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水牛
    ,精彩小说免费!

    溜锁睡觉有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打呼噜。而且这个呼噜十分的响亮,就像天雷震响似的,而我们几个都不打咕噜,于是我们都睡不好觉,这也是我为什么宁可睡在外面也不要回去睡的原因。

    今天,溜锁又打呼噜了,于是,我就抓住他的脚下凭着脑海里的记忆在他的脚心位置按了按。

    之后……

    “哈哈哈哈……”

    整个房间里诡异的响起了溜锁的大笑声。

    “……”

    笑声把所有人都弄醒了,都一脸诧异的看着他,埋怨道:“溜锁,大半夜的,你不睡觉笑啥啊?”

    “哈哈哈哈哈哈……”溜锁还在继续笑。

    “溜锁?”

    “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

    我们就显得特别无语,不明白溜锁为什么突然笑的这么厉害。

    “哈哈哈……我其实不想笑的……哈哈哈哈……可是就是忍不住……哈哈哈哈……”笑着,溜锁眼泪都笑出来了,可是,他依旧在继续笑着,不断摇着头,拼命做出一副不想笑的样子。

    大家都是一副懵逼的样子,只有我,隐隐约约知道点怎么回事。

    我,刚才应该是不小心按到溜锁的笑穴了,所以溜锁才会一直笑,即使他不想笑的,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笑穴是真的存在的,而且,人体有很多处笑穴。

    最主要的两处,位于涌泉穴和渊腋穴。

    我刚才按到的,正是涌泉穴。

    涌泉穴位于脚底正中心,而涌泉穴不仅是笑穴所在地,还是百寒汇聚之地。

    俗话说得好,寒从脚起,如果着寒了,首先寒的是脚底,这也是针灸的一个中医穴位。

    而渊腋穴位于手臂之下,通俗点说法来说,就是胳肢窝。

    其实这很好理解,身体哪个部位挠挠最容易痒,笑穴就在哪里,大部分人的笑穴敏感部位,都在脚底和胳肢窝。

    一瞬间,我感觉人体穴位真是太神奇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想,只要我学会了针灸,就可以治病了,而我要是砸到了敌人的死穴,敌人不就倒下了?

    很快,我变得兴奋起来,中医,可以用来救人,当然,也可以用来杀人。

    千万别得罪医生,因为他们有一千种不同的方法让你死。

    但是,这种兴奋感没有持续太久,我又要面临一个问题,我按了溜锁的笑穴,可是要怎么解决呢?

    我没有头绪,而溜锁也一直笑着,最后把预警引来了,带走了他。

    不一会儿溜锁回来了,但是还在笑,我想,等时间到了应该会自动解除吧。

    果然,过了半小时后,溜锁不笑了,而他不笑之后,一直骂骂咧咧,说要找出让他笑的这么惨的幕后黑手。

    我当然不可能承认的,而我很快也是睡着了,第二天给老贼汇报我的成果,针灸铜人,上面的穴位我都能准确无误的认出。

    “不错,想不到,你学医还挺有天赋的。”老贼惊讶,然后赞赏着夸奖:“接下去,我要教你的是握针的方法。”

    “教你握针之前,我要你发誓,习得中医,必须以济世救人为己任,切记不可用来祸害他人!”老贼严肃道。

    “那如果是别人主动招惹我呢?”我没有立刻发誓,而是眯着眼睛说道。

    “那就另当别论了。别人怎么打的,你就怎么给我弄回去。我老贼的弟子,没有一个是懦夫。”

    咧嘴一笑,我一字不落的发誓。

    之后,老贼就递给我一个银针和一身黑色的长袍。

    “为什么要穿长袍?”我吃惊的问道。

    “这是祖训,医者仁心,除了济世救人,还有一个责任,就是把中医发扬光大。长袍,就代表着你是中华文化传承者!”老贼严肃道。

    我是一个爱国之心很强的人,才听完老贼的话,我就立刻穿上了黑色的长袍。

    还好第一次长袍,我感觉怎么穿怎么变扭,但是,又感觉我身上的气质变了,少了一分杀气,多了一种古典之气。

    “很好。”老贼笑着点头,然后将针盒给我,严肃的对我说:“学中医之人,武器只有一样,那就是针,万种疾病,一针下去,药到病除。”

    “可是师傅,西医和中医相比,到底哪个厉害点?”我疑惑着问道,老贼却是对医者即为不屑。

    “西医?呵呵……那种小儿科的东西如何能与中医相提并论?西医见效快,但是不见的能治好疑难杂症。”

    但是现在华夏的局势就是这样,中医式微,西医是主流,欧盟已将中医从世界百大遗产中移除,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医的医疗事故多发,国人不再相信中医,这才导致中医没落。

    但是,中医只是没落,没有消失,那就有它存在的道理,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把这个责任扛在肩上。

    “针,只需要握住针的半寸就可以了,对准穴道,然后讲究的是一个快、狠、准。”秦国腔手里拿着一根银针,不断地对着空气扎着。

    之后,他就把银针递给我,叫我去插针灸铜人身上的洞口。

    我插了进去,但是老贼却是摇摇头说:“不行,力度不够大,也不够狠,我来示范一下。”

    之后,老贼先给我示范了一下,刷的一下扎进了铜人洞口。

    我这才感觉到我和老贼之间的差距,老贼扎针的速度,根本看不到出手的速度,并且很准确的扎进铜人的洞口中。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扎铜人,甚至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我都在扎洞口,所以每天下来,我的手十分的酸痛。

    五天后,我的出针速度已经差不多了,虽然赶不上老贼的速度,但是也足够快速了。

    用老贼的话来说,我遇到了瓶颈,再提升也提升不上去了,打算教我联系其他的。

    大洼,这是一处恶劣的地方,老贼就将我带到了这个地方。

    在一片深山老林中,老贼抓来一头水牛,然后递给我一根针说:“去,扎这头牛的穴位。”

    “啊?”

    听了老贼的话,我忍不住看向了在我眼前的那头大水牛,尤其是那对尖尖的牛角。

    “咕噜……”

    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