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村长引起的野心
    人是幸运的,因为上帝造人时给予了人类最精密的人体构造,奇经八脉,各种穴道,构成了最精妙也最神秘的人体。

    至今为止,人们研究出人体功效的部分不足整具人体的十分之一。

    而我,正是因为掌握了人体的穴道,这才逃过了一劫。

    其实,只扎一个麻痹穴就足矣了,可是我实在太害怕了,害怕水牛会一蹄子踩死我,一激动之下,我就把水牛的神阙穴给扎了。

    神阙穴这个地方很神奇,不仅可以固本培元,还可以回阳救脱,实在是生物体内的一道大穴。

    我扎了水牛的神阙穴,这水牛一时半会是起不来了。

    之后我就按照老贼的话开始施针,从最上面的穴道开始,一直到最下面。人体大部分穴道水牛都有,但是有一部分没有,比如水牛的头顶,是一对牛角,所以死穴之一百会穴在牛角中间,一般情况下来说是施针不到的。

    我也没想把牛角弄断,我还是很保护动物的。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回去后我的脚都是软的,离去前,为了保护那头水牛不被大洼人抓走吃掉,老贼和我一人一边,将水牛扛到了大洼里面的沼泽地,那里才是水牛生活的地方。

    水牛很重,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老贼出手,他看着有气无力的,没想到力气居然比我还大,考虑到他的年纪,这还不是他的最巅峰。

    最巅峰,我想会更加恐怖吧。

    这,就是内江湖强者的实力吗?

    而深入了大洼,我第一次看见大洼这个建立在穷山恶水的村子。环境恶劣,猛兽毒虫遍布,俗话说得好,穷山恶水出刁民,大洼里的流子,一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亡命之徒,为了最重要的钱,他们什么都愿意做。

    金闪已经出狱了,出狱后,他就一直在大洼里当土皇帝,而他也有点钱,全部身家,大概有两三万。

    两三万放在市里不算什么,甚至连小康都算不上,可是放在大洼,这是绝对的土霸主。

    大洼实在太穷了,大部分人只是百元户或者千元户,只要到了万元户,就可以当霸主,而金闪,则是有两个万元户,这放在大洼,是绝无仅有的。

    而和老贼一起扛着水牛的时候,我也顺便打听了一下大洼的行情。

    大洼人口众多,但是钱却很少,请这里的刁民打架,居然出奇的便宜。

    只要五十块,就能请这里的刁民为你打一场架,还是生死架。

    而金闪,在大洼的日子也过的舒舒服服的,因为有很多人争着帮金闪打架,当金闪的小弟。

    我甚至有些羡慕金闪了,因为这里的小弟实在太便宜了,只要五十块一个人,而放在市里,除了一路跟着自己的兄弟,请不认识的人为你打架,没有五百块,没得谈。

    五百块和五十块,这两个单位差了十倍。

    而我又听说,大洼的一个村长死了,在贫穷的村,也不可一日无村长,现在,大洼村里的所有万元户,都在抢着当村长这个职位。

    别小看村长,不管这个村长如何贫穷,只要是村长,油水一定很多。因为村长是干部,是公务员。换个更直白的方式,只要当了大洼的村长,千元户,可以晋升为万元户,万元户,就可以蜕变成十万元户。

    而大洼,一共有三名万元户,其中一个是金闪,另外两个是大洼当地的农民,但是他们养了两块好地啊,其中一个养了一种昂贵的水果,那种水果我也没听说过,但是我知道这种水果臭臭的,浑身长满尖刺,可以用来砸来,而且价格很贵,比西瓜还贵,卖到外面赚钱了。

    另一个是国家工程好,那块土地被拆除掉了,国家分了一万块给他,从此一跃成了万元户。

    现在他们都想和金闪争村长的位置。

    竟争村长,不只是要有钱,还要看对这个村子的贡献,还有民众的投票。所以,候选人们会千方百计的去贿赂其他村民,用来给自己拉票。

    金闪钱是够了,但是缺的就是贡献度和民心。而那两个农民,缺的是钱,但是不缺贡献度和民心,因为他们很会笼络民心。

    知道这个消息后,我立刻给了一个大洼村民十块钱,向他打听那两个万元户的身份。

    第一个卖水果的农民叫刘根喜,另外一个拆迁户叫石头。

    当下,我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时不时眼里闪过精光。

    这个眼神被老贼看到了,当下就问我:“怎么?又要开始混了?”

    “恩。”我点点头,笑了一下。

    老贼也是笑了一下说:“混可以,别忘了看家本事。”

    “那必须。”咧嘴笑了一下,我们回去了。

    回去后,我就找到了溜锁和庆丰,以及三猴子,就看着所有人,我想了想问他们:“你们,想不想拿下大洼这个地方?”

    “大洼?这地方这么穷,还这么难攻破,有什么好拿的?”三猴子皱了皱眉,疑惑地看着我。

    大哥想问题总是比别人想的更多的,准确的来说,三猴子现在不是一个大哥,而是一名商人,唯利是图的商人。

    做事情,他会先思考这件事情值不值得做,会付出多少代价,并且做完之后自己有什么好处。

    在他看来,大洼这个地方实在太穷了,根本没什么可以赚钱的地方。钱,一直都是混子最渴望,也是最神圣的东西。

    而且,大洼很穷,可是那里的刁民却是民风强悍,悍不畏死,想要拿下,必须花费更多的人力财力才行。

    在三猴子以及其他大哥来看,这个地方就是个三不管地方,根本不值得多花心思。

    溜锁和庆丰都是和三猴子一样的观点,但是,我只是笑了笑说:“三哥,你说的不错,正常情况下,大洼这个地方,估计没人会去在意。但是,如果白送给你,你要吗?”

    “白送?”听了我的话,三猴子大吃了一惊:“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巧了,世上就是有这么好的事。”我轻轻笑了一下,笑的十分奸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