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再见青花
    ,!

    宋天山是谦谦君子,即便破相了的宋天山,也依然是谦谦君子。

    这是他的骄傲。

    怎么可能当众呕吐?

    “去,把他的脸也变成我那样。”宋天山指着苏景腾的脸颊微笑的说道。

    “唉,忍忍就好了,不会很痛的。对了,你是喜欢用硫酸毁容,还是喜欢像大少一样用暴力毁容?”黑龙笑着问道,很好心的给苏景腾做了一个选择。

    “不……不要……爸,救我啊——”苏景腾情急之下,看向了苏景山,希望苏景山能救自己。

    苏景山知道自己再不想面对宋天山,也不得不出面了,脸色阴沉的上前一步,沉声说道:“他可以道歉。”

    “我不需要道歉,只想结果。”宋天山笑着说道。

    “我能理解为,是宋家向苏心开战吗?”苏景山眼里带着道道寒芒,这关乎到他苏景山的脸面问题,自己的人当着他的面被毁容,自己却一点表示都没有,别人会怎么看?

    这是一向喜欢强势的苏景山是不可接受的,即便。他知道宋家是庞然大物,甚至,两家还能联姻。

    苏家是商人世家,家里人世代为商,经商低下,但并不代表可以随意给人欺负。

    “不是宋家向苏家开战,是我向苏家开战。当然,我会脱离宋家,所以苏家和宋佳还是好亲家。”宋天山从容的说道。

    “……”苏景山眸子瞬间变的冰寒,冷洌的杀机,从眼里迸射而出。

    整个会场的气氛,再一次变的阴沉起来。

    “你倒是聪明,一个人扛不过,就拉整个苏家下水。”苏莺脸色也是不怎么好看,撇了我一眼说道。

    “我可是没做什么。”我讪讪的笑道。

    苏心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不说话,但是胸脯却是有些微微起伏,显然被气到了。

    我的确没做什么,刚才和苏景腾接触的时候,我只是随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但就是这一下,让苏景腾倒霉了。

    因为我拍的,正是人体最敏感的穴道,被刺激了之后不能看能让人反胃的东西。

    我没想到宋天山被自己打了一顿之后居然还会来,他浑然不顾四周眼神的样子让我感到心里发寒,为了避免他对自己出手,只好很不地道的推上了苏景腾去打了前阵。

    没办法,谁让这孙子惹过自己呢?只能委屈一下他了。

    苏莺早就看出了这一幕,她也是苏家人,当然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宋天山和苏景山对峙着,即便后者是气耻强的苏景山,宋天山也不输一分,众人都下意识退后一步,避免这场龙争虎斗波及到自己。

    “两位先生先停一停可好?给青花一个薄面,青花感激不尽。”突然,一道充满无尽风情的女人从身后传了过来。

    接着,围观的众人就满畅然的转过身来,看到一个穿着拖地晚礼服裙的娇媚女人从容的走了过来,优雅的步伐,如同在走红地毯一般。

    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这个女人一出现,原本并不耀眼的会场灯光一下子变的灼眼起来了。

    但是,这些灯光还是没有这个女人耀眼,仿佛给人一场错觉,这个女人是天上的月亮,而周围的会场灯光则是星星,众星拱月。

    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足足有一米九,长相粗矿,浓眉大眼,五官清晰。

    长得高的男人总是引人注意的,而且这个男人还充满男人气概,在场的一些女人纷纷侧目,面泛桃花的望了过去。

    他是那么的好大,身板是那么的壮阔,即便当不了他的女人,来一场友谊炮还是很好的——这是在场女人所有的心声。

    “颜青花,是你?!”看到这个女人,苏莺立刻眉头一挑,警惕的开口。

    “是我,苏莺,我们又见面了。”颜青花笑着说道,对苏莺的敌意充耳不闻。

    之后又看向我,伸出了带着白色蕾丝公主手套的手:“还有李昊,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

    “是你……”我有些头晕目眩的看着如女王般的颜青花,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她的打扮,无疑是这次聚会最耀眼的人。

    前后对比,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颜青花,她是这家会所的主人。

    “你们认识?”颜青花身边的高大男人咧开嘴大笑起来。

    “见过一次面,但是好像很不愉快。”我指了指颜青花,如实的说道。

    “是吗?”高大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之后又大笑出声:“你这个人很有趣,和你成为朋友,一定也很有趣。”

    眯着眼睛,沈鸿儒向我伸出了大手。说道:“沈家,沈鸿儒。”

    “李昊。”我伸出了手,和他握在了一起,眼里却是闪过一道锋芒。

    “沈家的人……”

    前阵子我在监狱曾经抓住一名叫做花妖的女杀手,从她口中得到了三大家族的状况。

    三大家族三族鼎力。分别是宋家、颜家,最后一家,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沈家了。

    沈鸿儒看了一眼一旁脸色铁青的宋天山,又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李昊是吧?我听过这个名字了,我开始有些喜欢你了,我们有共同的对手,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就冲这点,我就应该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

    这样的话语我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宋天山,我要是你,脸被人打成这样,我就躲在家里不出门了,免得外面人看见笑话我。”沈鸿儒又大咧咧来到宋天山面前,手搭在他的肩上,丝毫不避讳的说道:“当然,在躲起来之前,我会把打我的人脸也变成这样。”

    “这正是我要说的,但是我的方式和你不一样,我们不是一类人。”宋天山冷笑说道,拿下沈鸿儒的手。

    沈鸿儒也不生气,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我们的确不是一类人,不然也不会一见面就打架了。我虽然叫鸿儒,但是一点也不鸿儒,吃最好的肉,喝最烈的酒,玩最极品的女人,这是我追求的,你不是。”

    “你只对苏心有想法。”沈鸿儒又加了一句。

    “你的嘴巴真让人讨厌。”宋天山讥讽着说道。

    “宋天山,你现在的样子更让人讨厌。”沈鸿儒针锋相对。

    现在的中心点似乎又出现转移了,宋天山要毁苏景腾的脸的事,在颜青花和沈鸿儒出现后已经中止,取而代之的是沈鸿儒和宋天山的针锋相对。

    “这位是……”宋天山看向颜青花,问道。

    “颜青花,从今天开始,伊人会所和凯州皇悦会所都由我来负责了,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颜青花微笑着扫视全场,把在场每一个人的脸庞都记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