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一人一豪门
    穷山恶水出刁民,如果撇去大洼里的一些为了钱可以不要命的大洼村民,光是大洼这块地,绝对是能引起大哥们注意的地方。

    因为这里虽然环境恶劣,还有大片沼泽地,但是也是一块纯天然的村子,而且占地环境还很大,在现在这个日间发展,土地越来越珍贵的社会,具有不菲的潜在价值。

    但是,这一切都有大洼村的村民存在,没有一个大哥愿意去占领这个地方。

    因为太不值得了。

    攻占大洼,一般需要五倍十倍的金钱和人手,大洼里的村民实在太刁了,难以攻克,就算占下来了,自己也要脱层皮,没有一个大哥愿意这么做。

    但是,我却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攻打下大洼。

    我知道,在我的牵引下,三猴子来兴趣了。

    而我的建议是,不强攻大洼村,而是和大洼村里的村民搞好关系,而这个搞好关系的方法就是送钱。

    钱,大洼村太缺钱了,钱在他们眼里,就是无价之宝,有钱能使鬼推磨,自然也能驱使这些势力的大洼村村民。

    这个建议立刻遭到了三猴子的否则,他摇摇头,对我说:“这个方法我们不是没有用过,但是都失败了。”

    “因为他们太贪婪了,人的**是永无止尽的,你给了他们五十块,下次他们就敢要一百块,难道,我们要一直花钱养着他们吗?”三猴子继续说道:“花这么多钱,还换不回几个忠心的小弟,不值得。”

    这话听得在理,我也是点点头,表示理解,但是很快的,我又笑了一下,说:“这只是在平时,平时,当然不能用钱去打动他们。但是,现在不是一般时候,相信,三哥也听说了大洼村的村长离奇暴毙的事吧?”

    “恩。前几天死的,前一天还在家喝酒,和别家人的媳妇整了一次,第二天就被发现死在自己家中了。”三猴子点点头,神情凝重的说道:“据说死相很惨,吊死在家里的横梁上,舌头伸得老长了。”

    一旁的溜锁听后,顿时一阵恶寒:“那然后呢?这是自杀还是他杀?”

    溜锁最喜欢看的是岛国片,最讨厌看的也是岛国片,只不过,一个是爱情动作片,一个却是恐怖片。岛国是个神奇的国度,不止那方面的片做的很好,恐怖片也做得很好。

    但是,人的好奇心就是这样,越怕什么,就越是要知道。

    三猴子摇摇头,说:“不知道,应该是他杀吧,但是没有报警,而是村子里私下解决了,被判定为‘自杀’吧。”

    我听后,立刻猜到了这件事背后的意义,应该是有人想坐村长的位置,然后弄死了原来的村长,再暗中操作,让自己坐上村长的位置。

    凶手这块不是我管的地方,那个村长的死也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关心的,只是村长这个位置。

    我笑了笑,对三猴子说:“我打听了,一共有三个人竞选村长的位置。”

    “一个是金闪,一个是一个农商,刘根喜,最后一个是拆迁户,石头。”

    报出三名候选人后,我又笑了笑说:“金闪我们不指望了,我们把目光放在后面两个人,而我也摸清了这两个人的底,一个处事圆滑,另一个只认钱。”

    “昊哥,你的意思是……”听了我的话,三猴子深深的眯起了眼。

    “扶持。”

    从我的嘴里吐出这两个字,而我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眼里也是掠过一道锋芒。

    “你的意思是……”听了我的话,三猴子也一下子明白了我的想法。

    “是的,要征服一个村子,有时候不需要用武力征服,同样的,武力征服,相反反而是最愚蠢的。聪明人,要利用对面的弱点。”

    “人性的弱点。”想了想,我又加了一句话。

    “人性的弱点……”溜锁和庆丰,还有三猴子都在认真思索我说的话。

    “钱。”我又说道:“大洼村的弱点,就是钱。”

    “他们太需要钱了,只要我们给他足够的钱,帮他争取到村长的位置。他还会不感激我们吗?”我笑了笑说:“再由他帮我们管理大洼村,不就不费一兵一卒,就占领了大洼村吗?”

    “我明白了,真正的大哥,是不需要做事情的,他们玩的,都是御人之道。”三猴子大惊,而后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我。

    “不错。”我笑了笑,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来占领大洼村。”

    点点头,三猴子很快又问我:“但是你为我打下大洼,却不自己管理,反而送给我,你图什么呢?”

    “呵呵……”面对三猴子这个问题,我笑了笑,却并未作答。

    但就是这个笑声,让三猴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我明白了,你的眼界,已经不在大哥上面了,你想当权贵!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权贵。”

    “不错。”我不可置否,两只手交叉在一起,笑着说道:“因为我幡然醒悟,当大哥,这不是终点。真正的终点,是当权贵,融入这个社会。”

    “我不会是一个义薄云天的大哥,但是我绝对是一个做事考虑周全的人。未来有太多不确定的事了,我只有全部考虑好了,才不会有人牺牲,更不会留下遗憾。”

    我声音平淡,就像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似的。但是在三猴子、溜锁、庆丰眼里,我已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已经不会说脏话,更不会轻易生气,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

    他们越来越看不透我了,我渐渐有了城府。更可怕的是,我才刚成年,眼界就看到了很远的方向,如果再给我五年时间成长,可能会有多一个权贵了。

    “昊哥,当权贵,是你的最终目标吗?”想了很久,三猴子再次问我。

    我还是摇头,说:“不,我的目标,是豪门。”

    “豪门?”

    众人不解。

    我淡淡一笑,他们不理解,是正常的。

    因为我看到了未来的隐患,而他们却没看见。

    我只是提早做好准备而已。

    站起身来,我笑了笑说道:“江城有四豪门,苏家、宋家、秦家、梅家。人们提到这四家,第一反应就是豪门,我的愿望是,有人能提到我的名字的时候,也是这个反应。”

    “一个人,也能是豪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