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六章:施展恶作剧的才华!
    ,精彩小说免费!

    听了我的话,花妖继续不说话,心里却是感觉,我并不是想要幕后黑手的信息,而是想单纯的拿自己撒气……

    当然,这种事情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花妖怕我拿棍子招呼她。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有什么好说的?花妖继续沉默着。

    作为杀手,她很明白杀手的第一守则是什么:忠诚!不管面对怎么样的严刑拷打,都不能供出自己雇主半个消息。

    而我也的确在拿花妖出气,要是有两个人半夜闯进你的房间来杀你,你不窝火吗?

    这让我心里极为窝火,于是这两个杀手就倒霉了,男的还好,死了个痛快,而花妖则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连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

    “你在骗我。”我眼里闪过一道锐利的锋芒,说道。

    “我没有,这个我还骗你,我找死吗……”花妖急了,因为她看见我的嘴角挑起一分十分危险的弧度。

    “你就是在骗我。”我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忽然笑容有些残忍的说道:“我这个人审讯时有个习惯,谁敢骗我,我就打断他一条腿……”

    “……”

    没等花妖制止,我就拿起木棍砸了下去。

    砰!

    木棍重重的抡下,这一次我用了全力。

    咔嚓!

    一道极为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这种痛苦之下,花妖居然都没有叫出声,只是脸色表情十分狰狞,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从她的脸上大颗大颗的滑落。

    这一次,她的腿是真的断了,她想抽搐着颤抖,却发现使不上力,到最后,她的腿居然自己颤抖起来,就像一只被放进锅里剥了皮但是还未煮熟的青蛙。

    更重要的是,这是她今晚第三次尝到这种味道了。一次小腿骨断裂,又被我接上,现在又断了,反反复复的苦痛,基表示心志坚定的人,也会受不了。

    “痛了吧?”我慢慢蹲下来问道:“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你也一样,从你的面部表情我感受出了你在对我撒谎。你的眼睛没有看我的眼睛,证明你心虚,你的鼻子拱了拱----只要你的鼻毛不是太长,就不会痒,你拱鼻子干嘛呢?还有你的嘴巴,在说话前你嘴巴是不是先嗫嚅了一下,那是你在考虑语句顺序,到底顺不顺畅。”

    “你们的老大,还有雇你们杀我的人,你都知道,对吗?”我的笑容一分一分灿烂起来,声线却是一分一分冷洌起来:“告诉我,有关这次行动的所有信息,如果下次再对我撒谎,断的就不是你的腿了。”

    “哐当——”

    我扔掉了棍子,轻轻抓起花妖显得白皙的手,细细摩挲着,犹如在摸一件名贵的艺术品。

    他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花妖的手说道:“多么漂亮的手啊,你说,这么漂亮的手,要是断了几根,或许全部断了,会怎么样呢?”

    被我抓着手,花妖本能的颤抖了一下,那双眼睛,虽然在笑,但是却蕴含着唳气----我真的会下手,拗断自己的十根手指!

    “我……我说……”花妖脸色面如死灰,在即将到来的残酷面前,她选择了妥协。

    “早对我说实话不就好了?还能免一顿皮肉之苦,是不是?”我松开花妖的手,说道:“本来只想断你腿的,后来想想太不人道,毕竟打人不打脸,断人不断腿嘛,我已经断了你一条腿了,不能再断另外一条,不然你怎么走路啊?手指就不一样了,手能拿筷子吃饭,还能扇巴掌,就连你来感觉了准备自己解决,也要用到自己的手。十指连心,你,不会怪我吧?”

    说着,他又抓起了花妖的手指,摇了摇她的手指。

    “不会怪不会怪……”花妖真的快哭了,心里的委屈像洪水一般胸涌出来,这混蛋太狠了,断自己一条腿还说这是经过激烈思考后的结果,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我满意的看了花妖一眼,识时务者为俊杰,懂得形式对比,才是聪明人,很幸运,花妖暂时的保住了她的十根手指。

    “杀手小姐,现在能告诉我的全部内容了吧?”我问道。

    “我叫花妖,和我一起行动的叫水鬼,买你性命的人是一个姓宋的人。”花妖竭力想保持声音的冷静,但是嘴唇却一直在抽搐,倒吸冷气,牙齿咯咯作响。

    太他妈痛了!

    断腿,除了骨头全部粉碎的那一瞬间,会让人疼的生不如死。之后时间段,不会体会到那种感觉,因为传感器已经断开了,但那是在保持一个动作不动的情况下,现在她的腿,“一不小心”的被我挪了一下,于是,这种剧痛又来了,一阵一阵的,比之前的还要炽盛。

    “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花妖在心里怒吼,恨不得生食其肉,痛饮其血。

    “姓宋,那你为什么要说柳?这个宋姓人,和那个柳姓人,有什么联系?”我沉声问道。

    “只是为了麻痹你而已,这样你报复的对象就不是同一个人了。”花妖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冷!

    太冷了!

    明明只是一个下雨天而已,无论油城天气如何多变,都不会影响自己的。但是现在为何觉得冷入心扉?就好像在冰川一样。

    “是因为断腿的原因吗?导致体内热量的流失?”她在心里想着,想说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但是,我依旧冷冷的看着他,眼神彻底变的阴寒了,道:“你以为我真的会信吗?那么那个柳姓人和宋姓人,都是来自江城,可是这里是油城,油城和江城虽然离得近,但是也要一条高速公路才能到。这个怎么解释?”

    “这个我没有骗你,柳、宋两人,都是江城有名的大少,只不过宋大少不是江城本地人,而是来自油城。”在寒冷、剧痛的双重作用下,花妖再也不敢说谎了,全部如实相告。

    眯着眼睛看着花妖的眼神,这一次,她敢迎向自己的目光,说明她说了真话。

    我反反复复的沉吟着这两个人的姓:柳,还有宋。在自己的印象中并没有认识姓这两个姓氏的人啊,为什么他们会派杀手来杀自己?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一直相信这句话。

    “我只是一个学生,就算是个大哥,在真正的有钱人眼里,我还是一文不值,更何况我已经进监狱了,为什么这个姓宋的会派你们来杀我?”

    这一次,花妖犹豫了一番,最后摇摇头说:“不知道,杀手只杀人,从不问杀人的理由。”

    唰!

    我脸上多了一股子戾气,因为从花妖嘴里并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价值,杀自己的理由,依然是一个谜团。敌人在暗,我在明,根本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出杀招!

    “说,为什么要杀我!”我的面孔上第一次出现了森然的杀机。

    花妖继续沉默,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真的不知道,总不可能自己随便编出来一些理由去糊弄他吧?

    “咔擦!”

    我抓住花妖的一根手指,而后猛地一掰,就把她的一根小指头给掰断了。

    “下面,我不会再问你,你自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否则,我将在你身上尽情施展恶作剧的才华。”

    “你的小拇指,只是开胃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