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安插棋子
    “……”

    此话一出,屋子里所有人都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我,刘根喜,更是额头上不断流下豆大的汗水。

    喉咙滚动着,彰显了他恐惧的内心。我知道,他害怕了。

    而在听了我的话之后,二宝子和溜锁,还有庆丰也用一种惊悚的目光看着我。手枪里,还有一发子弹?

    和其他人的惊慌相比,我淡定的笑着,手里拿着的枪指着刘根喜的额头,嘴角泛起了一丝冷酷的笑意。

    “现在,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笑着,我拿枪轻轻往前顶了顶。于是,冰冷的枪管就顶在了刘根喜的额头之上。金属特有的冷意,让后者有了一种深入灵魂深处的恐惧。

    死死的咬着牙,刘根喜依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三秒后,他居然惊恐地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假的,全凭你心里想了算,反正命是你的,不是我的,和我没关系。”依旧轻轻的笑着,我的食指扣在了手枪的扳机上。

    只要我稍微一用力,就能轻易结束一个人的生命。

    整个屋子安静无比,只有秒针走动的声音,这声音,已经变成了生命的沙漏,只会越来越少。

    “咕噜。”

    刘根喜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终于,他的眼神开始松动。

    慢慢的,他举起了双手,想了想说:“我妥协,我跟你出去。”

    “想好了?”我灿烂笑着。

    “想好了。”

    “那就走吧。”收起了枪,我朝外面走去。

    刘根喜跟在我的身后,而溜锁、庆丰、还有二宝子都用一种震撼的眼神看着我。

    原本以为会有恶战,没想到却被我三言两语的化解了。

    来到了一块大洼的田里,我望着萧条的田野,冬天,万物枯萎,等待来年春天再开。

    这么俯瞰着,我有种俯视苍茫山河的感觉,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豪迈感,我想了想问他:“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吗?”

    “不知道。”刘根喜茫然地说道。

    笑了笑,我指了指眼前一望无际的田野:“放下你手里的牌,看看外面,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听了我的话,刘根喜立刻朝田里看了看,说:“我什么也没看到啊。”

    “你会看到的,现在我告诉你我看到的。”又是一阵微笑,我说:“我看到了万里江山。”

    不顾刘根喜惊讶的眼神,我又吟了一首诗。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略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听了我吟的诗,刘根喜眼里更加茫然了,而看着刘根喜眼中的茫然,我也是并不在意。现在见识广了,装逼的境界也高了,一不小心,又装了一个逼。

    而大洼这里很穷,根本没有什么人读过书,都是农民,自然不知道这首诗了。

    但是,刘根喜再笨也不可能一句话都听不懂,他,还是听出我话里的一点意思。

    “你要帮助我?”刘根喜双目瞪圆,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是的。”我微笑着点点头。

    “可是,你要怎么帮助我?”刘根喜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

    “半个月后就是村长选举了,你,应该很想当村长吧?”笑了笑,我继续引导刘根喜。

    “想!”没有犹豫,刘根喜看着我脸色变了。

    “那我就捧你当村长。”我随意地说道:“但是作为交换,大洼这片地,是我的领地了。”

    “那不行。我当了村长,大洼就是我的地方。”一听我要吞并大洼,刘根喜立刻不干了。

    “不,大洼还是你长官的,但是,领地是我的。”我看着刘根喜说道:“我捧你当村长,你是要回报我的。跟着我混,大洼,交给你管理,怎么样?”

    “……”

    刘根喜面色阴晴不定,还在犹豫。

    我趁热打铁,继续说道:“你还是村长,只不过,你这个村长归我管,你只要听我的就行了。这样不好吗?”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不一定会争得过金闪。如果让金闪当上了村长,你觉得他第一个要动手开刀的,会是谁?”我软硬兼施,威胁道:“会是你,或者那个石头,因为你和那个石头是最能威胁他的人。到时候,你别说争村长了,就是安守现状都做不到。”

    “……”

    在我的说动下,刘根喜脸色不断变换着。

    “我数三声,你不同意的话,我就去找别人了,你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愿意和我合作的人,多得是。”我摆摆手,数了三根手指。

    “三。”

    “二。”

    “一。”

    三声数完,我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的。

    “等等!”

    才走了一步,就传来刘根喜的声音。

    他喊住了我,咬着牙对我说:“只要我听你的话,你就能帮我争到村长的位置吗?”

    “当然。”我咧嘴一笑。

    深呼吸一口气,刘根喜朝我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笑着,我将手和刘根喜握在了一起。

    和刘根喜分开后,我们又去见了石头,用的方法依旧如法炮制,先让溜锁去惹事,再用转轮手枪吓唬人。

    只不过,这个石头有些不听话,被我们教训了一顿,而他的名单,也在我的候选人大名单之外移除了。

    回去的时候,溜锁一脸吃惊的看着我:“昊哥,这个受强力,真的还有子弹吗?”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说道。

    “不知道?”溜锁显得极为吃惊:“不知道那你说的跟真的一样?”

    “就是要让对面摸不准啊,这是心理战术。”笑了笑,我和溜锁回到了监狱里。

    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三猴子,把事情告诉三猴子,三猴子摸着下巴,眯着眼睛说:“这么说,你打算扶持刘根喜了?”

    “不错。”我笑着说道:“我也说了,这两人,一个适合利用,一个却利用铲除,刘根喜为人圆滑,适合利用,而石头不懂变通,只能铲除了。”

    “好是好事,但是你就不怕……亲手培养出一个凶猛的老虎吗?”三猴子看我的眼神渐渐变得锐利,犹如一把利剑,直刺我的心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