我一下子眼神古怪的看着他,这家伙,也太听风就是雨了。

    这个艾滋只是我觉得好玩随口说的。他怎么一下子就往那方面引导了呢?

    但是,我也不好否认,只能继续往金闪身上泼脏水:“是啊,真得了,身上全是一块一块的,可恶心了。”

    “这么恶心啊?”溜锁顿时一阵恶寒,紧接着又问道:“他是怎么得艾滋的?我听说,艾滋要两个人那啥,才会得的吧?”

    “没那么困难。”我摆摆手随意地说:“只要两个人亲亲嘴,就会传播了。”

    “这么可怕啊?我草,那我以后不能随便乱约了,鬼知道那些小姐有没有病呢。”溜锁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于是,在我的胡言乱语下,金闪又多了一顶“艾滋病患者”的帽子,而这种事情总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人言可畏,流言的版本也是层出不穷。

    有的说金闪得了艾滋了,让大家都远离他,有的说金闪得了艾滋,要报复社会,疯狂把病传给别人,不止和女的约,男的也不放过。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只是随口说的一句话,居然会如此引起轰动。

    艾滋,医学史上最难治愈的病症,一旦患上生还率几乎等于零,这种病大家都只是听说过,而没见过,现在冷不丁出来一个,大家都太害怕了。

    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传的人越来越多,所有人都在说这件事,大家怎么能让一个艾滋病患者当村长呢?于是,这件事对金山的影响更大。

    一时间,两件事一起来,金闪的名声被我弄得名誉扫地,身败名裂。

    这件事我知道之后,也是一阵惊讶,而大家都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谈论这件事,他们说,也是金闪倒霉,得罪了我。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我和金闪展开了智力上的比拼,毫无疑问,我取得了完胜。

    接下来的日子,就显得十分平静,我跟着老贼学武,偶尔去夜总会看看,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而日子一天天逼近,也快过年了,许多地方都开始张灯结彩,洋溢着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

    我也是十分激动,因为只要把这个年过了,我就可以出去了。

    而在这个月内,我一定要把大洼拿下,放养式管理。

    村长的选举,就定在下下星期的第一天,这段时间

    内,我只能静静的等待。

    工厂,我又去了工厂,已经有好多天没去工厂了,反正劳改犯出工也没有工资,我已经旷了好几天的工。

    一大早上就开始开车间大会,我一看这么多人不缺我一个人我就不去了,一个人去楼下买点东西吃。

    工厂有个福利,就是所有工作的员工都有蛋糕票可以拿,只不过,正式员工一个月三张,而我却只有一张。

    就拿着蛋糕票,我去了厂里的蛋糕房换蛋糕。

    蛋糕房里的蛋糕零零总总样式特别多,我不知道选哪一个,选了半天,还是选了最普通的吐司面包。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今天你怎么有空来蛋糕房啊?”

    我回过头一看,是秦玉柔。

    出乎我的意料,秦玉柔居然没穿工作服,而是穿了一身古代的宫廷女装,跟戏服似的,我就吃惊的问她,“你怎么打扮成这样?拍戏啊?”

    “怎么可能?我要是拍戏了还会在这个破厂子做?”听了我的话,秦玉柔笑了笑顺,“这是歌舞团的演出服啦。”

    见我茫然的样子,秦玉柔就继续说,“公司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演出,一些有才艺的员工就可以报名参加,要是被一些领导看上了,调部门的机会就很大了。”

    听了秦玉柔的话,我还是没说话,吗的,被领导看上了谁还看才艺啊,看脸就行了……

    就拿了我买的唯一一块蛋糕,秦玉柔问我,“你有什么才艺啊,唱歌会吗?跳舞也行啊,我帮你推荐进去。”

    看她吃我买的蛋糕,还是最好吃的那个,我就有些不开心了,就皱了皱眉说,“应该会吧……”

    “什么叫应该?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红发不满的说。

    我想了想说,“我和人嘎过舞,这个算吗?”

    “算吧……”听了我的话,红发眼角抽搐了一下。

    “哦,那你推荐我去吧。对了,歌舞团妹子多吗?”我想了想问,我想了想我也该找个女朋友了,天天死车间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怎么,你进歌舞团是为了泡妹子啊?”听了我的话,红发显得十分吃惊。

    “不然呢?唱歌跳舞那是女生整的那玩意儿,我一个大男人整什么,我去歌舞团当然是找妹子去了。”我理所当然的说。

    “李昊,你真恶心。”听了我的话,红发很事嫌弃的对我说。。

    “呵呵,我恶心我骄傲。”我笑了笑。

    “那就走吧。进团的人都要表演,到时候会有老成员观看。你,可不许给我丢脸啊。”红发对我说。

    “哦……”一听说还要表演,还要被人围观,我整个人就有些紧张,吗的,要是出丑了那就完犊子了。

    但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再怂我就不是男人,我说什么也要过去看看了。路上,我想了想问红发,“当初你表演的是啥?”

    “我?”惊讶,红发很快告诉了我,“我唱歌啊,纤夫的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