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四章:什么叫生不如死?
    ,精彩小说免费!

    漆黑的租房里,弥漫着极为浓郁的血腥味,大滩的鲜血滴落在地上,一滴一滴,滴滴答答。

    一具尸体软软的躺在地上,胸口处破了一个血洞,看起来极为惊骇。

    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下,陡然响起了我饱含真挚却让人毛骨悚然的的声音。

    听着这句话,花妖脸色大变,身子也情不自禁抖了一下,她和水鬼都是实力颇为不弱的杀手,之前都是他们用这种表情俯视死者的,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自己也会有这样的遭遇。这种感情叫惧怕----她有多久没有体会到了这种感情了?

    完美的伪装,与电光火石之间刺穿水鬼的胸膛。整个过程,连一秒钟都不到!

    也就是说,我从出手到杀了她的搭档,只花了不到一秒时间……

    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她现在心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恍惚间,花妖第一次对自己的情报产生了怀疑。

    据资料显示:李昊,男,18岁,刚成年,有一个妹妹,就读于二中,因为持刀砍人而进监狱。

    就这份资料而已,他们还觉得自己去杀这样一个人物是杀鸡用牛刀。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似乎自己才是鸡,猎物才是牛刀吧?

    其实这份资料很正确,如果我没有跟着老贼拜师学艺的话,的确一瞬间就被他们杀死了。

    可是,最可惜的就是没有如果。

    现在的我,已经过去的我了。

    逃!

    看着我拿着刀邪魅的笑着走来,花妖竟然有种双膝发软的感觉,连战也不想战了,转身就走。

    “你们这些杀手真不讲道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果我不会武术,早就被你们杀了。”我笑着说道,而后跟了出去。

    唰唰----两道黑色的影子一前一后的奔跑着,跑到了半夜三更的老式小区里。

    老式小区半夜的时候很恐怖,尤其是一些小巷子,黑漆漆的,黑暗吞噬一切,仿佛黑暗中随时会有一直鬼手伸出来似的。

    “你别逃啊,我不会杀你的。”我在后面喊到。

    “……”

    “你不相信我呢?只要你帮我处理好你朋友的尸体,再告诉我是谁指示你们来的,我肯定放了你,我发四。”我一边追,一边喋喋不休的说道。

    “……”

    花妖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两人的距离不断的拉近,心急跳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不成功就成仁的绝然。

    “死!”

    忽然,花妖猛地转身,手里的匕首飞快刺来。她不相信,在这么快的速度下突然,我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的确有反应,但是他的反应不是躲避,而是狰狞一笑的迎了上去。

    唰----我的手里依旧拿着那把弹簧刀,刀锋很锋利,还很耀眼,表面上海反射着异常冷洌的冷光,爆发着摧枯拉朽的毁灭性。

    寒光闪烁间,一道道凝成实质的杀机迸射,在这种异常冰冷的杀机之下,无论是谁,都会被这种杀机绞成虚无。

    铿----一道刺耳的金属颤音响起,两刀碰撞,彼此撞击,彼此摩擦,交织出一连串的火花,夺目无比。

    突然,我咧嘴一笑,手掌忽然眼花缭乱的旋转起来,大吼一声。

    “摘云手!”

    掌心握刀,眼花缭乱的变换出一朵朵冷洌的刀花,快的犹如闪电,根本无法抵挡。

    噗----我一刀捅进了花妖身体里,但是并没有拔出来,花妖也是有着鲜血从嘴里流下。

    见状,我吓得大惊失色,急忙抓住花妖的双手,令其握住插在胸口的刀,加油鼓励道:“坚持住,千万别断气,我没有捅你心脏,所以你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明白吗?”

    然后,我又扶起失去战斗力的花妖,将她搀扶到了一棵大树底下坐下,恶狠狠的说道:“双手捂紧,你可别死啊,死了我就奸尸!”

    “……”

    花妖疼的眼睛都快闭上了。

    我想撕下自己衣服给她包扎来着,可是一看是自己花二十块买来的衣服,我就十分舍不得,想想还是不撕了。

    刺啦----我撕下花妖的衣服,吓得花妖大惊失色,忍不住尖叫一声。

    “叫你吗,闭嘴!”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仿佛受到了侮辱:“你还想我强x你?别做梦了,你就是让我上,我都不会上的!”

    果然,是她想多了,我只是撕下她的衣服给她包扎,之前没有流太多血,又被我包扎了,所以花妖是死不了了。

    这让花妖松了口气,但是很快又疑惑的看着我,不理解我为什么想杀了自己又给自己包扎?几个意思啊?

    做完这些,我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就蹲下来笑眯眯的说道:“美女,你看我对你这么好,你是不是该把一些秘密告诉我了?”

    此话一出,花妖总算知道我为什么伤了她又要救了她,我是想留个活口用来审讯。

    花妖苍白的俏脸冷漠,一句话也不说。

    啪啦啪啦----这个时候正是半夜,天公不作美,居然下起了雨。

    伸手去接雨水,我一脸的晦气,嘟囔道:“天气预报都是骗人的,明明说不会下雨结果下雨了,早知道出门就带伞了。”

    接着又正色道:“我没时间陪你一起淋雨,你快点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

    “……”花妖依旧冷漠着。

    “我再问一遍,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不再嬉笑,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雨渐渐大了,雨水滴入我眼睛里,我都不眨一下,只是冷漠的看着她。

    我之所以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一是因为下雨了,二是因为吃死了花妖会守口如瓶,然后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揍她了。

    “说!谁派你们来的?”我一把抓住花妖的衣领,两人的脸庞贴的很近,在满脸雨水的烘托之下,我的脸显得极度的狰狞。

    花妖的脸色狠狠抽搐了一下,没有挣扎,也没有喊叫。

    身为一个称职的杀手,花妖有着极为良好的职业素养,她是不会轻易说出背后的指使人的。

    无论我怎么折磨她!

    见花妖一副誓死不从宁死不屈的样子,我咧嘴笑笑,一只手拿着刀轻轻贴上了花妖的脸颊,冰冷的匕首带着金属特有的寒冷,贴的花妖直打哆嗦。

    突然,我一刀捅进了花妖的嘴里。

    噼里啪啦----锋利的匕首直接刮掉了花妖所有的牙齿,而且很灵巧的躲避过了最柔软也是最敏感的舌头。

    血水混合着碎裂的牙齿从花妖嘴里溢出,疼的花妖身体直打哆嗦。

    “知道我为什么杀了那个男的而放过你吗?你还是说出来吧,否则,我保证,你会死的比你的搭档更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