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借题发挥
    ,精彩小说免费!

    异变来的太快太快,六子本以为他找来了他的大哥袁杰,就能翻身做主人了,没想到袁杰不仅没有帮他出头,反而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六子打晕了。

    “袁,袁哥……你怎么了?”处于一种懵逼状态,流子呆呆的问了一句。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嘴角肌肉都在不断颤抖。

    “我说,道歉!”阴沉着脸,袁杰的脸如同覆盖了一层煤炭似的,表情变得极度扭曲。跟了袁杰这么多年,流子从来没看见过这么生气的袁杰。

    “可是……为什么要道歉?是他先打我们的……”六子还是有些不服气。

    哐——突然,袁杰一巴掌将六子掀翻,同时夺过一个小弟手里的短棍,直接一棍子砸在六子脸上。

    “六子,你自掘坟墓,别带上我!”

    砰!

    砰!

    砰!

    袁杰拿着警棍一下又一下不知疲倦地敲着六子的脸,满脸的怒容,好像一个父亲用鸡毛掸子打不成器的儿子的屁股一样。

    这一瞬间,林珂儿愣住了,周围的小弟们一脸的懵比,就连大排档的老板娘,也是微张着嘴巴,目瞪口呆。

    六子可是这一带的恶霸,之前还高高在上,扬言要让我好看,结果现在却被人拿着棍子敲着脑袋,这么几下下去,六子估计成脑震荡了。

    事情地转变发生的太快太快,快到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只有我一人悠闲地坐在椅子上,像看戏一样看着这一幕。

    还是林珂儿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对袁杰说:“住手,住手,再打下去要闹出人命了!”

    听了林珂儿的话,袁杰这才停手,将短棍扔掉,似乎还觉得不解气,又踢了六子屁股一下,这才罢休。

    他一脸歉意的看着林珂儿,说道:“对不起,是我来晚了,这王八蛋没对昊哥怎么样吧?”

    “啊……没有。”林珂儿有点茫然的看着中年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个不是六子叫来的大哥吗?明明是敌人,为什么会这么低声下气的,难道……

    似乎想到了什么,林珂儿猛地看向我,我依旧淡淡的喝着酒,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啊!不然我可罪过了……”袁杰长吁一口气,紧接着对六子没好气的说:“六子,还不快向昊哥道歉。”

    my&

    “昊,昊哥是谁啊?”

    接连被袁杰像爸爸打儿子一样锤了这么多下,脑袋早已是昏昏沉沉的,头上许多金星在闪烁,又像有好几只小鸟在飞舞,他环顾四周,绞尽脑汁,都没想到有谁是叫昊哥的。

    揉揉脑袋,六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想了想问:“袁哥,你的话我不明白啊……”

    “昊哥就坐在你面前,你眼瞎啊?”袁杰直接怒了。

    “啊?”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那六子猛然回头,吃惊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面色惊骇:“袁哥,你说这臭小子就是……”

    接下来的话六子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面色惨然,刹那间,他眼里的那一抹高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惊恐。

    “袁哥,你的意思是,他……他就是传说中的昊哥?”

    他的声线剧烈颤抖着,喉结也因为害怕,上下不断滚动着。

    “废话,他是我大哥,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居然这么说我大哥?”袁杰怒吼。

    轰!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都深深的变了,像是失了魂一样,呆呆的看着我,那一瞬间,好像全身力气被抽空了一般,脚步开始一点一点的后退,最后噗通一声,居然腿一软,就这么趴在了地上。

    袁杰的脸色一沉,变得更加阴霾起来:“我的话没听到吗?现在,马上跟昊哥道歉,如果今天昊哥不原谅你,你也别想混了。”

    “我,我知道……”

    六子不敢看我的眼睛,他的小弟也不敢看我的眼睛。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等级制度,有些人站在金字塔的顶端,而有些人却趴在金字塔的角落。

    这两种人,是永远不会有交集的,因此,不知者无罪。

    他们口口声声说是跟着昊哥混的,殊不知真正的昊哥就在他们面前。

    这让他们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如同在做梦,只不过,从美梦变成了噩梦。

    六子一步步朝我走来,豆大的汗珠正不断从他的头上落下,双腿都害怕的在不断打颤。

    他现在很后悔。

    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像往常一样欺负的那个人,居然是自己老大的老大。

    他很想扇自己两个巴掌,这已经不是踢不踢得到铁板的问题,而是整只脚都剔穿了。

    “昊,昊哥……”

    他慢慢的抬起头看向我,颤抖地挤出一丝笑容。

    我没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点上。

    狠狠地抽了一根烟,我看着他,笑着问:“你想干什么?”

    噗通!

    话音刚落,六子就猛地跪在我的面前,不断地磕头:“我,我错了!”

    “昊哥,我们错了!!”

    在六子跪下来后,其他小弟也跟着跪了下来,动作之整齐,叹为观止。

    这是一幅很壮观的场面,所有的流子都同一时间跪了下来,把头低的很低很低。

    仿佛流子里的皇帝,我望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轻轻的笑了。

    而看见我笑了,袁杰也是有些诚惶诚恐,老六更是整个人都在颤抖,汗水正一滴一滴滴在地上。

    “现在知道错了吗?”

    我淡淡的笑了笑,上前一步,同时慢慢蹲下身看向他,说道:“我记得我曾经告诫过你的大哥,我们是流子,但却是个好流子,欺男霸女,为虎作伥的事情,我们不做。你的大哥,难道以前没有告诉过你吗?”

    这一瞬间,六子吓得面如土色,就连袁杰,也是身子猛地一颤。

    所有人都害怕的看着我,因为他们隐隐感觉到了。

    我并不是老是揪着这件事不放,而是,要借题发挥,向背后的人发难。

    而背后的人,就是袁杰!

    这一瞬,袁杰拳头猛地握紧,从他的头上,也是流下了汗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