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脏水
    “呵呵……”

    听了三猴子的话,我先是一惊,而后淡淡的笑了笑,浑然不放在心上。

    朝着他挥挥手,我很快离开了三猴子的地盘。

    心里,一直回荡着三猴子最后提醒我的话。

    “你就不怕亲手培养出一头老虎吗?”

    是的,他的话的确引人深思。

    这个世界上,拼命向上爬的人太多了,他们不是没有能力,就是缺少一个合适的机会。

    只要这个机会到了,他们就会一飞冲天,一遇风云便化龙。因为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以前的我,只是一个学校里一个不起眼的流子,靠着一股狠劲,勉强在学校里存活着。

    后来,我认识了林然,认识了苏莺,机会就来了。我先是靠着林然的人脉打了二中的一个大哥,名气渐渐打了起来。

    一块块跳板,放在我的面前,我终于一步步跳过来了,最终,成就了现在的我。

    现在的我,连我自己都觉得老成,心里的阴暗面太多了,更别说别人。

    然而,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个李昊,他们缺少一个契机。

    三猴子担心刘根喜也是这样一个人,靠着我的扶持,混起来了,混起来后,却是脱离出来,恩将仇报,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刘根喜很是精明,否则也不会把水果卖到市里了。那么,我真的会亲手培养一头老虎吗?

    答案是一定的,任何一个大哥培养自己的心腹,都会经历这个过程。

    有人忠诚,有人背叛,人心隔肚皮,三猴子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我真的会在刘根喜身上翻车吗?

    答案是不会的。

    因为,我就是这么起来的,我太懂得伪装了,也太懂得明争暗斗了。

    黑吃黑,没有一个能吃的过我。

    我能捧起他,当然也能瞬间抹杀他。

    这几天还是和老贼学针灸,但是中药草药方面也学会一点了,空闲之余我找到了刘根喜,把一个包裹递给了他。

    他问我里面装的什么,我淡淡一笑说:“你打开来看看就知道了。”

    刘根喜打开了,顿时大吃一惊,我给了他一袋钱,当做扶持他的钱。

    有了这笔钱,他绝对可以混起来。

    但是,这笔钱不是给他的,而是我让他用来给大洼村建设用的。

    刘根喜拿着这笔钱,为大洼村买了一些化肥,让这里的土地变得更加肥沃,剩余的钱,用来保护动物,建立了一个栅栏,保护一些圈养的家畜。

    做出了这些贡献之后,大洼村里对刘根喜的名声已经很好了,大家都喜欢为村子做贡献的人,这,也是当村长最基础的要求。

    一切都按照我想的进行着,前前后后,我一共给了刘根喜两万块钱,这两万块里,有一半是我出的,有一半是三猴子出的。

    一时间,刘根喜的名声在大洼村里很受欢迎。

    这全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我的计划很简单,一方面帮助刘根喜做好事,提升刘根喜在村里的名声,而另一方面,就是想方设法的抹黑金闪。

    &n

    bsp;   这么一来,此消彼长,刘根喜的优势就起来了。

    这么要怎么抹黑刘根喜,我还没想好,但是刘根喜卖化肥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金闪的注意。

    金闪很清楚刘根喜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派人狠狠地警告过他,却被刘根喜的人给打了,于是金闪也学着刘根喜的样子开始卖化肥,而且两人开始了价格战,价格一个比一个低。

    终于,金闪一狠心,决定不卖化肥了,而是送化肥。

    送化肥,这在抠门的大洼里可不常见,所有人都觉得金闪人好,照顾村子。

    当刘根喜来问我怎么办时,我思索了一阵,突然眼睛一亮,之后就一阵冷笑:“金闪啊金闪啊,之前还没想好怎么把你搞下去,现在你是自己找死……”

    “金闪不是送化肥吗?那我们就这样……”我在刘根喜耳边说了些什么,刘根喜听完后一阵呆滞,良久才害怕的看了我一眼说:“昊哥,你要是去当坏人,警察都抓不到你。”

    “呵呵,我一直都是个坏人啊……”邪恶的笑了笑,我拍拍刘根喜的肩膀。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我带着溜锁、庆丰、还有二宝子早早地去了大洼的集市里。

    大洼的集市在大洼的中心,很早就很多人了,刘根喜说,今天金闪的人会在这里送化肥,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于是,我和溜锁还有庆丰二宝子很早的开始排队了,而刘根喜的人也在暗中埋伏。

    等了一会儿后,金闪的人来了,一个为首的流子开了一辆拖拉机过来,紧接着从拖拉机里脱下来好几袋化肥,然后使劲吆喝:“送化肥咯,送化肥咯,免费的化肥,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很快,很多人都被吸引过来了,哄抢成一团。

    我和溜锁二宝子混在其中,互相邪恶一笑,然后就朝那个流子走去。

    庆丰我没让他干,因为这事太猥琐了,而他很正直,这事他干不好。

    大摇大摆的走到那个流子面前,我先是踢了那个流子里脚边的化肥,而后用一种怀疑的目光问道:“免费送的化肥,质量好不?”

    化肥被我踢了,那个流子显得很不开心,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那必须好啊,杠杠滴。”

    “能闻一下不?”我问。

    “随便。”

    我就直接撕开了化肥的袋子,然后抓了一把放到鼻子边闻了闻。

    突然,我猛地把手里的化肥朝那个流子的脸上一扬,紧接着又狠狠踢了他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大骂道:“草你吗,这化肥有毒!送我们有毒的化肥,是想我们都没粮食吃吗?”

    在我说完后,整个集市的人都是哗啦一声,都朝我们投来吃惊的目光。

    “草你吗,我的化肥也是假的,你他吗敢送我们假的化肥?”

    另一边,溜锁也是突然间动手,狠狠扇了那边的流子一巴掌,然后,又一脚踹翻了他们开的摩托车。

    而二宝子那边,也是大骂,距离太远,骂的什么听不清,但是好像是那边的人动手,一起在打二宝子。

    二宝子皮糙肉厚被打没事,一边被打着,二宝子一边大喊:“大家来评评理啊,他们送假的化肥给我,还打人,大家来评理啊!”

    集市里,很快闹成一团,所有大洼村民看着手里化肥,顿时脸色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