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春江花月夜
    ,精彩小说免费!

    “……”

    此话一出,这里的空气直接凝固了。愣了三秒后,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你……你啥说?结婚?!”我忍不住惊呼出声,太不可思议了,柔姐,居然要和我结婚?

    没想到柔姐居然还点头,一副我根本没有在骗你的样子,说,“是的,结婚,为了球球。”

    “……”

    我的眼睛再一次瞪大了,觉得太荒唐了。一直过了好久,我才慢慢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对柔姐勉强的笑了笑,“柔姐,你在开玩笑吧?我们,怎么能结婚呢?”

    “为什么不能?球球把你当成爸爸。”柔姐,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而看着她的目光,我忍不住偏过了视线,不敢柔姐的眼睛对视。

    趁着这个功夫,我开始慢慢梳理了思绪。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球球见到我的第一面起,就把我当成她的爸爸了,而称呼都是爸爸,这让我有了一种危机感。

    婚姻的危机。

    举个简单的例子,两个并不相爱的男女,却因为孩子的存在,硬生生的绑在了一起,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而我,居然也碰上了这种情况!

    我想不明白的是,球球明明不是我弄出来的,可是却因为一句爸爸而负责任,怎么会这样?

    心,彻底乱了……

    我只是想找个好看的女人当女朋友而已,可是现在飞跃的速度却有些快,直接跳过女朋友的阶段,变成结婚了——连女儿都五岁了!

    楚红鱼是这样,而柔姐也是这样。

    这是我的现状,我没来由的浑身一寒,连寒毛管都是冷的。

    看到我沉默,柔姐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声线有些颤抖的问我,“李昊,你,不想和我结婚吗?你,不想要球球吗?”

    “不是……”我也是眉头紧皱的否认,有心想说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我不够漂亮吗?还是你有喜欢的人了?”见我一个字也不说,柔姐急了,一把抓住我的衣服,激动的说,“你有喜欢的人没关系,我和你可以只做名义上的夫妻,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的。”

    说这话的时候,柔姐声音都在颤抖。而我听了她的话,脸色也是深深的变了。我一下子想到了很多,除了抗拒,我还有迷茫,以及恐惧。

    是的,就是恐惧。

    婚姻,是美好的,可是,我对婚姻却迷茫了,恐惧了。两个人在一起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一个孩子把两个人绑在一块,这公平吗?

    这是婚姻绑架!

    深深呼出一口气,我意味深长的对柔姐说,“柔姐,你不能因为球球而和我结婚,你虽然也很漂亮,但是,但是……”

    有心想说出一个强有力的理由,可是话到嘴边,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也没有。

    “反正就是不能和你结婚。”不知道说什么,我把头撇过去,故意不看柔姐的脸,心里乱极了。

    “为什么?因为我是烟柳皇都的头牌?”柔姐的脸更白了,声音也更加颤抖了。

    “这和职业没关系。”我不耐烦的说。

    听了我的话,柔姐一下子安静了,不在激动,而她,只是拿她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我,眼神很澄澈。就被这双眼睛看着,我心里居然有了心虚的感觉。

    看着我,柔姐忽然跟我说,“两个在一起合不合适,要相处在一起才知道。我们没在一起过,你怎么知道我们不合适?”

    心里也是闹心的很,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了,说,“等球球长大了再说吧。如果球球到那时还是记得我,并且认为我是她爸爸,我会认真考虑这事的。”

    凡事都得给自己留好后路,我不能把话说死,否则就是自己坑了自己。柔姐的性格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的性格,和她在一起,似乎也不错。但是,我们在一起的理由和方向,似乎严重偏道了。

    孩子,不应该成为束缚两个人的紧箍,而我也不是孙悟空。

    “就这样吧,该睡觉了。”不敢看柔姐的眼睛,我摆摆手对柔姐说。

    接着我就不等柔姐说什么,直接把灯关了,而我也直接躺在了床上。

    柔姐看了我几眼,也终于没在说什么,也睡下了。

    黑暗中,我闻到了一种特别好闻的味道,跟秦玉柔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我寻思着这应该是女人特有的体香吧。

    床很小,两个人睡特别挤,为了让床的空间大一点,秦玉柔就抱着我睡,还悄悄的问我,“两个人睡还习惯吗?不习惯你一个人睡,我去睡沙发。”

    听了秦玉柔的话,我就十分的不好意思,我是男的,秦玉柔是女的,我怎么能让一个女的睡沙发呢?

    赶紧说习惯,太习惯了,我这个人不认床,咋睡都能睡好。

    秦玉柔呵呵一笑,就不说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不说话,秦玉柔也不说话,但我们心里都很清楚,今晚,或许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房间漆黑,还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和秦玉柔就这么互抱着,我们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我的鼻孔,刺激着我的感官,而秦玉柔两只手却是紧紧的抱住了我。

    感受到了我身体上的变化,秦玉柔惊讶极了,对我说怎么这么烫?

    我恩了一声不说话,而秦玉柔也似乎来了兴致,二十八岁的年龄正是对这方面很懂的年纪。黑暗中,我感觉到了秦玉柔明亮的眼睛,正惊讶的看着我,美眸中泛起了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李昊,你对我有想法,对吗?

    轻轻的笑声,伴随着香气,无时无刻撩拨着我的心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