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老年版的蜡笔小新
    ,精彩小说免费!

    舞池光线昏暗,不断切换着灯光,时而柔和,时而暗沉,在这种光线之下,舞池里的池水五颜六色,再加上柔和的音乐,在这里显得十分幽静。

    所有人都和自己的女伴踩着优雅的步伐,然后不断跳着舞,但是这里的一场哗然,即便所有人都在跳舞,但是还是有人注意到了我这里的情况。

    我捡起一个女孩的手,做了一个浪漫的法师吻手礼,轻轻的在她洁白如玉的手背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身子礼节性的弯曲,邀请一个女孩跳舞。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叫林珂儿的女孩。

    说实话,我和林珂儿并没有说过话,到现在是第一次,但是,我总觉得和她有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任何时候都不需要说话,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面对我的邀请,林珂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精致的小脸微红,红唇微张,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想了想,她还是把头低了下去,不敢和我的眼睛对视。

    “珂儿小姐,你愿意吗?”看见林珂儿害羞,我立刻加快了攻势,微笑着说道。

    哗!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小龙,更是笑了一下,淡淡的说了一声:“这家伙,表面说说不想跳,最后还不是跳了,也是个闷骚的家伙。”

    而小桃红和刘海则是面色难看,表情跟吃了屎似的,尤其是小桃红,一张妩媚的脸面色不断变换着,时而变得青色,时而变得红色,就是再也转变不回正常的颜色。

    她高抬在空中的手仿佛僵硬了一般,怎么也放不下去,面色一阵扭曲,仿佛遭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她都想好要和我跳舞了,我却无视了她,选择了另外的女生,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打脸。

    这一刻,她脸色火辣辣的疼,就像被谁用力扇了几巴掌似的。

    “昊哥,你这样子做,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刘海脸色阴沉的跟煤炭似的,三步并做两步,来到我的身边。

    而那个小桃红,也是很快咬着牙恨恨的看了我一眼,也跟在刘海的身后,来到我的面前。

    听了刘海的话,我忍不住淡淡的微笑一声,反问道:“哪里过分?”

    “小桃红是我送给你的,你不是都说好和小桃红跳舞了吗?怎么又和其他女的跳舞?难道你不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尔反尔拒绝一个女性,是对一个女性很不尊重的行为吗?”刘海语气严厉,看着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小桃红也是尖叫一声,愤怒的看着我:“不错,你敢拒绝我,你让我的面子往哪搁?”

    顿了顿,小桃红又愤怒的抬起手,指着林珂儿破口大骂:“而且你居然找了这么个货色?她有我好看吗?她的身材,有我好吗?我看你真是瞎了狗眼了!”

    脸皮一撕破,小桃红立刻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变得极其的刻薄,得寸进尺,指着林珂儿大骂。

    林珂儿认识刘海,看见刘海过来找麻烦,立刻吓得身子一抖,头变得更低了,双手也不知所措,从我的手里抽出,两只手搅在一起,不知道往哪里放。

    啪——然而,小桃红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小桃红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红红的手印子。

    舞会的音乐顿时停止,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圈子中心的我,我抬起了手掌,狠狠地扇在小桃红的脸上,脸色也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真是给你脸了?给你点洪水你就泛滥,你以为你是谁?很漂亮吗?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搔首弄姿的**,千人轮万人骑的婊子,也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话?”

    “小桃红,真不知道是你妈喜欢吃桃子,还是你爸喜欢万花从中一点绿,居然这么草率的把你的名字定下了?”

    “你……”听了我的话,小桃红气的脸色通红,同时又是一阵铁青,想说点什么来反驳我。

    可是,我连给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猛地上前一步,神采飞扬的用手指着小桃红的脸,继续大骂。

    “看看你那五大三粗的水桶腰子,以为穿上定制松衣就能掩饰你腰粗的硬伤?做梦!我的眼里可含不得沙子,就你这样子,倒退三十年都是标准包租婆的水准,有什么资格参加这种都是美女的聚会?”

    “一把年纪了还打扮的花枝招展、淡妆浓抹,以为化了浓妆就能掩饰你年迈的皱褶?看看你满脸的鱼尾纹,就是放根黄瓜都会夹住吧?出门前也不撒泡尿照照,花了妆就能走林清霞东方不败唯美风格?恕我直言,你在我眼里,就是个老年版的蜡笔小新,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

    在我这么大段话说完后,整个舞会都诡异的安静下来,就连圆形舞台上的钢琴师,都停下了灵活的手指头,错愕的看着被人围着的我。

    言辞之激烈,态度之猖狂,莫说遭受了人身攻击的小桃红,就是在旁边观看的楚姨、东升哥、还有小龙和林珂儿,都是表情微变。

    所有人都有些傻眼的看着我,很难想象我居然能说出这等恶毒的激烈语言,而且从口语流利程度可以看出,我是经常说的。

    如果说唐炎的骂人是不带脏字的骂人,那么我的就是这里的宗师、开山鼻祖,伤害更大,更让人直欲死亡。

    这么多句话,没有一句是重复的,弹语连珠,每一句都像一把刀,插进小桃红脆弱的内心,令其脸色由白转黑,再由黑转红,之后就怎么也转不回来了,可见我骂人这方面的功底深厚,堪称一代宗师。

    刘海则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产生一丝惧意的同时也十分庆幸,自己虽然和我是对头,但是并未撕破脸皮,也不至于上升到这种口水战的地步,要不然,以我的毒舌,定能把他气的直欲寻短见,吐血三升。

    而我没发现的是,在一旁惹祸上身的林珂儿,却是松了一口气,眼神焕发着神采,好奇的打量着我。

    e;√

    而林宋,却是眼神里带着复杂,想说什么,到最后却变成了一声哀叹。

    不管如何,我这番妙语连珠不带脏字的骂人话,立刻成了舞池的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