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0和1
    在我说出‘一个人,也能是豪门’这句话时,三猴子、溜锁,都用一种震撼的眼神看着我。没想到这才是我的终极目标。

    何为豪门?

    有钱,只能被称为‘富家子弟’,而远远不是‘豪门’。

    但是,如果有了影响力,已经勉强可以称之为“豪门”了。

    而真正的豪门,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底蕴。这需要时间的积累,而不是有钱有势有影响力,可以达到的。

    而评判一个豪门的底蕴时,通常会用一句俗话概括。

    富不过三代。

    如果一个家族,可以富过三代,就可以被称之为豪门,而只富了两代,只能说是“望门”。

    我承认,是妹妹影响了我。不,准确的说,是妹妹背后的家族激励了我。

    李心并不姓李,而是姓苏,她叫苏心。以后的她,会穿金戴银,衣食无忧,出行都有保镖护送,以后,也会尊崇家族的意思,嫁给一个同样是豪门的后人,达到联姻的目的。

    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离我而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这些平凡人家的孩子,就像权贵们手里牵着线的木偶,随意玩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甘心,也不甘平凡。

    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孩子,同样可以靠着自己一步步成为豪门。

    于是,我的目标从当一名大哥转变成了成为豪门。

    这中间跨越的是巨大的,我知道,如果我不努力,就真的追不上李心了。

    第二天,我依旧和老贼去大洼找那头水牛,见到那头水牛的第一面起,我不那么害怕了,而是更加的从容。

    中间还是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就是我练习的那头水牛是公的,而在我练习到一半时沼泽地中冲出去一头另一头水牛,而那头水牛是母的,一公一母两头碰在一起,令公牛很快对我没兴趣了,转头朝母牛冲去。

    公牛实在跑的太快了,我和老贼都追不上,只能就此作罢,但是老贼也没闲着,教我认中医的药材,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虽然懂针灸,却不懂怎么对症下药,还是个门外汉。

    之后,老贼让我听一首歌,叫周杰棍的本草纲目,叫我把歌词里的所有重要都给背下来。

    后来,我去大洼分别拜访那两个准备竞选村长的农民。为了安全起见,我带上了溜锁和庆丰,还有二宝子。

    得到的情报中刘根喜家是开摩托车的,可是一到他的家,我们就感觉不对劲了。

    刘根喜家,根本没有摩托车,而是停着一排自行车。

    看见那些自行车,庆丰皱了皱眉说:“昊哥,那个刘根喜家好像有不少人啊?”

    “有人怎么的?我们有枪。怕他啊?”溜锁不屑的说了一句,拍了拍自己鼓鼓的腰包。

    “你带枪了啊?”听了溜锁的话,我们都吃惊的看向他。

    “是啊,三哥把枪给了我,不过,这枪好像没子弹,只能吓吓人用。”说到后来,溜锁又尴尬笑了笑。

    我接过溜锁的抢,打开弹夹一看,果然一粒子弹都没有。看来三猴子虽然能搞到枪,但是子弹却很难搞到。

    这把枪,最大的用处就是这是真的枪,可以起到吓人作用。

    大洼都是一群刁民,用枪吓他们,或许会安全一点。

    犹豫了一下,我们走进了刘根喜的家。一推开门,就闻到了一阵浓烟味,呛得我们鼻子一阵刺痛,差点咳嗽出来。

    浓烟中,我们看见一大群光着膀子的男人围着一个炕打牌,每个人嘴上都人手一个烟枪。

    他们玩的正起劲,丝毫没感觉到我们的到来。

    “谁是刘根喜?”或许是有枪,溜锁胆子大了些,冲屋里那群人喊道。

    “咋的了?”一个挺黑的中年人抬起头来,光着膀子,浑身黑漆漆的,还叼着一根大烟枪。

    “刘根喜是吧?我们昊哥有些话想对你说,跟我出来一趟。”溜锁大声说道。

    “昊哥?谁啊?”刘根喜掐灭香烟,慢慢站了起来。

    而他站了起来,一些围在一起打牌的男人们也跟着站了起来,眼神不善的看着我们。

    大洼里的村民太能打了,全是流子,这么多人一起站起来,溜锁一个人就显得势单力薄。

    但是很快的,他掏出了手里的枪,大骂道:“草你吗的,你们别给脸不要脸的,老子有枪!”

    哗啦!

    看到溜锁手里的枪,所有人都怕了,刘根喜眯着眼睛问道:“这枪,是真的不?敢不敢往我这打一枪啊?”

    “……”

    这句话才说完,溜锁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知道,弹膛里根本就没有子弹,但是如果不拉开枪栓,不就让人知道这是把没子弹的假枪了吗?

    很快的,溜锁脸上流下了汗水,而刘根喜房间里的那群人,也都是露出了冷笑。

    想了想,他们都拿了靠在墙壁上的家伙,有人拿了铁锹,还有的拿了木棍,有的甚至连烧柴火的火叉都查出来了。

    “昊……昊哥,我们怎么办啊?”

    还是太冲动了,看到这么多人了,溜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来吧。”我笑了笑,从后面走过来,然后从溜锁手里拿过那把没子弹的手枪,在手里把玩着,走到刘根喜面前:“我就说他嘴中的昊哥,抱歉,他太冲动了。”

    “哦,你就是老大啊……这么年轻啊?”可能是看我年轻,刘根喜哦了一声,然后来来回回看了我一眼,他对我说:“这枪,没子弹的吧?”

    “是没子弹。”我继续不卑不亢的笑着。

    “草你吗的,没子弹的枪也敢拿出来?吓唬我啊?”一听真的没子弹,刘根喜立刻凶相毕露,冷笑着,他拿自己的脑袋不断往前顶:“有种的,一枪打死我啊?”

    咔!

    话音刚落,我立刻拉动了枪栓,拿枪顶住了他的脑袋:“你确定?”

    身子有一瞬间的颤抖,但是刘根喜还是满脸横肉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还拿枪指着我呢?都没子弹。”

    “呵呵,你说的不错,手枪的弹膛里的确没有子弹。但是,你一定不知道,9mm转轮手枪除了弹膛的7发子弹之外,里面本身就有一颗子弹,所以,一共有8发子弹。”

    伴随着我轻轻的笑声,整个屋子里顿时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都死死的盯着我,盯着我手里的手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