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风声
    ,精彩小说免费!

    被秦玉柔这么一撩,我心里尴尬极了,暗骂自己不争气。和林然整的时候就五秒,被林然用手就给整的缴械投降了,现在却这么快。

    不过,我的确对秦玉柔有想法,不对,任何一个男人身边躺着一个女人都会有些动作的,除非他是太监。

    而秦玉柔作为一个花魁,对这方面更是很懂的,起码比我懂得多。

    花魁不是那么好当的,一个好的花魁,不仅要长得好看,而且要学会摆脸色,揣摩可人的心理,什么时候该摆脸色,什么时候该赔笑,这都是很重要的。

    心里乱的厉害,我想了想还是对秦玉柔点了点头,“是的,我对你有想法……”

    “呵呵……”听了我的话,秦玉柔笑了,而她,嘴角也是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原本紧紧抱住我的手臂,也是轻盈的滑落。

    她的手很凉,而我的身子却是火热万分,冰与火的碰撞,我更加有点受不了了,声音有些沙哑的说,“秦玉柔,不要了吧……”

    “不要什么?”继续怪笑,秦玉柔的手掌也是不安分的动了起来,不断轻轻画着圆圈。

    我内心的火热,仿佛也被撩拨起来,更旺盛了,而画的时候,秦玉柔的脚也是缠了上来,和我触碰间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呼呼……”

    这一瞬间,我的眼睛登时瞪得老大,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秦玉柔,而她也笑了,笑着笑着,我就有些力不从心……

    因为我的身体太热了,而秦玉柔的手很冰凉,那种感觉挺舒服的……

    脸色开始变的难看,我开始有些受不了,让秦玉柔放手,快不行了。秦玉柔没放,反而笑的更加古怪了,忽然,她一把站了起来,像女王一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黑暗中,我发现秦玉柔正眼神灼灼的看着我,而她,下一刻也是埋进了我的脖子,如情丝般疯狂且轻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李昊,想变成男人么……”

    听了秦玉柔的话之后,我的大脑顿时空白一片,什么东西都没了,只是秦玉柔的那句话。

    林杰,想变成男人么?

    一开始是秦玉柔那带着魔性的声音诱惑着我,而最后,却变成了我的声音,我在自己问自己这个问题。

    想变成男人么?

    想变成男人么……

    想变成男人么!

    一开始,声音还很轻,可是到了后来,声音越来越重,就跟天雷在我耳边炸响似的,我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这一抖,我吃惊的看着秦玉柔,秦玉柔也在看我,笑嘻嘻的。被她整的浑身上下都难受,连睡觉的想法都没了,但是我心想有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身边我肯定睡不着,干脆不睡了。

    我就有种忍不住大笑三声的冲动,可是又转念一想,我又有种莫名的心酸感,很想哭。

    哎……革命尚未结束,同志还需努力啊……

    这么想着,我有些忍不住了,被秦玉柔撩拨的厉害,我心想,从男孩变成男人,就在今晚了!

    想到这,我就有种上战场的悲壮感,就看了一眼眼前忙活的秦玉柔,我大脑一热。

    “前面我帮你做足了”很快,耳边又传来秦玉柔急切的声音。

    “哦……”应了一声,我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等一下,你把这个带上。”递给我一个透明的东西,秦玉柔刻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有些亢奋。

    “还要带这玩意儿?”手里拿着一个薄薄的东西,我心里郁闷极了,吗的,听说玩厂妹都不用带,怀上了吃个药就好了。

    不管了,我还是带了,这玩意儿我也是第一次带,带上去挺难受的。

    不想带,但是看了一眼已经乖乖躺好的秦玉柔,我就不管这么多了。

    感觉快要成功了,我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就感觉坐着火箭直接飞上了云霄。

    “快。”秦玉柔躺着催我。

    “来了。”我说,觉得还不够表达我的心情,想了想,我又喊出了我的口号,“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

    但是,等我喊完了,在我满脸激动的时候,我……好像又不行了……

    怎么也进不去,我急的满头大汗,而秦玉柔也从床上坐了起来,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忽然郁闷的叹了口气。

    “李昊,你进去就进去吧,为什么要多出那么一句?”长长的叹气,秦玉柔坐在床上神情说不出的郁闷。

    “我太激动了,就喊了一声,那是我的口号……”我也是脸色难看,头上更急了。

    “哎,今天算了吧,下次吧……”再次叹了口气,秦玉柔有些怨气的对我说。

    “哎,别啊,你再等我会儿,我马上好了……”一听秦玉柔说今天算了,我更加着急了,拼了命想让自己起来,可是我越是想起来,越是没有起来的迹象,反而越来越退化了。

    “草!”

    骂了一声,我放弃了,整个人颓废的躺在床上,心里闹心的很。

    第三次这样了。我心想我是不是真的有病?要是有病,我下辈子可就真的完了,连老婆也讨不到。

    躺在床上,我开始胡思乱想,连秦玉柔也晾在一边了。

    这时,又有一个柔软的身子抱住了我,秦玉柔,又过来抱住我了。也不说话,就是把头埋在我的胸上,呼吸也很平稳。

    被秦玉柔抱了,而她这个动作充满母性的光辉,感受着这种感觉,我有点想哭,就问她我是不是很没用,一点也不男人。

    秦玉柔摇摇头,说没有,你不是没用,相反你很厉害,只是你太紧张了,太紧张是会下去的快。

    “那怎么办?”我脸色难看的问,还没从阴影中走出来,我觉得我得看医生去了。

    “下次不要紧张就好了,第一次,都是这样的。”抱着我,秦玉柔安慰我说道。

    秦玉柔的安慰一点用都没用,我还是很闹心,而秦玉柔也说不话了,也不撩拨我,只是紧紧的抱紧我。

    “咔擦……”

    正在这时,一阵细微的开锁声落入了我的耳朵。

    我和秦玉柔心里一惊,想了想,秦玉柔冲着外面轻轻喊了一声:“是红鱼吗?”

    外面没有应答。

    我的脸色就彻底沉了下去,走下了床,叫秦玉柔不要动,然后自己拿了一把刀子握住了门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