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风雨飘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居然要去当秘书了。

    我还愣在原地,而楚姨早已向其他人宣布,我兼职管理一条街的同时,还是楚姨的秘书。此话一出,所有人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除了羡慕,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存在……

    很快,我知道了那种眼神是什么了。

    这是一种看小白脸、凤凰男的鄙视,还带着隐隐的羡慕。

    岛国有位著名的女优说过,如果不能躺着赚钱,那就没资格不努力。

    看h正版c/章y、节oa上--!!

    可是,现在如果有躺着赚钱的资格了呢?那谁还想好好工作,都想做小白脸去了。

    不过,看到这么多男人都朝我投来既羡慕又鄙视的目光,我心里居然犯贱的有一丝丝爽感。

    我,现在也是大家眼里的小白脸了,而小白脸是个技术活,可不是谁都能做的。我的心里,甚至想贯彻小白脸到底的一贯方针了。

    正愣神着,楚姨走了过来,朝我妩媚一笑,“李昊,之前我和你提的那个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建议?”我心里一惊。

    楚姨妩媚一笑,将我拉到一个角落,脸上露出了一抹红晕:“我和你的运气是天生一对,你说是什么建议?”

    听了楚姨这句话我立刻就明白了,合着她说的是倒追我的事情啊,她要和我谈恋爱,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或许不为爱情,但是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被利益充斥的爱情。

    “我还没考虑好。”我勉强笑了笑,不拒绝,也不答应。

    楚姨就深深的眯起了眼睛看我,下一刻表情恢复正常:“我也不勉强你,反正你以后是我的秘书了,就算你出狱了,你也要为我做事,以后啊,咱们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

    楚姨这话就让我有些不舒服了,出狱后我是打算继续读书的,还想着回学校装一个大大的逼,她这么一说不就是彻底断了我的装逼大计?要是在这里装逼,我装给谁看啊?

    楚姨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一个消息告诉你,就是你的八条锦鲤,已经有一条产卵了,马上就要出生了。”

    “真的吗?”听了楚姨的话,我心里一喜。原来八条锦鲤,就代表着我会死掉。

    到后来,我果然差点死在金狮子手里了,现在八条终于变成了九条,我相信我的运气又回来了。

    但是喜悦过后,我又有些郁闷,看来和楚姨在一起,果然可以让我的运气变好,而她可以很好的保护我,我,真的要和她结婚吗?

    “上我的车吧,我送你回去。”楚姨对我招了招手。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她的车。还是那辆华南虎,我和楚姨走的时候,感觉后面有好多人在看着我们。

    上了车后我就有些后悔了,感觉我和夜总会女老板的绯闻要出来了,我有些后悔上了楚姨的车,觉得楚姨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被员工看到。

    有些事情就是要靠流言来推动的,人言可畏,我不知道夜总会的员工们会怎么造我们的遥呢。

    下车后,我去了监狱,小龙没事做,也和我去了监狱。

    一路上,小龙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但我也没解释,笑了笑没说话。沉默就是默认,见我不说话了,小龙更加觉得我和楚姨有关系了。只是,这么看着我,小龙的笑容变得诡异。

    靠近了我,他在我耳边说,“李昊啊,既然到了这一步,我也直接和你说吧,东升哥,他也对老板的位置有想法,你和东升哥走的近,又和红鱼姐走的近,这怎么行呢?”

    “什么?东升哥也想当老大?”听了小龙的话,我心里忍不住一跳。

    脑海里浮现了东升哥极具感染力的笑容,我的眼神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东升哥是男人,也是个很有野心的男人,如果有机会,谁不愿意当老大呢?”小龙分给我一只烟,凝重道:“只是,他缺少一个契机,他也不像刘海那么明显,忠诚,永远是背叛的筹码不够。”

    顿了顿,小龙继续说:“李昊啊,你是我兄弟,我才告诉你,你有没有注意到,夜总会的人马一共分成三派,一派是红鱼姐的,一派是东升哥的,最后一派是刘海的。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是红鱼和东升的人马联合在一起,压制着刘海。既然是联手,他们之间一定有利益冲突,如果有一天,利益爆发了呢?东升还会和红鱼合作吗?”

    听了小龙的话,我没说话,隐隐觉得小龙说的有道理。

    利益,利益,说到底还是一个利益。这也是我不想混的太深的原因,在这里充满了算计和阴谋,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无可翻身。不像混那么单纯,空有一腔热血。

    混的越来越深,我接触的人也越来越高,而我的心灵,也要越来越虚假才行。

    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整天草你吗的骂了,更多的是虚伪的微笑,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站队。”

    从小龙的嘴里,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站队?”

    听了小龙的话,我立刻明白小龙什么意思了。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是有利益关系。现在,东升哥和楚姨是烟柳皇都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但是,谁都想坐一把手,一个努力保住我的位置,一个却努力的爬上去,当中一定是阴谋阳谋层出不穷。

    只是现在他们要一起把刘海踢出局,才会短暂联手。刘海剔除了,剩下的就是红鱼和东升之争了。

    我和红鱼和东升斗关系不错,这明显不是好的信号。

    见我不说话,而且脸色难看,小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句“站队,自古以来都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就走了。

    我一个人脸色难看的站在监狱的楼下,一时间,我也有些犹豫,到底该站哪边。

    小龙说的不错,站队,古往今来,都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站对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保一辈子衣食无忧。但要是站错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东升和楚姨都对我很好,这才是我犹豫的原因。如果有一天,东升和楚姨发生了冲突,我该帮谁?

    我有一种很深的预感,虽然现在东升哥和红鱼表面和和气气,实际上总有一天会不和,而不和之人一定会造反和夺帅,虽然现在东升哥还没造反,但,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

    “诶,天要变了啊……”我现在有一种深深的风雨飘摇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