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反胃
    ,!

    苏景腾脸色抽搐着,说实话,他还是很拒绝的,因为这么听一个人的话,还要把头低下,这太丢脸了。

    但是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弯下腰把头低下了。因为直觉告诉他,如果不低下,他会更倒霉。

    “啪啪啪——”

    血人轻轻拍了拍苏景腾的脸,开怀大笑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个聪明的人——你知不知道你如果不过来,下翅怎么样?”

    “不知道……”苏景腾此时的脸就在血人的旁边,所以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庞他看的最为清楚,当下就胃里一阵翻滚,再加上今晚吃了很多东西,他的肚子竟然有种翻江倒海的感觉。

    但他在忍,也必须忍住。他明白在他面前坐着的,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

    但是……

    肚子和屁股一样,是人体唯一两个不受大脑控制的东西,苏景腾要忍不住了!

    “你的脸会变成和我一样。”血人笑着说道,声音却阴沉无比。

    “你的表情怎么这么难看?你想便秘吗?”顿了顿,血人继续抓着苏景腾的脸问道。

    “……大少,你快放开,快放开我……”苏景腾脸色越来越难看,肚子里那种感觉越来越浓郁了。

    “我为什么要放开你?”宋天山本来打算放开苏景腾的,但是一听苏景腾这么说,他又不打算放开。

    “因为……”苏景腾脸色难看着正要解释,但是宋天山那种脸真的太让人恶心了,苏景腾肚子一阵翻滚,再也忍不住了,稀里哗啦的吐在了宋天山脸上。

    “呕——”

    “……”

    一瞬间,会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和见了鬼似的。

    世上最倒霉的就是你走在路上不小心踩到了一坨屎,更倒霉的是你想拿纸巾把它擦干净,却不小心沾到了你的手。

    宋天山就有种踩到屎的感觉,更重要的,他不仅没能把它擦干净,还转移到了别的什么部位——比如嘴巴里?

    他知道今天自己的脸很可怕,但他不知道这一张脸会让人害怕到要反胃的地步。

    苏景腾之前提醒过宋天山快放了他,但是宋天山这个人就是这样,你越不让他干一件事他越要干,就比如他追不到李心那样,追不到一定要追,于是他就没有放了苏景腾。

    之后……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呕——”又看了宋天山的脸一眼,苏景腾就肚子里一阵翻滚大吐特吐起来,而这时宋天山正张开嘴呵呵笑着,于是,苏景腾今晚吃的大餐,都当作秽物就尽数倒进宋天山的嘴巴里了。

    这一幕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我强忍住恶心的感觉,急忙捂住苏莺的眼睛:“不要看,不许看,少儿不宜。”

    但是,还是慢了一拍,苏莺已经看到了。

    只见她脸色一阵变换,拉了拉我的衣袖,愣了半晌,才说出来:“这是在……吃屎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苏莺这个问题,但是想了想宋天山的感觉一定跟吃了屎差不多,于是就点头道:“应该是吧。”

    苏景腾有些后悔晚上吃饭时没管住自己这张脸,早知道不吃这么多了,更后悔现在没管住自己这张嘴,自己——怎么就吐出来呢?

    胃里一阵难受,苏景腾感觉跟要死了似的,吐完之后就趴在地上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宋天山。

    “……”

    宋天山脸色阴沉的可怕,那张本就可怖的脸颊,此刻更是极度扭曲起来。

    还好在吐的时候自己闭上了嘴,但即便这样,也还是吃进去了一些,一想到自己吃的是苏景腾消化的东西,他也有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大少,大少你没事吧?”黑龙看见这一幕,也是有些吃惊,立马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在宋天山脸上、衣服上擦拭着。

    好多污秽连带着血迹都被擦干净了,这时候宋天山的脸才稍微可以辨认一些,一些人看到宋天山的面容,不禁倒退了几步。真的是宋家的大少宋天山,他的脸怎么变这样了?

    他还是今晚的主角,怎么……被人打成这样了?谁打的?

    所有人心不禁心里发毛,在心中浮现了这么一个问题。

    又用力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庞,宋天山的脸皮枯竭抽搐着,脸色忽然变成黑色,忽然又变成白色,最后又变成了红色,之后就在黑、白、红三色之间转换着,再也没有恢复正常过。

    “你是故意的?”宋天山缓缓站起来,阴沉的脸上牵扯出一抹极度残忍的弧度。

    我在旁边看的也是一阵反……本来一张脸就被吐过了,这货还用舌头去舔一下……

    一些反派人物都喜欢拿舌头去舔嘴角的东西,比如说血迹,这会让他们变得看起来比较可怕。但是……你不能什么都去舔啊。

    “对自己都如此残忍,更别说对对手了,你逼出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强也最变态的宋天山。”苏莺站在旁边,端着红酒脸色凝重的说道。

    “这太不讲道理了,我什么也没有做,一直都是他在欺负我。我都没不疯魔不成活,他怎么先这样了?”我苦恼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无奈的说道。

    这宋天山的心理承受能力实在太差了,不就是被自己打了一顿嘛,至于这么折磨自己吗?

    俗话说的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这么做对的起他的父母吗?

    听到这里,我总算明白宋天山为什么要这么变态的装成血人来到这里了。

    他想向整个江城宣告,一个更加变态更加恐怖的宋天山被逼出来了。以前,他只会动用自己的力量,但是从现在开始,他不止会动用自己的力量,他还会动用整个家族的力量。

    谁愿意去惹宋家这么个庞然大物。

    “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提醒过你的。”苏景腾吓得两腿都发麻了,惊恐的看着宋天山。

    “你提醒过我我就要放了你吗?你提醒过我你就能吐我一脸吗?”宋天山微笑的看着他,拍拍苏景腾的脸说道:“你这么对我,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呢?”

    “要不——你也吐我一脸?”苏景腾哭丧着脸,小心翼翼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