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九章:赎罪
    ,精彩小说免费!

    作为一名光荣的大哥,我是很守信的,说放过花妖就放过花妖,但是有个提前,那就是带走水鬼的尸体,然后把地上的血拖干净,不留一丝痕迹。

    做完这些,我很友好的朝艰难前行的花妖挥挥手说再见,花妖到现在为止都还没从手指的痛觉中缓过神来,弄断她的五根手指固然可恨,但是最可恨的还是我弄断她手指的理由。

    “我是强迫症。”

    就因为你是强迫症,就能随便拗断自己手指吗----虽然五根手指有四根折了,唯独中间那根中指还傲然挺立着,虽然自己也看的不是很顺眼,但也不能折啊!

    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我,花妖强忍着痛楚,扛着水鬼的尸体离开了。

    目送着花妖离开,我这才打了一个哈欠,重新回到了租房中将房门紧紧关上。

    奔波了一整日,又忙活了一个晚上,我也感到了一丝疲倦。

    没有回柔姐的地方,而是在外面客厅随便找了一个沙发睡下。

    沙发很长,足够我一个成年人睡下。只有当腰部紧贴着柔软的沙发,我全身紧绷的肌肉这才缓缓放松下来。

    感觉有些疲累了,但是,我还是没有睡觉,脑袋里想着花妖带给我的消息。

    不得不说,花妖带给我的信息实在太大了。

    在我入狱的这段时间,外面已经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李心的身份曝光,正是苏家的人,苏家,已经有人过去和李心相认,但是却被李心拒绝。

    在李心的潜意识里,我和爸妈才是她的家人,而不是苏家。即使苏家有钱有势,即使只要进入了苏家,她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但是,她还是不愿意。

    这让我十分的欣慰,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一入豪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家。

    在油城这座二线发达的城市里,有人开颜色绚丽的跑车,有人住如同城堡的别墅,也有人享用着一顿就要五位数六位数的各国大餐,香槟美酒,花天酒地。但是,更多的是那些每天灰头土脸为了生活而奔波的寻常市民,他们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然后带着一身的疲惫和昨晚没睡好的黑眼圈赶公交乘地铁为的只是每个月三千块的工资奖金,他们劳累了一天,也只有回到了这个不大但是很温馨的蜗居里,他们才敢放声大笑。

    他们或许没有很多的钱财,但是他们待人温和,他们朴素大方。这,才是生活。

    李心看透了这一点,可是那些上流人士并没有看透这一点,只因为李心身体里流着苏家的血,就一定要李心回去。

    我的面色阴沉,让我生气的不是苏家要李心回去,而是苏家在李心刚出生的时候就将她抛弃,我们一家好不容易将她养大,已经将她当成了亲人,又怎么会放着李心离去。

    我和苏家,注定成为敌人,而不是朋友。

    还有一个就是宋家,宋家向苏家提亲,要娶李心。而我自己心知肚明,豪门,不可能有爱情,只是政治婚姻,李心嫁过去,得不到幸福。

    而宋家的宋天山却十分霸道,根本不认识我,就派杀手杀我,如果被杀的对象不是我,而是其他不会武道的普通人,是不是早就死了呢?

    权贵,在我的眼里,就像高高在上的主宰,他们用线牵着我们这些平凡人,生死,仅在他们一念之间。而我倒想问问,凭什么?

    看来,我要快点出狱了,还有一个月,一个月时间够我学习。等一个月后,我就重新回到了那个城市。

    届时,下山虎王者归来,睡龙抬头,血染半边天!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了,一看表,才五点,就点了一根烟,吧嗒吧嗒抽着。

    让我意外的是,楚姨也这么早醒了,看到我一个人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眼神有些惊讶。

    想了想,她迟疑的问了一句:“昨晚,没发生什么事吧?”

    说这话的时候,楚姨的目光放在了地上残留的血迹之上。

    “没事儿,我不小心弄伤的。”我随意的笑笑说,站起身将地上的血迹抹去,就走出了房门。

    没有回头的挥挥手,我对楚姨说:“替我向柔姐说声抱歉,晚点我再来看球球。”

    楚姨没说话,静静的看着我离去。

    凌晨的路边很是凄凉,马上过年了,外面下着厚厚的大雪,还有零星的雪花飘零着,再加上路边还未黯淡下来的路灯,一切,都显得十分萧条。

    我一个人静静的在雪地里走着,忽然,一个小女孩,扎着羊角辫,调皮的跑到路边,一个人开始堆了雪人。

    她堆得很认真,大眼睛一眨不眨的,从侧面看,我恍惚间觉得她很像小时候的李心。

    “大哥哥,你在看什么?”小女孩见我一直看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我一愣,旋即咧嘴一笑,道:“大哥哥陪你堆雪人,好不好?”

    “好。”

    小女孩开心的笑了起来,两个人堆雪人,总比一个人堆雪人更有干劲。

    我也是笑着一起堆,堆着堆着,我的眼睛湿润了。因为以前下雪,李心也很想堆雪人,而我,没有陪她堆过一次雪人。

    “大哥哥,你怎么哭了?”小女孩疑惑的看着我。

    “大哥哥在赎罪。雪人,要戴上围巾才好看。”一边笑着,从我的眼里不断流下泪水,我摘下了脖子上的黑围巾,戴在了雪人身上。

    “再见。”

    之后,我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了监狱,我径直走向李心的方向。李心已经醒了。

    她已经刷完牙洗完漱,正憧憬的看着外面的雪。

    感觉有人身后看着她,李心立刻回头,当看到是我时,李心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哥哥。”

    “李心,想去外面玩吗?”同样看着外面的雪,我想了想笑是问。

    李心一愣,之后可能也猜到了什么,脸色深深的变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李心也是勉强的笑着,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手掌。

    “外面下了这么大雪,不打算去玩玩吗?”我依旧微笑。

    之后,李心就看向了外面鹅毛般的大雪,渐渐地眼神也明亮起来:“要。”

    “那就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